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媒體:虐童事件 Shop Cleaning 層出不窮 其他國傢是什麼情況

媒體:虐童事件 Shop Cleaning 層出不窮 其他國傢是什麼情況

媒體:虐童事件 Shop Cleaning 層出不窮 其他國傢是什麼情況

www.magicclean.com.hk

  原標題:面對虐童,在指責甚至怒罵之後我們該做些什麼?

  這是一則受到極大關註的新聞:

  11月22日晚,有幼兒傢長反映北京管莊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國際小二班的幼兒遭遇老師紮針、喂不明白色藥片,並提供孩子身上多個針眼的照片。

  多名北京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孩子傢長已向朝陽區管莊派出所報案,稱幼兒園園長和老師涉嫌猥褻。朝陽區教委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教委已獲知此事,已成立工作組進駐幼兒園調查。

23日中午,傢長在紅黃藍幼兒園管莊新天地分園門口聚集,希望獲得園方回應。(圖片來源:人民網)

  攜程親子園虐童風波還像一道陰雲一樣籠罩在人們心頭,如今又再爆類似的新聞,庫叔深感痛心。

  目前,警方、教育主管部門正在進行深入調查。在最終調查結果公佈之前,無論是有切膚之痛的孩子傢長,還是尚未為人父母的“旁觀者”,所有與這些事件“有關的和無關的人”,在批評、指責,甚至怒罵之後,都更應該冷靜地思考。

  隻要是對孩子身心造成傷害的事情,哪怕隻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幾率,都值得我們去揪出源頭!

  本文由瞭望智庫綜合自微信公眾號“人民日報評論”、“新華國際頭條”、《青年與社會》雜志等。

  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發生在上海,這次的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發生在北京,是中國最發達的兩個城市。

  其實,近幾年來,媒體爆出的幼兒園“虐童”事件比比皆是,各處皆有——

  *廣東肇慶,把不會自行大小便的幼童綁固在糞盆;

  *陜西西安,用鋸條鋸破調皮男孩兒的手腕;

  *浙江慈溪,用膠佈封住吵鬧女孩兒的嘴巴;

  *湖南長沙,扇午休落跑女童耳光並懸空拎起;

  *山東濟南,對幾個孩子實施蹲廁所、蹲小黑公司清潔屋、抓頭發、打屁股、看恐怖片;

  *重慶,罰咳嗽吐痰女孩兒舔吃口痰;

  *雲南建水,用註射器針紮多名不聽話兒童;

  *河南鄭州,用塑料凳砸不吃飯男孩兒;

  *北京,教師用針紮男童生殖器;

  *上海楊浦,女童下體被女幼師放入蕓豆;

  ……

  這些還僅僅是冰山一角,太多的事件未被爆出,新事件層出不窮。

  對兒童殘忍,是一個社會最大的惡。

  而社會為何會任這樣的惡行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真的很值得我們反思。

  我們的幼師怎麼瞭?

  曾有一項針對教師進修學校幼師做過的調查,揭示瞭部分幼師的情況——

  “我校中師幼師學員都是15至18歲的花季少女,她們正處於一個生理、心理都發生巨大轉變的關鍵時期,但由於這些學員多學習差、升學無望,來上幼師多是迫於社會和傢庭壓力,而非主觀願望、所以導致一系列心理問題在她們身上出現。”

  “……有48%的同學是因為沒有別的出路,才來幼師的,34%的同學是傢裡硬逼來的,專業不是自己選擇的,存在不情願和逆反的情緒。”

  “……75%的同學認為學習太枯燥,45%的同學認為學習就像應付差事,希望學校多放幾天假,38%的同學對學習成績的好壞並不在乎,70%的同學隻喜歡唱歌、跳舞、美術等技能課,而對語數英等文化課無興趣。”

  “……60%的同學選擇做幼兒教師隻是權宜之計,並沒有想當作終身職業,62%的同學認為做幼兒教師是一件又苦又累的事。”

  雖然有很多幼師從事這個職業是出於一種熱愛,也的確幹得不錯。

  但不能否認,也有很多幼師就像調查中說的,懷著一種極大的不情願,“走投無路”才來做瞭幼師。顯然,這種狀態下培育出來的幼師,素質上不能指望太多,她們往往自己就是“問題少女”,怎能期待她們去教育比她們還小得多的孩子呢?

  不過,僅僅把一切問題都歸結為幼師素質低是不理智的,更深層次的問題在於:素質低的一些人,為何隨隨便便就成瞭幼師?

  其實,關於這個問題,法律是有規定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師法》和《幼兒教師專業標準》都明確指出,從事幼兒教師職業的人必須取得幼兒園教師資格,應當具備幼兒師范學校畢業及其以上學歷。

  然而,這項規定在實際執行中卻著實變瞭味。

  先來看第一個標準——“幼兒園教師資格”。

  長期以來,學前教育階段的公共財政投入不足,許多幼兒園教師雖有教師之名,卻無教師編制。

  例如,山東省教育廳曾對當地17個市的194所幼兒園進行抽查,結果讓人驚詫:

  竟然有53%的幼兒教師沒有取得教育部認可的教師資格證書,有83%的幼兒教師沒有取得幼兒教師資格證書!

  大部分的幼師竟然是“無證上崗”。

  再來看第二個標準——“幼兒師范學校畢業”。

  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總是將幼兒教師等同於保姆,認為幼兒教師就是“看孩子的”,不需要經過專門的培訓。

  於是,在招聘教師時自動降低瞭標準,一些地方教師招聘廣告內容自然而然地變為“招聘幼兒教師,高中以上學歷”。

  可想而知,以這樣的條件招聘到的幼兒教師,必定是缺乏專業素養,沒有經過專門訓練的。

  甚至還有很多人連最基本的“一個幼兒教師的自我修養”都不知,例如,浙江溫嶺的某幼兒教師多次將對兒童實施虐待的圖片上傳到網絡炫耀。

  此外,目前我國幼兒教師的培養機構除瞭師范大Cleaning學以外,還有很多幼兒師范專科學校和職業院校,這些學校的學生生源都是初中畢業,經過3年的專業學習後,到幼兒園工作時,其年齡還不到二十歲,真的是“大孩照顧小孩”,而且還是照顧幾十個孩子的吃喝拉撒、遊戲、教育,在工資、待遇普遍偏低的情況下,“大孩”們難免力不從心。

  誰縱容瞭“虐童”問題?

  除瞭來自幼兒教師的問題,我們還應該看到中國“虐童”事件頻發的兩大“縱容者”。

  一是部分傢長。

  很多受虐兒童其實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虐待,更不知道自己已經受到瞭虐待。

  這個責任父母不可逃避,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要給他們灌輸反忍受暴力的思維。

  幫助兒童的第一步,是讓他們知道自己挨瞭打是很嚴重的事,挨瞭罵有地方可說。

  美國在各個學校大力推廣“孩子說出來,安安全全的”項目,就是為瞭幫助孩子明白什麼是虐待,在什麼地方他們可以獲得幫助。

  遺憾的是,中國的有些父母做到反面去瞭。

  我們經常看見這樣的場景:

  父母把孩子交給學校、老師後,來一句“孩子交給你瞭,隨你打隨你罵,我沒意見。”

  這可能是中國父母和老師的“客套”或者取得信任的方式,但骨子裡還是把孩子視為自己的私產,似乎打罵孩子的權力在自己手上收放自如。

  中國的父母也會覺得老師是不可得罪的,不然以後穿小鞋不負責就在所難免,能忍則忍,能討好就討好,這不能不說是對教育工作者的一種縱容。

  二是監管。

  由於幼兒教育尚未納入義務教育,幼兒教師職業大多數也還沒有納入到中小學教師編制系統中,且由於我國經濟體制的原因,優質公辦園少,私人和企業辦園多,雖然近年來國傢已經加強瞭對幼兒園的管理,但是一些尚未註冊的幼兒園和一些不符合條件的幼兒園依然大量存在。

  被逼無奈,傢長把孩子送到一些無保障的私立幼兒園,甚至黑幼兒園。

  曾有一份獨立機構的調查報告顯示:

  南方某省公辦幼兒園的兒童在生活質量、安全指數、心理健全程度等指標上,比私立幼兒園高出28%,教師具有專科以上學歷的比例比私立幼兒園高出35%。

  該省省委幼兒園、省公安廳、文化廳、科技廳、衛生廳、科學院幼兒園以及育才幼兒園一院、二院所機關附屬幼兒園,一年所獲財政預算撥款高達6863萬元。

  靠納稅人供養的各級“機關幼兒園”,用“機關”兩字毫不避諱地設置瞭入學門檻:要麼是公務員子女,要麼和機關領導沾親帶故,要麼交納不菲的贊助費。

  而占該省省會幼兒園總數93%的私立幼兒園,掙紮在生存的底線,平均每年以20%的比例更新淘汰,這意味著每年有260所私立幼兒園倒閉。

  教育部門對於幼兒園在園內教學設施、配備學生人數等方面都有較高的要求,投入大就要提高學費,但學費太高又沒有學生肯入讀。

  在公立幼兒園少且設置瞭門檻、私立幼兒園牌照申請困難又無財政補貼的現實背景下,就形成瞭社會對黑幼兒園的現實需求,黑幼兒園泛濫進而又造成對沒有幼師資格的“老師”的現實需求。

  普通百姓隻能選擇勒緊褲腰帶交贊助費上公立幼兒園,或較好的私立幼兒園,此外毫無辦法,孩子們被推向可能的深淵。

  其他國傢是什麼情況?

  這樣來看,“虐童”事件其實很復雜,根除“虐童”現象也確實有一定難度,我們不禁要問:其他國傢是什麼情況?

  其他國傢當然也有,而且不少!

  就拿美國來說,“虐童”案件也是讓人不忍直視。

  數據顯示,美國平均每天有超過5名兒童(15歲以下)因遭受虐待而死亡,美國在工業化國傢中可以說是擁有很糟糕的虐童記錄。

  按照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公佈的數字,在過去的十年中,美國有超過20,000名兒童在傢中被傢人殺害,這一數字幾乎是美國士兵死於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場上數字之和的四倍。

  美國每周有27名兒童死於虐待或被忽視。

  不過,美國人的“虐待”標準比我們低得多,“隻要是剝奪瞭學生的平等權利和自由,或者是妨礙瞭學生最佳發展的作為或不作為都可以歸為虐待行為”,即隻要學生感到被教師輕視,就可以稱之為被“虐待”。

  這個標準相比起我國目前的現實情況簡直是小兒科。

  並且,美國人也已經建立瞭非常完善的應對體系,不僅有專門的兒童虐待方面的研究物,整個社清洗地毯會還有針對兒童虐待的一整套的處理機制。

  1874年,紐約州成立瞭美國第一個防止虐童協會。

  到1900年,全美已經成立瞭161個同類民間組織。

  此外,《兒童虐待防治法》和《兒童保護法案》等法律法規為兒童保護提供瞭強有力的法律依據。

  目前,美國現在有19個州的法律容許適度體罰,但是有非常洋細的規定來區分體罰和虐待,比如體罰是隻容許用木板或玻璃纖維板打屁股;父母給學校寫下體罰許可,就可以,父母不讓打的,就不可以;男教師不可以體罰女學生。

  這些十分具體清晰的規則具有很強的約束力。

  而我國唯一的一部專門保護未成年人的法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從法規中不難看出,所有相關的規定都很空泛,幼師的哪些行為屬於“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怎樣的算作是“情節嚴重”,“構成犯罪”指的是哪些行為,這些並沒有明確的說明。

  虐待兒童罪在美國是重罪。有律師說,美國法律對待虐童行為是零容忍態度,同時有極其嚴厲的監督和懲戒措施。

  在美國,公立幼兒園教師必須取得幼兒教育學士學位,而私立幼兒園或托兒機構的教師須取得副學士學位(通常是社區學院或兩年制專科學校頒發的畢業文憑)。

  有的公立學校還要求教師入職後繼續深造,甚至取得碩士學位。

  各州通常根據本地實際情況制定幼師從業資格門檻。大多數情況下,要成為一名幼兒教師,必須經過教育專業訓練,通過美國教育部認可的必修課程,還要接受社交情緒管理能力培訓等。

  1926年成立的全國幼兒教育協會是一個致力於提升兒童早期教育質量的全國性組織。這一組織認證的學前教育專業培養出來的幼師,可以在全美范圍內得到認可。

  以加利福尼亞州為例,該州教育主管部門共設立瞭50多種幼兒教育學位課程。在加州成為幼師有兩條途徑:一是考取教師委員會資格證書,二是考取中小學教師資格證書。

  此外,為提高公眾對幼兒教育重要性的認識,並為教育工作者提供職業發展機會,加州還專門成立瞭幼兒教育協會。

  如何保護我們的孩子?

  看瞭美國的經驗,再回頭看看我們自己的問題如何解決。

  首先,讓法律“有牙齒”。

  光有冰冷的保護兒童的法律條文還不夠,當務之急,我們必須通過梳理和總結相關“虐童”案例,在舉證查證、快速反饋等方面探討可行性措施並廣而告之,拿出更權威的法律解釋、更有效的執法示范。

  保護兒童的法律,隻有真正“帶有牙齒”並嚴懲不法行為,才能讓定罪和處罰更具針對性、更有威懾力。

  其次,讓幼兒園“有陽光”。

  虐童事件輿情短期集中爆發,當務之急應該組織起來,讓防虐待、防性侵等兒童課程進入托幼機構,給孩子、傢長、老師都上一課,講清楚如何對虐待性侵說不,如何發現和處理問題,以及觸碰紅線的嚴重後果。

  此外,也應加強投入,通過技防監控,確保監控探頭全覆蓋,實現園內無死角。據悉,北京市已經有所行動,正在迅速排查相關隱患。辦學進入正軌、安全沒有死角,才能還孩子們一片晴朗的天空,這既需要頂層設計,又離不開全社會的智慧眾籌、行動眾籌。

  第三,讓監管“有力量”。

  與發達國傢的經驗相比,我國托幼、學前教育無論辦學還是監管都有不少“短板”。因為需求與供給矛盾突出,民辦幼兒園和民辦培訓機構的數量迅猛增長,它們的性質算商業機構還是教育機構,並不清晰。

  它們開辦的門檻本就不高,既可以在教委註冊,也可以在工商局註冊,不僅存在多頭管理的情況,而且存在幾個公務員要管幾百所公辦幼兒園和幾百個幼托機構的現實。

  辦學與管理、監管與保障之間的巨大縫隙,不能光靠給管理者打棒子壓擔子,還應該加力量派人手,提高治理水平,從根源上解決問題。

  最後,要讓幼師“有素質”。

  這些虐童事件無不表明,幼師若是素質差,幼兒就會遭殃。提高幼師素質、抬升準入門檻、完善幼師培養,是解決此類問題時不能繞開的一環。嚴懲虐童幼師,與關心幼師待遇和培養,是一個硬幣的兩面。從問題出發,針對“幼師真窮、幼教真苦、托幼真難”的現實情況,有必要設定幼師收入補償制度,有必要彌補幼師心理落差以增強職業認同感,有必要通過職稱評定等方式將幼師納入統一管理,有必要對幼師上崗進行資格審查、定期考核、不定期淘汰……或許,這樣才能讓真正愛孩子的人從事培育“祖國花朵”的工作,才能讓孩子在健康溫馨的學前教育中免受無謂的傷害、形成完整的人格。

  十九大報告明確宣示:要在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斷取得新進展。

  “許多需要的東西我們可以等待,但是孩子們不能等”,孩子們是屬於未來、屬於明天的,保護孩子需要從今天開始。

  吹散虐童陰影,守住“幼有所育”的底線,才能讓“全體人民共建共享發展”的溫暖目標得以實現。

  相關新聞:

  教育部以及多傢媒體回應關註紅黃藍虐童事件

  紅黃藍幼兒園被曝針紮兒童 傢長:最想看監控視頻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被指虐童 媒體梳理關鍵信息

  北京紅黃藍幼兒園被曝發生虐童事件 市教委發聲

Tags:
公司清潔,
清潔,
清潔公司,
清潔服務,
清潔消毒公司,
IAQ,
滅蟲,
滅蟲公司,
滅蟲服務,
焗霧滅蟲,
地毯清洗,
清洗地氈,
地氈清潔,
洗地毯,
地毯清潔,
清洗地毯,
布藝防污,
防污,
防污處理,
地毯防污,
布料防污,
Carpet Cleaning,
Pest Control,
Pest Control Service,
Protection Service,
消毒,
消毒服務,
消毒公司,
Disinfection,
Disinfection service,
Cleaning Company,
Office Cleaning,
Cleaning Service,
Office Cleaning Company,
Office Cleaning Service,
Cleaning,
Shop Cleaning,
Hotel Cleaning,
辦公室清潔公司,
寫字樓清潔,
寫字樓清潔公司,
店鋪清潔,
辦公室清潔,
辦公室清潔服務,
商業大廈清潔,
酒店清潔,
VOC,
VOC Control,
VOC控制,
裝修後除VOC,
甲醛,
除甲醛,
除甲醛服務,
除甲醛公司,
空氣淨化,
裝修後除甲醛,
空氣淨化公司,
裝修後除甲醛服務,
空氣淨化服務,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