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8

揭秘蛟龍600到底多牛 有一能力竟比日本US2強一倍蛟龍水上飛機中國_新浪軍事

揭秘蛟龍-600到底多牛 有一能力竟比日本US-2強一倍|蛟龍|水上飛機|中國_新浪軍事_新浪網 揭秘蛟龍-600到底多牛 有一能力竟比日本US-2強一倍|蛟龍|水上飛機|中國_新浪軍事_新浪網 www.square12.com.hk 資料圖:蛟龍-600   誰說飛機一定要在陸地起降,蛟龍-600就能實現水面停泊。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水陸兩棲飛機,“蛟龍”在今年順利完成瞭首飛實驗,並與C919、運-20一起成為我國國產大飛機“三劍客”。   中國最早使用的水上飛機是前蘇聯的別-6。這款飛機性能很好,可惜的是,中國當時僅引進瞭6架,根本無法滿足實際需求。在和“老大哥”談崩後,我們更是直接斷瞭水上飛機的來源。那時候國內的水上飛機一度缺到什麼地步呢?1964年,我們一架別-6因意外爆炸墜海,中國硬是將這架遍體鱗傷的飛機從海底撈瞭出來,收拾收拾接著用。 資料圖:水轟-5   然而,再怎麼折騰,別-6也還是得退役的。除瞭自行研制國產水上飛機,中國別無他法。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水轟-5問世瞭。1976年,水轟-5飛機成功首飛,十年後投入服役。它的誕生一度為中國解決瞭燃眉之急,不過,也正是因為研制太過倉促、經驗又實在不多,水轟-5存在著一系列問題。它無法獨立實現陸地起降,需要專門的水泥坡道予以輔助。與此同時,水轟-5的電子設備也很落後,甚至完全依賴飛行員的人力操縱。   隨著水轟-5的壽命將盡,中國急需一款新型水上飛機接下它的重擔。2012年,我國展開蛟龍-600的初期數據預估。從2014年到2016年,我們一共花瞭兩年時間,才最終研制出這款世界最大的兩棲飛機。時隔30年,水轟-5終於有瞭自己的接班人。 資料圖:日本US-2   蛟龍-600的出現補救瞭我國水上飛機的短板。它的最大航時可達12小時,最大航程能有4500公裡,隻需要4個小時就能從三亞趕到曾母暗沙。“蛟龍”的適應能力很強,能抵抗2米的風浪和3-4級的海況。它一次能救助50名受困人員,比日本US-2的救援數多近一倍。   “蛟龍”的用途很廣,能實現一機多型。配合雷達、燈塔等島上設備,蛟龍-600能為漁民保駕護航,給海上救援工作提供強有力的支援。與海上部隊合作,它將有效控制我國海域,展開海洋測繪和監控活動。   此外,蛟龍-600還可以參與消防滅火、客貨運輸等任務。它在20秒內就能汲水20噸,即便是火海,也能定點撲滅。(作者署名:小飛豬觀察) Tags: bar, bbq, beer pong, 燒烤, 包場,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

Read More

中央軍委副主席為何親赴中越邊境?

中央軍委副主席為何親赴中越邊境? 中央軍委副主席為何親赴中越邊境? www.magicclean.com.hk   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近日現身中越邊境。   據國防部消息,9月23日至24日,范長龍和越南國防部長吳春歷分別率團,先後在越南萊州市和雲南省紅河州金平縣舉行邊境高層會晤。 會晤現場。   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註意到,這是中越兩軍第四次進行邊境高層會晤,原定今年6月就要舉行,不過當時“由於工作安排原因”,中方取消瞭這一安排。   如今重啟的邊境高層會晤,中央軍委副主席參加,規格超過以往。而在范長龍動身前夕,中越雙方互動就已呈現良好勢頭。9月17日,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到南寧與中越兩國檢察官見面;9月18日至19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對越南進行正式訪問,會見瞭越共中央總書記、總理阮春福、國會主席等高層。   連續四年的會晤   中越兩軍高層何以連年在邊境會晤?   在2014年第一次會晤時,中方高層、時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戚建國就透露,“此次會晤旨在堅決貫徹落實兩國元首就新時期深化中越全面戰略合作達成的共識,保持中越邊境地區的和平穩定。”   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註意到,在首次會晤前8個多月,中國國傢主席習近平會見瞭來訪的越南國傢主席張晉創,雙方共同出席瞭《中越兩國政府落實中越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行動計劃》。   2015年11月,習近平訪問越南,兩國發佈《中越聯合聲明》。其中也明確提到,“保持兩軍高層交往,用好兩軍防務安全磋商、邊境高層會晤機制和國防部直通電話。”   換句話說,中越兩軍之所以能持續開展邊境高層會晤,有賴於兩國高層達成共識,致力於雙邊友好合作。   有意思的是,這樣的會晤往往分為兩階段,分別在兩國的地區舉辦。↓↓↓   四次會晤,中方派出將領規格不斷提高。首次出席會晤的時任副總參謀長戚建國,是中將軍銜,在2014年7月晉升為上將。第二、第三次會晤,都由中央軍委委員、國防部長常萬全上將出面。   這次,則是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上將。 這裡就是界碑瞭吧   其實,如果沒有“工作安排原因”,范長龍在今年6月訪問越南時,就可以出席原定的會晤。但那次在出訪西班牙、芬蘭之後,范長龍縮短瞭在越南的訪問行程。   當時有媒體分析稱,這或許與中越因南海鉆探問題有關。   如今兩國形勢峰回路轉,“遲到”的會晤終於舉行。   防長與邊境線   “兩軍邊境高層會晤是中越交往合作的一個亮點,對保持邊境和平穩定發揮瞭重要作用”,范長龍在此次會晤中表示。   越南國防部部長吳春歷也表示越中兩軍開展邊境高層會晤,充分體現瞭雙方共建和平邊境的決心和兩國兩軍的深厚友誼。 在邊境小學   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註意到,中越兩國邊境線長達2000多公裡,其中陸地邊界線全長約1450公裡,邊境糾葛一度錯綜復雜。不過在歷經艱難劃界談判和勘界立碑後,終於在2009年11月簽署三個法律文件,徹底解決中越陸地邊界問題。   在2015年的邊境會晤中,中國國防部長常萬全和越南國防部長馮光青並肩走在邊防線上,這條蜿蜒小路的兩邊,分屬中越兩國國土。兩位防長走到小路那頭的界碑,同時敬禮,並分別與雙方邊防官兵握手。   去年3月31日早晨,中越兩軍第三次邊境高層會晤在廣西憑祥落幕後,中國國防部長常萬全與中方軍地各部門代表來到友誼關口岸,歡送越南國防部長馮光青與越方代表團離境。   兩國防長一起走到友誼關,在零公裡處握手話別。   中越邊防官兵聯合巡邏   邊界對中越兩軍來說,是聯合巡邏的第一線。   在2010年7月中越陸地邊界三個法律文件正式生效後,2011年4月,中越兩軍達成共識,開展包括陸地邊界聯合巡邏在內的邊防交往,並於2012年初開始實施聯合巡邏。 兩軍聯合巡邏   解放軍駐河口邊防營某連連長介紹,之所以要聯合巡邏,是因為這樣有助於提高邊境事務處置效率、迅速解決問題,同時增進中越邊防官兵的相互瞭解。“我們對越方的邊境管理政策和處置方法更加熟悉,合作也更加順暢。”   軍方高層會晤時,也會視察聯合巡邏。   2015年首次會晤的中越兩國防長,曾目送聯合巡邏分隊以位於河口口岸的102號界碑為起點,沿紅河河岸開始執行任務。這支聯合巡邏分隊由中國和越南邊防部隊各10名官兵組成,混編為搜索、指揮、預備三個小組,對中越102號界碑到100號界碑之間約7公裡的邊境地帶實施巡邏。一旦發現國界標志被移動或損壞、走私或販毒等違法犯罪行為以及非法出入境等行為,聯合巡邏分隊將共同協商處理。   而此次到訪邊境的范長龍,除瞭觀摩聯合巡邏以外,還特地觀摩瞭中越兩軍邊防部隊聯合反恐演練。   定期組織聯合反恐演練和聯合巡邏一樣,均是中越兩軍邊防合作的重要內容。   警官的會晤與省委書記的聯誼   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發現,就在去年夏天,雲南省文山州公安邊防支隊、天保邊防檢查站與越南河江省邊防部隊舉行瞭中越“天清—2016”聯合反恐演練。   文山州的富寧、麻栗坡、馬關三縣與越南接壤,邊境線長438公裡。文山州的警方也與越南方面合作頗多,邊境警方合作已建立完備的機制。去年12月,越南河江省邊境五縣公安局邀請麻栗坡縣公安局前去參加2016年第四季度邊境警務工作會談;今年5月份,越南河江省渭川、黃樹皮、官壩、安明、同文邊境五縣公安代表團從天保口岸入境,在麻栗坡縣與中國警方舉行2017年上半年邊境警務工作會談。 警方會談後出境   雙方合作范圍不僅包括出入境管理,打擊恐怖主義、跨國犯罪、毒品犯罪,還新增瞭反恐怖主義合作、反邪教合作、邊境禁賭合作等內容。   兩國執法合作不斷擴大。一周前在南寧舉行的中越邊境地區檢察機關會晤第一次會議,也就是本文開頭說的最高檢檢察長曹建明參加的活動,中方有廣西、廣東、雲南、海南等四省區檢察院檢察長;越方有河內市、胡志明市、峴港市、廣寧省、高平省、河江省、諒山省、萊州省、老街省等九省市檢察院檢察長出席。   說到這裡,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不禁想到連續兩年春節,廣西自治區主要領導都與越共廣寧、諒山、高平、河江四省省委書記進行新春會晤聯誼。兩國的合作交流從高層到一線,從地方到軍方全面深入。 省區委書記大聯歡   對越南來說,中國這個鄰邦地位舉足輕重,僅2015年,中越邊貿額占越南邊貿總額的85%。其實對中國而言,睦鄰友好也是彌足珍貴。相信各位都註意到,除瞭極個別的國傢,最近中國與多個鄰邦的關系逐步回暖:   原來在洞朗對峙的印度軍隊撤瞭,印度總理來廈門與中國領導人相談甚歡;停滯十年的中日邦交正常化紀念活動重啟;新加坡總理“冷不丁”地來瞭個親切友好的訪問。   嗯,相信這是大傢所樂見的吧。歡喜就好。   來源:北京青年報 Tags: IAQ, Ceaning Service, Pest […]

Read More

日本“蛙人”抵近中國軍艦 中國海軍怎麼對付

日本“蛙人”抵近中國軍艦 中國海軍怎麼對付 日本“蛙人”抵近中國軍艦 中國海軍怎麼對付 www.magicclean.com.hk   本文來源:央視新聞 環球網   戰爭發展到現在,已經覆蓋瞭陸、海、空、太空、電磁、網絡等多維空間。與陸空傳統作戰領域相比,水下的作戰環境更為獨特和復雜,充滿危機和挑戰,以及黑暗中的刀光劍影。 資料圖:蛙人實戰演練   日前,有媒體報道稱,中國護航編隊靠泊吉佈提修整期間,日本艦艇派遣“蛙人”偷偷抵近中國軍艦。   中國國防部4日回應:“中國海軍艦艇在執行任務期間,對周圍海域活動情況保持嚴密監控和有效處置。” 2017年8月1日,中國首個海外保障基地在吉佈提投入使用。軍隊接受檢閱。 吉佈提位於紅海入口的戰略要塞,除美國和法國外,日本在此設立瞭航空自衛隊基地。   事情具體是怎樣的呢?根據國內媒體此前的報道,去年12月,導彈護衛艦衡陽艦、玉林艦和洪湖號補給艦在靠泊吉佈提港休整時,同時靠泊在鄰近碼頭的日本軍艦派遣蛙人抵近中方艦艇。中方艦艇發現後,隨即進行瞭光電照射、喊話警告等驅離措施。   這還是中日首次在吉佈提發生“摩擦”。   那麼,什麼是“蛙人”?日本的“蛙人”抵近我們的軍艦,要!幹!嗎?   針對這一事件,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長河野克俊3日先是宣稱“中方陳述不是事實”,繼而又說日本蛙人當時在做潛水檢查。   但按慣例,蛙人在水下活動時如要到其他國傢艦艇附近活動,需要提前通報相關國傢。因為蛙人行動隱蔽,秘密接近他國艦艇會造成威脅。日本官方說法前後矛盾,遮遮掩掩,不承認在中國軍艦附近開展調查,顯然是心裡有鬼。面對外界威脅,我方軍艦有權進行嚴密監視,並根據情況采取適當措施。   其實,中方采取警告和照射的方式驅離日方蛙人,這隻是眾多反蛙人手段中的第一步。如果對方不聽勸阻繼續進行挑釁性的活動,後果恐怕就沒有這麼簡單瞭。 Tags: IAQ, Ceaning Service, Pest Control Service, Protector Services, 店鋪清潔, 公司清潔, 清潔, 清潔公司, 清潔服務, 清潔消毒公司, 滅蟲, 滅蟲公司, 地毯清洗, 清洗地氈, 地氈清潔, 洗地毯, 地毯清潔, 滅蟲服務, 清洗地毯, 焗霧滅蟲, 布藝防污, 防污, 防污處理, 地毯防污, 布料防污, Carpet Cleaning, Pest Control, Carpet Cleaning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