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7

洛陽男子進京旅遊被誤當上訪者押回遭毒打

洛陽男子進京旅遊被誤當上訪者押回遭毒打 洛陽男子進京旅遊被誤當上訪者押回遭毒打 i-yimei.com 碰巧與傢鄉上訪者同住一旅館,半夜被不明人員拉上車送回洛陽,後遭棄街頭昏迷不醒16日,到京旅遊的洛陽男子趙志斐誤被遣返洛陽,躺在該市洛龍區英才路的路邊,昏迷不醒。9月15日,洛陽一名叫趙志斐的男子獨自到北京旅遊,當晚住進西城區四路通附近一傢小旅館的四人間。當時,他不知道房間裡此前住下的三個人中有到京上訪的洛陽人。第二天凌晨,十幾個不明人士來到小旅館,除瞭房間裡的三個人,來京旅遊的趙志斐也被誤為上訪者一並帶走。在從京遣返洛陽途中,不明情況的趙志斐被打傷。遣返洛陽後,16日下午,傢人在洛龍區英才路邊,發現瞭昏迷不醒的趙志斐。洛陽當地派出所稱:“可能是抓錯瞭。”9月16日下午5點左右,河南省洛陽市伊川縣城關鎮居民趙京朝突然接到一個陌生電話,對方告訴他,他兒子趙志斐躺在洛陽市洛龍區英才路的路邊,昏迷不醒。對方讓他趕快來看一下,並提供細節說:“你兒子身邊大包外側裝瞭個記事本,緊急聯系人留的你電話。”這讓趙京朝驚訝不已,兒子趙志斐9月14日獨自進京旅遊,自16日起,傢裡就聯系不上他,焦急不已。聞訊,趙京朝一邊給長子趙名(化名)打電話,一邊找車趕到洛龍區。一個多小時後,他在英才路發現兒子趙志斐渾身濕透,躺在地上。他扶起兒子,卻無法把他喚醒。幾分鐘後,趙名也趕過來,看到弟弟的樣子,趙名很氣憤,用隨身攜帶的相機拍瞭幾張照片。趙名是一名業餘“拍客”,喜歡拍攝照片視頻並上傳。隨後,趙名報警,並撥打120將弟弟送往洛陽市中心醫院。當晚11點半,趙志斐醒過來,神志不清,無法告知發生瞭什麼。醫院給出的診斷結果是:閉合性顱腦損傷,閉合性腹部損傷,全身多發性軟組織損傷。此時,他和父親都以為趙志斐是被人搶劫。與上訪人員同住一屋趙志斐,洛陽市伊川縣城人。2004年,他進入伊川縣計生委行政執法大隊工作。9月14日,趙志斐從單位請假到北京旅遊。9月15日早晨到達北京後,玩瞭一天。晚上10點左右,他來到西城區四路通附近的居民小區,由於經濟不寬裕,他在一傢“眾路通旅館”住下,該旅店一個床位一晚30元。據旅店的老板娘回憶,趙志斐登記後被安排到一個四人間,之前裡面已住下3個人:來自洛陽市洛龍區古城鄉焦屯村的王海軍、焦慶周和另一村民。與王海軍同來的另外兩名女子安排住在隔壁的房間。當晚,趙志斐進門時,王海軍三人已睡下,雙方沒有打招呼。王海軍等人也不認識新來的小夥子是洛陽人。與趙志斐來京旅遊不同,王海軍來北京是要上訪,反映自己傢樓後消防通道被占用的事。和王海軍同來的焦慶周等四人,自稱是搭伴旅遊,“就是想看看天安門和毛主席紀念堂”。凌晨從旅館被遣返王海軍回憶說,9月15日晚上12點許,他被“砰砰”的敲門聲吵醒,他讓焦慶周起來開門。焦慶周記得,他剛打開門,十幾個人沖進來,有3個穿迷彩服,另外3人光頭,還有五六個人穿便裝,“他們也不說是幹什麼的,就叫我們交出身份證,趕快穿衣服,拿東西出去。”王海軍以為是“搶劫的”,於是,和焦慶周等人交出身份證,拿東西出門。同住一室的趙志斐疑惑地問:“你們是幹什麼的?”一穿迷彩服的厲聲說:“不準講話。”當晚,外面正下大雨,他們(包括隔壁兩名同行女子)六人被帶到門外的一輛面包車上。據王海軍和焦慶周回憶,趙志斐是最後一個上車的,是被幾個人架著胳膊硬塞上來的。趙志斐上車後,坐在第一排的一年輕男子讓大傢把手機、隨身帶的包等物都交上來。王海軍包裡的1600元被拿走,趙志斐包裡的1700多元也被搜出。一名穿迷彩服的年輕人要求趙志斐交出手機,趙說“沒手機瞭”。他有兩部手機,一部在大包裡,已經被搜走;另一部還裝在褲子兜裡。王海軍聽見趙志斐大聲問:“你們有什麼權利這麼做?”聽到問話,穿迷彩服的年輕人罵著猛地“用手肘擊打趙志斐頭部五六下”,其他幾個人一擁而上,將其按倒,對其頭部拳打腳跺,將其褲子撕破後把放在褲兜內的另一部手機搶走。坐在趙身邊的王海軍看到趙志斐被打得滿臉是血,搖搖晃晃坐到他身邊。此時,焦慶周問:“你們準備把我們往哪裡拉?”對方回答說:“去辦事處,到那裡你們就知道瞭。”車並沒有開往什麼“辦事處”,而是在夜色中開出北京城。遣返途中疑遭暴打在車上,因為被禁止講話,一路上六個人話不多。據王海軍回憶,坐在身邊的趙志斐一言不發,頭一低一低的,他不確定“這個小夥子是打暈瞭還是睡著瞭。”16日早晨七點多鐘,王海軍看到高速路上的牌子,他發現車已進入河南境內,“居然回傢瞭。” 幾乎是同時,洛陽市洛龍區古城鄉信訪辦主任楊啟接到“洛龍區駐北京值班人員劉洪周”的電話。對方告訴楊啟,“你們的人來京瞭,到天安門廣場瞭,我找人把他們送回來瞭。”在電話裡,劉洪周告訴楊啟幾個名字,楊啟隻聽說過王海軍。大概10天前,王海軍到鄉信訪辦找他,王海軍稱,如再不解決問題,他就多帶幾個人到北京上訪。在司機琢磨路線時,焦慶周提出上廁所,被批準後,一車人陸續下車,在路邊草叢裡“方便”。王海軍最後一個“方便”回來,他看到,趙志斐被兩個看押人員按著往車右側大梁上猛撞瞭幾下,趙志斐隨即暈瞭,被抬上車。當時,焦慶周已經上瞭車,他在後排沒看到趙志斐怎麼和看押人員發生沖突的,隻看到趙的頭被狠狠往車上撞,“撞得咚咚響。”車開動後,王海軍註意到,趙志斐“真暈過去瞭,坐也坐不直,直往我身上倒。”派出所交接時昏迷不醒16日早晨8點左右,洛龍區古城鄉派出所副所長席國學接到洛龍區信訪辦領導的電話說,今天有幾個訪民要派出所處理一下,“要誡勉談話”。11點半左右,面包車來到洛龍區古城鄉派出所門口。車門打開,趙志斐還沒醒過來,王海軍等人看到,趙被“拉下車,扔在地上。”下車時,王海軍偷偷記下這輛京牌面包車的車牌號。接著,王海軍等人去錄口供,趙志斐躺在院子裡。事後,趙志斐的哥哥趙名找到圍觀群眾證實,一民警用腳踩跺瞭趙志斐頭部幾下,另一民警將手中杯裡的開水倒在他臉上,還有民警用手掐他。采訪中,趙名向記者提供瞭這部分錄音。不過,古城鄉派出所副所長席國學否認此說法。車到派出所大約20分鐘後,楊啟等古城鄉信訪辦工作人員趕到派出所,和從北京來的車交接。此時,昏迷不醒的趙志斐被扔在接待大廳裡。當天中午,席國學回到派出所,見到躺在沙發上的趙,他註意到趙的鼻腔處有血。下午兩點,焦慶周做完筆錄回到接待大廳,他看到趙志斐躺在地上,慢慢清醒過來,他攙扶趙上瞭廁所。隨後,趙又昏迷瞭過去。 昨天晚上,楊啟告訴記者:“焦慶周等人應該不是上訪,他們並沒有訴求,隻是被王海軍利用瞭。”王海軍被警告,其他人被放回傢。離開派出所被丟到街頭古城鄉派出所副所長席國學說,16日下午,他註意到趙志斐還沒蘇醒,5位焦屯村的村民都不認識他,派出所也查不到他的身份。後來,席國學決定將4名“旅遊”群眾和這一名身份不明青年交還給古城鄉信訪辦。楊啟派車準備將五人送回傢。當時,趙志斐也被焦慶周等人抬上車。車行至洛龍區英才路池塘邊,焦慶周等人要求下車,趙志斐也被抬下車。焦慶周說,他們不認識這個昏迷青年,當時,楊啟要求他們“給招呼著點”,他們把趙志斐和他的大包抬下車。將一名身份不明的青年交給素不相識的村民,楊啟說“這是個誤會”,公安局沒有告訴他,趙志斐和焦屯村村民不認識。之前,他曾看到王海軍的女兒和趙志斐說話,以為他們是親戚。趙志斐下車後坐在路邊,楊啟認為對方已經清醒,並無大礙。趙志斐被抬下車後,焦慶周說他們大概圍瞭半小時,因為大傢也都沒手機(還未發還),因此就各自回傢瞭,隻留趙志斐和他的包躺在人行道上。“可能是抓錯瞭”在路邊發現昏迷的兒子並報警後,16日當晚,父親趙京朝接到古城鄉派出所民警楊治軍的電話。楊說:“你報的案件,已移給古城鄉派出所。你兒子是到北京上訪,被北京的人和古城鄉政府信訪辦的打傷送回來的,我們的民警沒打人。”趙京朝說:“我們是伊川縣人,孩子是去北京玩的,怎麼可能去告你們古城鄉?”楊治軍說:“可能是抓錯瞭。”隨後幾天,趙京朝多次找古城鄉派出所和古城鄉政府,但都沒有具體答復。在趙京朝離開古城鄉信訪辦時,楊啟對他說:“你兒子也要吸取教訓,不要到北京去,這次是被誤抓還找到瞭,下次找不到咋辦。”趙名將楊啟的這段話拍下瞭視頻,並上傳到網上。昨晚9點,記者聯系上轉至伊川縣醫院治療的趙志斐。電話裡,趙志斐口齒仍不清,不時會胡亂說些不相幹的事。但他能夠簡單描述整件事情的過程。趙志斐說,他到北京是為瞭玩,半夜被人叫起來打,路上又被打,到派出所就啥也不知道瞭。本報記者 孔璞 吳偉 劉剛 (新京報) Tags: 醫學美容, 醫學美容醫生, 醫學美容中心, 醫美醫生, 醫美診所, 皮膚醫生, 皮膚診所, 整形醫生, 整形診所, hk cosmetic doctor, hk cosmetic clinic, hk skin doctor, hk skin clinic, hk plastic surgeon, hk plastic surgery clinic, 肉毒桿菌蛋白, 肉毒桿菌, 保妥適, Botox, Dysport, Siax, Botulinum Toxin, Botox hk, Dysport hk, 透明質酸, 玻尿酸, Restylane, Juvederm, […]

Read More

團中央:未批準設立青少年發展規劃辦公室等機構團中央發展規劃青少年

團中央:未批準設立青少年發展規劃辦公室等機構|團中央|發展規劃|青少年 團中央:未批準設立青少年發展規劃辦公室等機構|團中央|發展規劃|青少年 www.asiaworld-expo.com   原標題:聲明   近期,有機構以全國青少年發展規劃相關名義組織研究課題申報並收取費用,團中央規劃辦鄭重聲明:   1。 2017年4月3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2016—2025年)》(中發﹝2017﹞12號)是新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國傢級青年發展規劃,並不存在“全國青少年‘十三五’發展規劃”等所謂國傢專項規劃。   2。 經上級同意,團中央設立瞭團中央實施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領導小組辦公室,負責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協調事務(中青辦發﹝2017﹞6號),該機構公章已在北京市公安局備案。我們沒有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批準設立“全國青少年發展規劃辦公室”等機構。   3。 團中央實施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領導小組辦公室僅與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和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開展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相關課題研究組織工作,未與其他任何組織和個人開展有關課題研究活動。   我們對與此相關的侵權行為保留包括法律手段在內的追責權利。請社會各界不要輕信類似不實宣傳,避免不必要的科研成果和財產權益損失。   團中央實施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領導小組辦公室   2017年11月17日   來源:共青團中央微信公眾號 Tags: Venue, 宴會, 宴會場地, 場地, 展覽, 演唱會,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

Read More

湖北野人谷保護區管理局原書記被移送司法官員受賄_新浪新聞

湖北野人谷保護區管理局原書記被移送司法|官員受賄_新浪新聞 湖北野人谷保護區管理局原書記被移送司法|官員受賄_新浪新聞 magicclean.com.hk   人民網北京5月14日電 據湖北省紀委監察廳網站消息,日前,中共十堰市紀委將湖北(房縣)野人谷省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原黨委書記呂興國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Tags: 公司清潔, 清潔, 清潔公司, 清潔服務, 清潔消毒公司, 滅蟲, 滅蟲公司, 地毯清洗, 清洗地氈, 地氈清潔, 洗地毯, 地毯清潔, 滅蟲服務, 清洗地毯, 焗霧滅蟲, 布藝防污, 防污, 防污處理, 地毯防污, 布料防污, Carpet Cleaning, Pest Control, Carpet Cleaning Service? Protection Service, 消毒, 消毒服務, 消毒公司, Disinfection, Disinfection service, Cleaning Company, Office Cleaning, Office Cleaning Company, Cleaning, Hotel Cleaning, Shop Cleaning?, Office Cleaning […]

Read More

多哥爆發反政府示威活動 政府關停網絡鎮壓抗議

多哥爆發反政府示威活動 政府關停網絡鎮壓抗議 多哥爆發反政府示威活動 政府關停網絡鎮壓抗議 www.antmover.com.hk   原標題:多哥各地爆發反政府示威活動 政府關停網絡鎮壓抗議   當地時間9月6日,西非國傢多哥各地爆發抗議活動,要求結束總統福雷•納辛貝及其傢族50年的王朝統治。據美國“石英”網9月7日報道,在本周針對總統福雷的抗議活動後,多哥政府關閉瞭互聯網入口。   這一西非國傢的網民和示威者報告稱,因為政府的幹擾,網速變慢,有時甚至完全上不瞭網。科菲•阿伊波(Koffi Inoussa Ayibo)是非政府組織“網絡無國界”(Internet Without Borders)的多哥分會主席,他證實瞭這一說法,稱其在進行瞭一系列的測試後,發現WhatsApp、臉書以及其它的一些移動互聯網服務被先後切斷。   在推特(Twitter)上,一些激進人士說,他們正在前往加納和多哥的邊境處使用互聯網,並對福雷表示憤慨,因為其傢族已經統治多哥50年。   在過去的3周,多哥多次發生示威和遊行活動。與此同時,反對黨也在極力呼籲恢復1992年通過的相關法律,該法將總統任期限定為兩屆,但是福雷的父親,時任總統埃亞德馬10年後廢除瞭這一法律。   索科德(Sokode)距離多哥首都洛美僅3.5小時的車程。8月19日,多哥國傢安全部長說,在安保部隊向聚集在索科德的示威群眾釋放催淚彈並開槍後,有2名示威者死亡,另有13人受傷。   報道稱,近幾年來,非洲多個國傢利用關停網路和宵禁來來鎮壓抗議活動。對於這些國傢的政府而言,最大的麻煩之一就是(反對人士)在社交媒體上組織的反政府抗議活動。(實習編譯:曹聰 審稿:田瑞哲) Tags: 搬屋, 搬屋公司, 搬屋服務, 專業搬屋, house moving, 搬運, 搬屋搬運, 搬屋搬運公司, 搬運服務, 搬琴, 專業搬琴, 搬琴服務, 搬鋼琴, 搬運鋼琴, Ikea, 搬傢俬, 搬什物, 傢俬搬運, 搬 office, 搬公司, 搬辦公室, 搬寫字樓, office moving, 本地搬屋, 少量搬屋, 專科搬屋, 香港搬屋公司, 搬屋公司推介, 存倉, 迷你倉, SEO, SEO, web […]

Read More

落馬高官金道銘的紅顏白手套被指是一對姐妹金道銘白手套_新浪新聞

落馬高官金道銘的紅顏白手套被指是一對姐妹|金道銘|白手套_新浪新聞 落馬高官金道銘的紅顏白手套被指是一對姐妹|金道銘|白手套_新浪新聞 magicclean.com.hk 金道銘 資料圖片 play 《晨光新視界》 山西人大副主任金道銘被免職   揚子晚報網訊 在山西省為官8年,官至省紀委書記、政法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的金道銘,最終在61歲就任省人大副主任這最後一段仕途不過月餘,即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轟然落馬。2014年2月27日,中紀委宣佈正在對其進行組織調查。   金道銘的“白手套”,指向兩位山西女子——胡昕、胡磊。這兩人被多傢媒體指稱為姐妹,均為金道銘的情人。   財新記者在山西太原、晉中等地采訪中,一個涉及房地產、煤礦、信息技術等領域,先後有至少7傢公司的胡氏企業版圖逐漸顯現。這些企業大致在2008-2009年間突然高調崛起,大舉拿地倒賣、開發,涉足煤炭資源整合,承攬政府電子工程,然後資本快速套現。   經營胡氏企業的,除瞭胡昕、胡磊,還有胡昕的父親胡祥俊、母親肖桂花。   胡氏企業快速崛起,並在地產、煤礦等領域套現,正好大致發生在胡昕、胡磊結識金道銘之後。據此前《中國經營報》報道,就在2008-2009年左右,因為一位喪偶廳官找對象,胡昕、胡磊被介紹進入太原的廳官圈,並與金道銘結識。   榆次胡氏   山西晉中榆次區順城東街的電務小區,原中鐵三局電務工程處基地內,“胡老二”的女兒和一位“出事瞭的”省領導在一起並且賺瞭上億的消息,已經傳開。   電務工程處材料廠,曾經是“胡老二”胡祥俊的嶽父“老肖頭”及妻子肖桂花的工作單位,胡祥俊身份證顯示的住址即在此。“老肖頭”一傢原住晉中市太谷縣鐵三局傢屬院北院,住這個院內的材料廠職工,僅此一傢,其餘住在馬路對面的南院。   胡祥俊沒有中鐵三局電務工程處工作過,他曾經在位於榆次修文鎮的中鐵三局東陽機管站擔任一個隻有兩三人的電報所所長。胡昕身份證上的住址,就是東陽機管站宿舍。但事實上,胡祥俊一傢不曾在東陽機管站居住,因此目前在此居住的僅有的幾戶老職工,沒人認識胡昕。但他們記得胡祥俊:瘦高個兒,戴眼鏡。   這個機管站在十多年前已經倒閉,如今當地都鮮有人聽說過。但早些年,榆次是中鐵三局“重鎮”,從1950年代起,中鐵三局有四個處在榆次落戶,包括機械築路工程處、電務工程處等。   胡祥俊和他的傢人曾經居住過的中鐵三局傢屬院,離晉中市太谷縣火車站1公裡多地。一位在此居住瞭40多年的中鐵三局機械廠職工還記得這一傢人:他們把胡祥俊稱為“胡眼鏡”,瘦高個兒、戴眼鏡,人長得不錯;有兩個女兒,其中一個曾在南京上學——這一點正好與胡昕的身份信息吻合。生於1977年的胡昕,1997年畢業於南京工業大學信息工程學院。   老職工記得胡氏姐妹小時候長得不錯,但因為不屬於一個單位,並且電務處材料廠早在十餘年前搬遷,職工退休後基本搬到瞭榆次市區的電務小區,老職工和這一傢人沒有瞭聯系。   東陽機管站的老職工倒是記得,胡祥俊前些年回去過。榆次電務小區的原電務處材料廠的老職工對這一傢也有印象,因為胡祥俊傢在這裡還有一套房子。   一位原電務處材料廠老職工甚至記得胡昕的名字,在他印象中,胡昕姐妹說話快,口才厲害,腦子靈。前些年,這位老職工的喜宴上見過胡祥俊,知道他在外面“倒煤”,並傳言得瞭重病。   老職工對曾經的同事肖桂花更為熟悉。在太谷縣時,肖桂花是材料廠會計兼出納,“能說會道的,說話蠻有水平”。胡傢搬到太原以後,肖桂花偶爾會坐著小轎車回榆次,打理一下燃氣、暖氣等,很快就走瞭。這位老職工最後一次見到肖桂花,大概是去年底。   中鐵三局電務工程處,原稱鐵道部第三工程局電務工程處,後改為中鐵三局集團電務工程有限公司,除有鐵路電務、電信、電氣化工程承包一級等資質外,還具有通信信息網絡系統集成甲級資質。2002年胡祥俊在北京註冊第一傢“奧科新得科貿有限公司”以來,包括計算機網絡系統的電子工程,一直是胡氏企業的主營業務。   在南京工業大學取得信息工程專業本科學歷的胡昕,畢業後6年,在山西晉中博得科貿有限公司工作,直到2003年,胡祥俊成立瞭山西奧科新得科貿有限公司,胡昕也隨之開始瞭商海浮沉。   曾經和胡昕同為山西奧科新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股東,之後又擔任過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胡磊,被認為是胡昕的妹妹。她生於1979年,戶籍地位於榆次,和胡祥俊、胡昕的名字緊挨著出現在晉中市建設局的對建築施工企業負責人的相關認定上。她也擁有本科學歷。   拿地套現   2002年之後的10年時間裡,胡氏一傢先後持有至少7傢公司。   2002年,52歲的胡祥俊在北京註冊瞭北京奧科新得科貿有限公司,註冊資本50萬元,一年後吊銷,旋即在晉中註冊山西奧科新得科貿有限公司,自己擔任瞭法人代表和執行董事,註冊資本1030萬元,2008年變更註冊資本為5000萬元。   2004年,以胡昕為法人代表(2007年後變更)和總經理的山西奧科新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太原迎澤區註冊,註冊資本300萬元。此時,胡氏企業的主營業務都是計算機網絡工程、軟件開發等。   胡昕和胡磊都有工程師資質,中專學歷的胡祥俊是助理工程師。   2007年,在山西省科協評選“科技奉獻獎”時,胡昕曾獲得個人二等獎,奧科新得科貿公司,獲得集體三等獎。但到2008-2009年間,胡氏企業突然快速擴張,涉足房地產及煤礦領域。2009年,胡氏新建瞭4傢公司:   胡祥俊出資2100萬,在北京成立新得元盛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新得元盛),胡祥俊持股70%,擔任公司監事。兩個月後,新得元盛在太原100%投資山西開城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開成地產)。   山西博義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博義地產)在開城地產之前半年註冊,兩個公司的註冊地都在太原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武洛街創業大廈內,擔任公司董事長和總經理的是肖桂花。   山西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奧科新得信息技術)也在太原註冊,法人代表是胡磊,註冊資金1000萬元。   不過,開城地產、博義地產兩個房地產公司在胡氏手中持有時間不足一年。   在以1.5億元的總價,拿到一幅西至大運路、北至慶雲街、東至唐明路、南至物業、時力公司,編號為“2008-05”、總面積11.6公頃的住宅用地後,博義地產便被山西當地國有大型企業蘭花煤炭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蘭花集團)旗下蘭花房地產開發公司以2億元的價格收購,這幅土地也就交由蘭花房地產公司開發,成為後來的海棠灣項目。博義公司隻在肖桂花手中握有半年時間。   吊詭的是,太原市國土部門在公示2008-05宗地出讓結果時,沒有註明受讓人。這並不符合公示規范。而蘭花集團在收購博義地產時,沒有公開其資產負債和評估結果。這一收購行為,隻記錄在大公國際資信評估公司的一份短期評級報告中。   開城地產拿地、套現,如出一轍。2010年2月,開城地產和復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得一文化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在迎澤區馬莊村附近拿到一塊18.8公頃的住宅、商業用地,即CG-0939地塊。開城地產以不到1.1億元的總價,在其中獲得瞭15.63公頃土地,單價701元/平方米。這一數據載於太原市國土局的土地置換結果公告,2011年初,該幅地塊因為地下有明清遺址,太原市國土局將開城公司拿到的住宅用地等面積置換為位於棗園規劃公園以北、迎澤區馬莊、棗園村的“2011003”地塊。棗園是當地規劃的高端別墅區范圍。   拿地半年後,開城地產100%股權由中鐵鐵龍集裝箱物流股份有限公司(600125.SH)旗下的房地產開發公司收購,成交價3億元。   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是2009年胡氏為主要經營“數字礦山”而註冊的一個公司。雖然號稱與蘭花集團旗下上市公司蘭花科創股份有限公司(600123.SH)合作“山西數字礦山基地”,並以此為由拿地、環評,獲得2010年度太原高新區創新基金。但“數字礦山基地”最終並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被稱為“太原雙子座”的寫字樓嘉名國際。   奧科新得信息技術為嘉名國際共拿到位於太原市高新區的兩幅相鄰工業用地2009-10地塊、2011-9地塊,面積分別為15641平方米、4400.6平方米,均價分別為907元/平方米、1147.57元/平方米。合計奧科新得信息技術共以1925萬元的總價,獲得20041.6平方米土地。   這兩幅工業用地,分別是奧科新得信息技術在2009年、2012年以掛牌方式競得的。這兩次掛牌的成交價都等於底價,也就是,奧科新得信息技術以“零溢價”的方式,獲得瞭嘉名國際的用地。   在另一方面, 2010年至2012年,奧科新得信息科技獲得瞭蘭花科創對“數字礦山”的投資4.98億元。   2010年1月4日,蘭花科創第一次決議,擬與奧科新得信息技術共同開發建設山西數字礦山基地,與奧科新得信息技術共同成立瞭蘭花嘉名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蘭花嘉名),註冊資本5.533億元,奧科新得信息技術以貨幣、土地使用權出資5530萬元,占股10%。   2011年4月,蘭花科創同意,奧科新得信息技術不再向蘭花嘉名繳納第三期出資,包括不用土地使用權出資,至此,奧科新得信息技術為蘭花嘉名出資986萬元,持股僅1.94%。   2013年1月9日,在嘉名國際基本落成之際,蘭花科創卻通過新的議案,註銷蘭花嘉名科技公司,並進行資產清算。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奧科新得向蘭花集團、晉城煤運公司分別借款5億開發嘉名國際,建成後,則用7.5億元的價格,分別向蘭花集團、晉城煤運公司售出瞭嘉名國際“雙子座”,共計15億元。蘭花集團董事長李晉文確認“雙子座”之一棟確為蘭花集團產業。   進軍煤礦   在煤礦領域,胡氏絕對持股的新得元盛在2010年初出資8693.5萬元,獲得蘭花科創玉溪煤礦20%的股權。蘭花科創2013年年報顯示,玉溪煤礦總資產已超過10億元。   巧合的是,2008年,蘭花科創曾出資8.2億元收購的朔州山陰口前煤業公司,四大股東中有一人名叫肖桂花,目前尚無法證實此人和胡祥俊妻子為同一人。據蘭花科創的公告稱,山陰口前煤礦是2006年是整合當地煤礦而成。   山西煤礦領域2008年後發生的兩個主要“風暴”,一是煤炭行業整合,二是煤焦領域反腐。後者是在金道銘的主持之下進行。   從2008年開始的山西省煤焦領域反腐專項鬥爭,時任山西省紀委書記的金道銘擔任領導組常務副組長。僅2009年、2010年兩年之內,“反腐鬥爭”清繳資金300多億元,相當於山西省一年財政的1/3,處分黨員幹部近9000人,市廳級幹部22人。此項“專項鬥爭”持續到2013年。 […]

Read More

揭網絡“一元購”內幕後臺可控制還能指定中獎一元購中獎內幕

揭網絡“一元購”內幕:後臺可控制還能指定中獎|一元購|中獎|內幕 揭網絡“一元購”內幕:後臺可控制還能指定中獎|一元購|中獎|內幕 www.hongkongpremierescorts.com   隻需要花一元錢,就可以得到豐厚獎品,大到開走寶馬、搶購手機,小到百元充值卡、加油票。從今年年初開始,一種名為“一元購”的購物網站在網絡上異常火爆。   “一元購”就是把一件商品分成若幹份,每份一元。比如一個標價5000元的手機,把它分成5000份,每份1元,當5000份都賣出去之後,一元購平臺抽出幸運者,這個手機就歸他。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以小博大 買傢瘋狂投入   一名“一元購”的參與者表示,以前玩過網易遊戲,通過網易公司發來的一些短信,點入“1元奪寶”界面。開始從一塊兩塊投,然後三十五十,然後成百上千,最後就上萬。大概從去年12月份開始玩,到如今,大概虧瞭四十幾萬。   央視記者調查發現,很多消費者開始都是抱著好玩,試一試的心態來接觸一元購的。剛開始也確實中過獎,久而久之便深陷其中不能自撥。   另一名“一元購”參與者表示,偶然機會,得知同事十塊錢中瞭一部蘋果手機後開始玩。第一次玩的時候,投10塊中瞭100塊。然後就像沾上瞭毒癮一樣,一直貸款往裡面投。哪怕是支付寶、微信裡有一塊錢,都要往裡面投。前後共投入四十多萬。   用戶維權換來“封口費” 網易矢口否認   央視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一些曾癡迷“網易一元購”的消費者曾找過網易公司去維權,結果卻換來“分期付款”的“封口費”。   上海的鄭先生,六月份開始接觸一元購。開始以為隻是個遊戲,但在充值卡的巨大誘惑下無法自拔,短短一個月就輸掉瞭兩年的積蓄。情急之下,他找到瞭網易公司。“我要求賠償損失的50%,網易表示同意。我自己算的是賠瞭7萬多,而網易算出來的是差不多5萬,並答應賠償2萬,分3期給。”   鄭先生表示,所有過程都是在嚴格保密的情況下進行的,並被告知此事不要外講。網易讓其簽署瞭兩份協議。“第一份協議是要對網易造成的影響表示道歉;第二份協議是對網易提出一些建議,公司以獎勵的形式給予賠償。第一筆錢給的是現金,並把我從後門送走。”   而對於“封口費”,網易一元購業務負責人李卓卻一口咬定,根本不存在“補償金”這一說法。他表示,確實有用戶過來,首先,會把他的賬號封掉,建議他們不要再參與;第二,會安撫他們,幫他們買火車票讓他們回去。   後臺完全自己操縱 中獎的竟是機器人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很多“一元購”平臺開獎過程並沒有監督,甚至可以在後臺控制中獎者和開獎進度。“一元購”平臺搭建者表示,“整個商場都是你的,後臺都由你控制,人流量、粉絲、指定中獎等都可以控制。”   平臺搭建者稱,商傢可在後臺添加虛擬機器人參與開獎過程,通過人為操縱,讓這些機器人中獎。我們一起來看下操縱過程:   進入後臺,點開獎品所對應的“編輯”,有一個“開啟機器人”選項,選中。   之後多出一個選項,“機器人必中”,將這個勾選,這就意味著這次開獎的中獎人一定會是這個虛擬的機器人,真實買傢不可能中獎。   “一元購”本質是博彩商業模式   很多“一元購”網站都打著“眾籌”、“電商創新”的旗號,而實際上是銷售中獎機會,類似國傢已叫停的網絡售彩業務。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指出,不管是股權眾籌還是債權眾籌,在購買人做出購買決定之前,對未來的結果是有明確預期的。而“一元購”這種模式,購買人獲得的既不是股權也不是債權,而是中獎機會。所以依然改變不瞭一元購作為變相博彩商業模式的基本特征。   劉俊海介紹,如果“一元購”平臺利用開獎過程的不透明而操縱開獎過程,指定中獎人,就涉嫌欺詐,需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 Tags: Hong Kong Escorts, Hong Kong Escort, GFE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

Read More

日防衛省稱第二季度緊急升空229次 多針對中國飛機 中國飛機 戰鬥機 日本

日防衛省稱第二季度緊急升空229次 多針對中國飛機 中國飛機 戰鬥機 日本 日防衛省稱第二季度緊急升空229次 多針對中國飛機 中國飛機 戰鬥機 日本 www.asiaworld-expo.com   原標題:日防衛省:第二季度針對外國飛機緊急升空229次 多為中俄飛機   [環球網報道 記者 餘鵬飛]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相當於聯合參謀部)14日宣佈,航空自衛隊的戰鬥機在二季度(4至6月)對有可能侵犯領空的外國飛機緊急升空瞭229次,同比減少52次。去年同期對中國飛機的緊急升空次數最多,而今年大幅減少瞭98次,達到101次,但統合幕僚監部稱“中國在東海的活動范圍沒有很大變化,並沒有認為其活動停滯”,今後還將繼續對中國飛機保持警惕。   統合幕僚部宣稱,5月18日在駛入釣魚島附近海域的中國海警局船隻上空,有一架類似小型無人機的飛行器在飛行,日本航空自衛隊的F-15戰鬥機對其進行瞭緊急升空。   根據日方公佈的報告資料顯示,在第二季度緊急升空次數最多的對象是俄羅斯飛機,為125次,占全體約55%;中國飛機為101次,約占44%;針對其他國籍不明的飛機3次。   從對象機種來看,中國多為戰鬥機,俄羅斯多為情報收集機。 Tags: Venue, 宴會, 宴會場地, 場地, 展覽, 演唱會, 大嶼山, Lantau, Concert, hk concert, hong kong concert, shows in Hong Kong, Expo events, special event, hong kong events, Trade Show, Hong Kong Trade Shows, trade fair hong kong,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