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兩會發佈會背後發言人團隊內部模擬 隨時演練

兩會發佈會背後:發言人團隊內部模擬 隨時演練

兩會發佈會背後:發言人團隊內部模擬 隨時演練

http://kingsaquar.com/wp

  原標題:兩會發佈會背後:兩會發佈會有內部模擬 隨時演練

  [俠客島按]

  又是一年兩會時。

  兩會的開場好戲自然是新聞發佈會。今天,全國政協新聞發言人王國慶回答眾多記者提問,尤其是一些敏感問題,能見招拆招,金句迭出,非常有看頭。

  其實,這個看似輕松的背後可不輕松。要準備好一場新聞發佈會,做的功課遠超這臺前的一個半小時。因為是世界矚目的兩會的首場活動,作為“臉面”的新聞發言人,他的一言一行都會成為新聞媒體熱衷炒作的焦點。

  今天,我們推薦去年俠客島的一篇采訪文章,講講兩會新聞發佈會背後的故事。當時,北京聯合大學輿情監測與分析實驗室主任馮春海博士 接受瞭我們的采訪。馮博士研究過多年的中國新聞發佈制度,2012年參與瞭全國政協十一屆五次會議的新聞發佈會工作。島叔就請他聊聊一場成功的新聞發佈會,需要下哪些工夫。

今天政協的新聞發佈會上,人民日報記者在提問

  獨孤: 一個新聞發言人的背後,有多少人的團隊在工作?成員都會來自哪裡?

  馮: 你別看新聞發言人是一個人“舌戰群儒”,他的背後是一個團隊,核心成員大概十幾人,非常精幹,而且要遵循一個原則,就是跨界混搭。2012年,當時的全國政協新聞發言人趙啟正先生就帶瞭一支隊伍,有全國政協新聞局的工作人員和人大新聞學院的師生團隊,這是非常專業的力量,還有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外交部的有關工作人員。

  獨孤: 你們一般都會提前多少時候開始準備新聞發佈會?怎麼準備的?

  馮: 我們提前瞭一個月,就在郊區做封閉準備,吃住都在一起。當然,在封閉之前,我們會進行充分的輿情調研,陸續走訪各個部委,因為政協涉及的領域面寬,所以會到很多部委采集信息和輿情。另一方面,我們會利用專業團隊對媒體,尤其是境外媒體做輿情監測,梳理出熱點話題,做好應對準備。

  獨孤: 那你們怎麼具體研判一次新聞發佈會可能出現的問題?

  馮: 剛才說的調研、分析隻是梳理出一個大的話題方向,下一步,就要不斷細化尋找可能議題瞭。比如在政治層面、經濟層面,媒體會關註什麼具體問題?不斷細化聚焦,什麼反腐啊、政治體制改革啊,我們戲稱叫“議題樹”。同時,我們會對這些議題進行排序分類,按照重要性、敏感性、新聞性綜合去考量,分A、B、C等類別,比如A類,就是一些大傢都關註的、敏感的、重要問題。

  獨孤: 那你們會不會有內部模擬?

  馮: 有啊,隨時都會有模擬演練。比如在工作的間隙,工作人員就會隨時甩出一個問題,請發言人回答,怎麼回答?我們和發言人會討論到很晚。還有一種就是找專業媒體做正式的“預發佈”演練。

  獨孤: 每次新聞發佈會,外媒的提問總是會涉及一些非常敏感的問題,而且往往很難回答。對外媒的提問,一般怎麼去判斷他的關註方向?怎樣提前做好應對?

  馮: 我們當時準備的時候,對內外媒體是一視同仁的,因為當時我們的一個理念就是,新聞發佈會是引導國內外輿論的重要方式。國外媒體沒有提前的約定,大傢都是即興、隨機的,比如2011年的政協新聞發佈會,發言人就被問到開政協會的預算問題,這就在預案之外。當時的新聞發言人趙啟正先生還是很老道,坦誠地說“我不知道,你把我問住瞭”,然後又說會後會去核實,到時用E-mail回答你。2012年,我們在那年開會前10天,趙啟正先生還召集瞭多位外國記者開茶敘會,打聽外國記者想問的話題。這也是主動出擊。剛才說瞭,我們會利用專業團隊,對境外輿情進行研判分析,應對需要模擬演練,但更重要的是新聞發言人的個人素養和知識儲備。

  獨孤: 新聞發言人面前的電腦主要會存儲些什麼東西呢?

  馮: 這是我們給發言人做的一些議題,及其他解答的關鍵詞匯,也就是提綱。

  獨孤: 以您這麼多年對中國新聞發佈制度的研究,您覺得怎樣去評價一場新聞發佈會?

  馮: 其實,新聞發佈會是一個競爭的場域,需要新聞發言人和新聞媒體良好地互動,配合完成。這裡面有新聞發言人和記者的話語爭奪,也有不同媒體在競爭采訪的權利,發佈會也是展現媒體品牌的機會,所以受到格外重視。一場成功的新聞發佈會,應該是互動雙方都得到瞭最大的獲益,新聞發言人,或者說他代表的機構通過發佈會成功表達瞭立場、傳遞瞭信息,新聞媒體既獲得瞭信息,又展現瞭自己的品牌。

  獨孤: 您覺得一個優秀的新聞發言人需要具備怎樣的基本素養?

  馮: 關於新聞發言人的素養,我們通常會強調是媒介素養,表達能力,不少地方選擇新聞發言人的時候,主要看溝通能力,或者說瞭解媒體、幹過媒體。但其實忽略瞭一個重要的素養,就是政治素養和敢於擔當的精神 。

  比如,2012年的那場政協新聞發佈會,有外媒記者提到瞭xz僧侶 自 焚、王立軍事件等敏感問題。xz發生僧侶 自 焚事件在國內報道比較少,當時是香港衛視的楊錦麟提問,咄咄逼人。楊的提問大概意思是,自 焚事件一方面有外國勢力的介入,另一方面是中國宗教政策不當所致,發言人怎麼看?趙啟正先生先表達瞭對生命的關懷和尊重,十七、八歲的年輕僧人 自 焚,令人痛心,其次提供瞭另一個版本的事實,說我這邊瞭解的情況是,達—賴公開鼓勵自 焚,阻止搶救,公開拍照,假如你的版本存在,我的版本也存在,那麼達—賴就是個兩面派。

  我們事後看媒體的報道,很多標題是《趙啟正:達—賴是個兩面派》。這就是議程設置,新聞發言人表達瞭A意思,被媒體一轉載,卻變成瞭A’,甚至BC,這次媒體用的標題跟趙先生的原話一模一樣。這是充分尊重新聞規律的結果,不回避問題,也沒有否定你的版本,同時也表達瞭對生命的尊重與關懷。

  更敏感的是王立軍事件,當時就在兩會前不久發生,沒有口徑,如果含混一點,完全可以委婉地繞過去。但趙啟正先生說,“越是敏感的問題,越有回答的必要”,所以,那次回答完全憑借發言人自己豐富的政治閱歷和判斷,直面問題,這也是一個優秀的新聞發言人應有的擔當精神。

  采訪/獨孤九段

  來源:俠客島

Tags:
水族工程,
魚缸,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