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解決水資源難題的廣東東江探索樣本

解決水資源難題的廣東東江探索樣本

解決水資源難題的廣東東江探索樣本

progene.com.hk

引言君住東江頭,我住東江尾,共飲東江水。東江是珠江流域四大水系之一,不僅為贛粵港4000萬人口提供用水,也承載著贛州、河源、惠州、東莞、深圳、廣州等地的航運和灌溉,為珠三角及香港地區的繁榮穩定提供著重要保障,是名符其實的“政治水、經濟水、生命水”。近年來,東江流域因氣候變化帶來的水量減少,經濟發展帶來的資源緊缺、水質污染等問題越來越突出。加之上下遊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各種矛盾逐一顯現。東江流域水危機成為政府和公眾迫切關心的問題。2011年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瞭望東方周刊》記者由深圳水庫至江西尋烏縣椏髻缽山對東江進行“潛水”考察,途經東莞、惠州、河源等地區,行至新豐江、楓樹壩、白盆珠三大水庫,沿途采訪當地居民、相關水利水電單位及各級政府官員。水資源緊缺是各城市共同面臨的發展瓶頸,圍繞著水的使用權和排放權的競爭日漸激烈,因水質下降造成的資源性缺水更是讓整個流域各級政府頭疼。與此同時,非法采礦帶來的生態災難、大規模養豬造成的面源污染、垃圾污廢處理能力匱乏、工礦企業的歷史欠賬過多??重重問題困擾著東江流域各城市。在水資源壓力之下,有的城市甚至做出瞭巨大犧牲,保障瞭4000萬人的用水安全。這場保護水、挽救水的戰役已經取得瞭階段性的成果,但是,道路依然漫長。2011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鎖定水利,劃定“三條紅線”,提出“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廣東省藉此機會強推東江流域“最嚴格水資源管理”:推動一系列工程實施更嚴格的水量監控,加強保護區的環境監督,嚴格控制水源地的工礦開發、經濟林種植和養殖業規模。“紅線”對流域內的各城市而言,既是枷鎖,也是空間。在此契機下,人們開始反思發展模式、呼籲制度優化,並且積極尋求出路。多位相關職能部門官員和業內人士都發出這樣的聲音:從國傢層面統籌跨省流域的規劃和管理;在立法和制度層面盡快建立起全流域綜合整治的協調配合機制;盡快將水資源保護的責任以考核的形式落實到地方官身上……形勢逼人。東江流域對於最嚴格水資源管理的探索已經走在全國前列。如何解決東江面臨的各種困難,建立起省、市間更合理更有效的責、權、利機制,東江探索的樣本意義值得深思。新豐江水庫——廣東最重要的飲用水源保護地水污染:誰是子孫後代的罪人表面上不顯山露水,但是整座山很快就被毀掉瞭。“誰盜采稀土礦,誰就是子孫後代的罪人”;“采取超常規措施,堅決打擊非法開采稀土礦行為”??從贛南到粵北,此類橫幅標語隨處可見。在東江流域水源涵養地的山林裡,到處活躍著鋌而走險的“稀土大盜”,以及圍追堵截“稀土大盜”的國土、公安、林業執法人員。東江水質最大的威脅之一,來自源區開礦造成的面源污染和重金屬污染。稀土礦的破壞式開采法帶來的危害尤甚。最近幾年來,“國傢重要戰略礦產資源”稀土走私猖獗,因為限制開采更是價格飆升,利益驅使下,稀土遭瘋狂盜采。“持久戰、遊擊戰??他們都用上瞭。”2011年10月下旬,河源市龍川縣上坪鎮一名幹部對本刊記者說,“白天搗毀瞭,晚上他們又去開工,一個坑、一袋碳酸氫銨、一張塑料佈就可以開采。”但是他強調,在嚴厲的打擊下,這裡已經沒有規模化的盜采。至於之前發生在這個鎮新村的那場“槍戰”,他解釋說,是由於農民搶奪開采以前開礦時留下的邊角餘料發生的沖突。目前,公安局已經成立專案組,駐紮在上坪鎮,尚未結案。山村裡的槍聲導致1人死亡、3人受傷的鎮新村槍擊事件,被官方定義為“林地糾紛引起的持槍鬥毆事件”。隨後廣東多傢媒體跟進報道,直指這一惡性事件是非法采礦引起的糾紛。2011年10月5日凌晨,在新村村委渡田河自然村一個小店門口,28歲的劉振金被26歲的曾凡漕開槍擊中,左胸至腰間被裝小鋼珠彈的獵槍打成瞭蜂窩。據媒體報道,劉振金一夥人開瞭個稀土礦點,曾凡漕等人要求入股,雙方沒有談攏並發生沖突,後曹持槍行兇。11月1日,龍川縣公安局發出瞭對曹凡漕的“懸賞通告”。截至記者發稿時,辦案民警說犯罪嫌疑人尚未落網。行兇者的槍是自制的。10月底,在河源市東源縣仙塘鎮仙塘工業園區以北的205國道上,本刊記者偶遇一群擺攤叫賣槍支、電棍、管制刀具的人。做工粗糙的自制獵槍,裝填的小鋼珠彈與死者身上取下的子彈看起來類似。劣質一些的“手槍”實際上不過是裝塑料子彈的玩具氣彈槍,但是電棍和砍刀都是貨真價實。國道上,儼然一個流動市場。本刊記者下車觀看時,不時有粵B、粵P、粵L等牌號的車停下,與各攤主討價還價、看貨交易。“鳥槍800,手槍600,電棍200,要的話可以便宜點??”女攤主招呼起客人,泰然自若。“頭頂生瘡,腳下流膿”2011年11月初的一天,粵北地區還是烈日炎炎。本刊記者跟隨河源市國土執法大隊隊長吳鏡輝一行人上山,尋找盜采稀土礦的作業點。在和平縣優生鎮新聯村,剛剛因為媒體曝光而端掉瞭一個窩點。上百畝山體斜坡上,架著白色的水管網。本刊記者一行人趕到現場的時候,當地的執法部門已經在做清理工作。水管已經被一節節砍斷,刀痕處滲出溶解著草酸的水來。山坡上的幾個大沉淀池隨著“轟隆”一聲巨響,被炸成亂土,滿池的水噴向天際,又順著山體嘩啦啦地留下來。“這個規模不是農民偷挖老礦的邊角餘料,顯然是老板做的事,而且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現場的國土執法人員這樣下判斷。在現場協調各執法部門的鎮幹部發誓賭咒地對本刊記者說:“我們也都不知道老板是誰,我們跟他們都是仇人!他們白天都不出現,一個星期前我們才來清理過,但是很快他們又恢復瞭。”現場的公安幹警也向本刊記者證實:來過幾次,即便是把車放很遠,走路上來,也堵不到人。“他們都有放哨的。”吳鏡輝告訴本刊記者:“市委市政府打擊盜采稀土下瞭很大決心,從2006年以來,我們已經打掉瞭200多個窩點。”河源市開始有大規模的稀土盜采行為,也就是近幾年稀土價格上漲之後的事。2006年到2007年集中打擊瞭兩年以後,2008年情況有好轉。但是,自從2009年至2010年稀土價格飆升後,盜采行為又有抬頭之勢。吳鏡輝用“頭頂生瘡,腳下流膿”來向本刊記者解釋盜采稀土礦對山體造成的災難性破壞。以前的國有稀土大礦是采用露天開采的方式,整片整片的山體被挖開,觸目驚心,污染嚴重並造成水土流失。最初的私挖濫采也是露天開采,在受到嚴厲打擊後開始轉換操作手法—從山頂打洞灌藥侵蝕山體。手法隱蔽瞭,也更危險。表面上不顯山露水,但是整座山很快就被毀掉,變成植被不能生長、徑流攜帶面源污染、且潛藏著次生地質災害的危險區域。2011年7月22日開始,河源市又展開瞭打擊違法盜采稀土的專項行動,即便是坐在出租車裡,也能聽到廣播裡反復播出懸賞通知和舉報電話。根據9月份統計,自專項行動以來,和平縣一共出動瞭3100多人次,投入250多萬元整治資金,對53個非法采礦點(含老礦點)進行整治、毀閉。炸毀礦池204個,回填水池5000多立方米,搗毀廠房6360多平方米。清除的水管,連起來有9.6萬米長。與盜采者玩“貓捉老鼠”為什麼盜采稀土行為在打擊力度這麼大的情況下,還會屢禁不止。吳鏡輝總結說:“因為風險低,利潤大。”根據我國現有的法律法規,盜采礦產資源達到一定的價值,才能提起訴訟。但是如何取證和鑒定,就很困難瞭。稀土包含在礦石中,以現在的“遊擊戰”作戰方式,盜采者往往是蠶食搜集,且馬仔在前,老板在後,就算抓到人,也很難認定他究竟盜采瞭多少。且評估機構全省僅一傢,基本沒辦法走國土條線的法定程序來給予盜采者沉重的打擊。所以,除瞭一些超常規手段,如收繳摩托車、砸掉柴油機等打擊方式之外,聯合執法組一般都是從林業角度入手,按照盜采稀土礦造成的“毀林面積”來認定和處罰。而對稀土盜采的“頭目”來說,抓住瞭一般隻是損失工具成本,隻要別跟同行火拼出人命,月入千萬也不是夢想。國土執法之難,還不僅僅是制度上的執法困境。在龍川縣踩點時,幾位執法人員告訴本刊記者,他們總結的對手有三種人:有錢的、有權的、帶黑的。“有的時候情況很詭異,”一位執法人員告訴本刊記者,“你到一個鎮一個村之後,就會覺得氣氛不對勁。我們有理由相信,有的盜采行為,尤其是上規模的盜采行為,是存在保護傘的。在你的地頭上開礦,你能不知道嗎?”長期從事執法工作,與盜采者玩“貓捉老鼠”,不僅要頂著工作壓力,也要承擔很大的心理壓力。“這幾年來,我經常收到恐嚇短信,精神壓力真的很大。”龍川縣一位國土執法人員告訴本刊記者,“他們連小孩子都不放過。”說著說著,他的聲音哽咽瞭。而他的另一位同事則告訴本刊記者,這些“帶黑的”團夥從執法人員的親人下手,拉他上中學的兒子“入夥”,還打他。最後,他迫於無奈將小孩轉學異地。他們認為,要打擊盜采行為,必須得整治行業市場,要挖出“幕後老板”,懲治“保護傘”,否則,這場沉重的戰役永不落幕。爭水與爭發展2009年10月,廣東汕頭市南澳縣,該縣唯一的水源水庫幹涸當上遊地區提出生態補償說要錢的時候,下遊地區常常就會提出污染問題說賠錢的事,“建立和完善生態補償機制”的議案被反復提瞭多年,仍然推進艱難江西省尋烏縣環保局副局長趙志麟,最近兩次被叫到贛州,向贛州市環保局寫“情況說明”。因為,廣東省來函告瞭他們的狀。根據尋烏縣提供給本刊的資料,尋烏境內的水源地水質基本是國傢二類水,出境斷面基本是三類水,符合國傢飲用水源標準,有時會有些波動,比如枯水期,個別指標會超過四類。但是並不會危及下遊的飲水安全。而根據廣東省相關部門的檢測數據,江西入境的水質卻非常差,遠不及廣東自己監測廣東省部分的東江幹流水質。尋烏水、定南水省界交水斷面的水質近幾年經常為四類水,有時達到五類。“我們隻有義務沒有權利”“如果說污染的話,一般也就是面源污染造成的氨氮超標,是最容易處理的。絕大多數指標都沒有問題。”趙志麟告訴《瞭望東方周刊》。他說,尋烏原有的100多個國有稀土礦點已全部關停,連續三年的礦權指標也全部取消;2007年至今,原本可以上馬的15傢企業,都因為保護東江源而未能落戶;三年內還取消瞭經濟林的砍伐指標,以限制發展的代價讓出大量環境容量??如今,在年財政收入僅2個多億的情況下,還投資4000多萬進行綠化工程,5000多萬興建縣城污水處理廠,實施“五大”工程,“十項”措施等等。對一個國傢級貧困縣來說,已經有些不堪重負。因此,他們不斷呼籲著上下遊責任共擔。“我們隻有義務沒有權利。”趙志麟有些抱怨,“說到生態補償,下遊不會給錢;但是一說到污染,下遊就要來告狀問責。”當上遊地區提出生態補償說要錢的時候,下遊地區常常就會提出污染問題說賠錢的事,“建立和完善生態補償機制”的議案被反復提瞭多年,仍然推進艱難。這樣的糾葛不僅發生在省際,也發生在市與市之間。比如,因為東江二級支流淡水河的污染問題,惠州市數年來也多次跟深圳交涉,深圳則“提交省政府仲裁”。“深圳很有戰略性眼光,他們的東部引水工程,從我們上面把優質水引走瞭,然後淡水河的排污卻流回惠州,這樣公平嗎?”惠州市的一位政府官員對本刊記者說。

Tags:
天賦基因,
體重管理,
營養管理,
寨卡,
Zika,
Talent gene,
Progene,
Lab Test,
DNA Test,
Paternity test,
DNA Diagnostic,
DNA Lab,
DNA detection,
DNA pathogen,
Molecular Diagnostic,
Cancer Screening,
Influenza A,
Influenza B,
H1N1,
HBV,
HCV,
HPV,
HIV,
Treponema pallidum,
EBV,
CT,
NG,
CT/NG,
準誠,
基因測試,
親子鑒定,
基因診斷,
血緣關係,
分子生物學,
分子診斷,
分子測試,
遺傳性癌症,
DNA驗證,
親子關係,
甲型流感,
乙型流感,
豬流感,
癌症檢查,
乳癌基因,
卵巢癌基因,
乙型肝炎,
丙型肝炎,
梅毒,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