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江蘇南通氣體致盲患者索賠62萬 有人患抑鬱癥

江蘇南通氣體致盲患者索賠62萬 有人患抑鬱癥

江蘇南通氣體致盲患者索賠62萬 有人患抑鬱癥

progene.com.hk

  7月14日下午兩點,備受關註的“南通問題氣體致盲案”,在南通市崇川區人民法院觀音山人民法庭進行庭前交換證據。此次訴訟,21名致盲患者將南通大學附屬醫院和天津晶明新技術開發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旁聽此次審理的重案組37號(微信號:zhonganzu37)瞭解到,每位患者向兩位被告索賠暫定為62萬元。

  21名原告向法庭提交病歷等相關證據顯示,2015年6月,他們在南通大學附屬醫院接受眼科手術,手術過程中註射瞭天津晶明新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生產的全氟丙烷氣體,隨後不同程度地出現瞭視網膜血管炎、視功能損傷等術後反應。

  證據顯示,21名患者中12名患者治療眼視力低於0.05,即“單眼盲”,1名患者因另一眼原有殘疾,達到“雙眼盲”即失明狀態。後經國傢相關部門檢測,這些患者使用的全氟丙烷氣體不合格。

  因為原告多達21位,雙方交換證據花瞭3個小時才結束。原告律師介紹,還需進行傷殘鑒定等程序,預計將耗時較長。

▲一位患者被傢人攙扶著來到法庭。因為問題氣體,不少患者因為眼睛的問題,一個人都無法出門。 新京報記者 谷嶽飛 攝
▲進行庭前證據交換的南通市崇川區人民法院觀音山人民法庭。 新京報記者 谷嶽飛 攝

  法庭現場

  成為證據的《新京報》報道都說瞭啥

  重案組37號(微信號:zhonganzu37)發現,原告向法庭提交的證據中,包括瞭新京報一篇報道《致盲氣體:毒從何來?》(報道鏈接:獨傢調查丨致盲氣體“毒”從何來?涉事企業被曝購工業原料生產)。在這篇報道中,《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天津晶明新技術開發有限公司購進不屬於醫藥輔料的工業用原料,而工業氣是不能眼用的。

  根據報道,晶明公司的原料商華信公司一高管告訴新京報記者,華信公司長期從德國“林德公司”購買全氟丙烷氣體,每次買來大瓶40多公斤,然後再灌裝成小瓶出售。德國林德公司為全球知名的氣體和工程集團,世界500強企業。林德中國公司銷售人員張某證實,他們並沒有眼用全氟丙烷氣體的資質。

  華信公司一高管透露,工業級的全氟丙烷,並不能用來做眼用全氟丙烷的原料,“雖然工業級的全氟丙烷純度會更高,但是一些未名的、對工業無影響的雜質,很可能危及眼睛。”

  記者向北京化工大學專業人士吳少楠和北京師范大學化學博士楊宇東求證時,得到瞭相同的回復:工業和藥用絕對是兩碼事,不能混用。

  另據記者查詢《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時發現,原材料發生實質性變化,有可能影響該醫療器械安全、有效的,註冊人應當向原註冊部門申請辦理變更註冊手續。

  而在國傢食藥監總局的官網顯示,晶明公司從未辦理相關變更註冊手續。業內人士認為,晶明公司的原料從藥用輔料級變為普通工業級,而未變更註冊,已涉嫌違規。

▲新京報5月27日報道《致盲氣體:毒從何來》被原告作為證據呈交法院。 版面截圖

  被告醫院:不合格氣體造成患者損害

  對於原告提交的這份證據,南通大學附屬醫院、天津晶明新技術開發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均認為,《新京報》報道與本案無關,不予認可。

  重案組37號(微信號:zhonganzu37)註意到,南通大學附屬醫院提供瞭多份證據,其中一份是一位患者的醫療損害鑒定書。

  南通大學附屬醫院的代理人認為,該患者與本案原告系同一時期入院治療,使用的也是天津晶明所生產的同一批次的全氟丙烷氣體,經過南通市醫學會的鑒定,醫院在手術過程中所選擇的手術方案是正確的,手術的操作及術後的處理是符合醫療常規,不存在任何過錯。患者目前所存在的損害,是因為使用瞭天津晶明所生產的不合格氣體所造成的。

▲進行證據交換的法庭內景。 新京報記者 谷嶽飛 攝

  對話律師

  患者受損害重,生產廠傢應接受懲罰性賠償

  21位致盲患者代理律師盧意光庭後向重案組37號(微信號:zhonganzu37)表示,如果證據能夠證明,生產廠傢明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產品有缺陷還去銷售,應該接受一個懲罰性賠償的。

  重案組37號(微信號:zhonganzu37):你們向法庭提交瞭哪些證據?

  盧意光:現在我們掌握的被告產品有缺陷,患者有損害後果,這個產品缺陷與損害後果之間的因果關系,我們提供瞭證據。

  通過《新京報》等媒體之前的調查,我們發現這個產品在采購中是有問題的,所以我們今天提出,要求生產廠傢把采購的原始記錄,生產的原始紀錄,檢驗的原始記錄提供給我們,這樣我們可以進一步調查對方是否為明知產品有缺陷而還去銷售。明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產品有缺陷還去銷售,應該接受一個懲罰性賠償的。

  重案組37號:懲罰性賠償適用哪些范疇?

  盧意光:懲罰性賠償目前適用於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食品安全法、侵權責任法上也有,對於明知產品存在缺陷,仍然生產銷售,是有一個懲罰性賠償。比如應用醫用材料而用瞭工業材料,這個就是他們生產過程中的缺陷。

  重案組37號:你們要求兩位被告提供什麼證據?

  盧意光:醫院此前懷疑這個產品有問題,他們做瞭一個動物試驗,我們要求他們把動物試驗的結果公佈出來,目的是報告會不會對我們後面查明產品有毒成分會不會有幫助,有毒成分到底是什麼?

  另外,天津晶明要提供一個產品標準,我們想瞭解標準中原材料到底要用什麼材料?此前他們稱是商業秘密不提供,但是否為商業秘密還需要法律來界定;即使是商業秘密,那可以申請不公開審理,但還是應該將標準提供給法院。

  重案組37號:接下來會走什麼樣的程序?

  盧意光:接下來會給患者傷殘鑒定,我們提出要對患者的傷殘等級、損害後果、營養護理、休息、後續治療、醫療器具等方面做鑒定,明確損害後果,對方也把證據提交完畢後,可能會再安排開庭。

  重案組37號:為何會有兩個被告?

  盧意光:患者的病例上寫得很清楚,他們用瞭廠傢的這個產品(因此將天津晶明也列入被告)。如果,僅做一般賠償的話,不足以彌補對患者的損害。我們希望被告承擔一個懲罰性賠償。我們認為對患者造成這樣的傷害,更應該去對他們做一個這樣的救濟。所以我們列廠傢為被告並要求他們提供這些材料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如果僅列醫療機構為被告,是沒法要求對方提供懲罰性賠償,這個是我們國傢法律上有明確規定的。

  探員追訪

  “問題氣題”致盲患者事後又得抑鬱癥

  從法院回到傢後,今年67歲的劉紅霞(化名)簡單扒瞭兩口飯,然後跑到床上躺瞭起來,此時還不過下午5點半。

  躺在床上會讓劉紅霞感覺舒服些。老人說,手術後,人不能一直站著,站久瞭,做手術的眼睛“老感覺要往下掉”,頭也昏昏沉沉的。

  南通“問題氣體致盲事件”的患者中,劉紅霞受到的傷害最大。劉紅霞原來左眼高度近視,平日主要靠右眼。去年6月,她發現右眼眼前多瞭一塊黑斑。到南通大學附屬醫院檢查,醫生告知:視網膜脫離,“掉下來0.5毫米,需要馬上做手術”。劉紅霞接受瞭醫生的建議。

  “沒想到把唯一好的一隻眼睛也給治瞎瞭”,劉紅霞說。目前,劉紅霞做手術的右眼已經沒有光感,“醫院檢查就像人沒瞭心跳一樣,隻剩一條直線”,劉紅霞給重案組37號(微信號:zhonganzu37)看瞭醫院的檢查結果。而她的左眼視力也越來越差,隻有0.4到0.6,如果不戴眼鏡,伸手距離隻能看見人的輪廓。

  5年前,劉紅霞的老伴去世。她有兩個兒子,一個在外地工作,一個工作超忙,這5年來大多數時間內,劉紅霞一個人生活,自己照顧自己。“別人一隻眼睛看不見瞭,還有老伴可以攙扶,我一個人,將來怎麼辦啊?”劉紅霞說,每每想到這兒,便忍不住要大哭一場。

  劉紅霞的傢人介紹,自從老人的眼睛出事後,老人時常一個人大哭。今年年初的時候,劉紅霞情緒極不穩定,頭昏不止、心臟痛、血壓也一直很高,曾去多傢醫院求醫,但一直找不到原因。後來,才知道老人得瞭抑鬱癥。

  在南通市第一醫院神經內科,醫生給劉紅霞開瞭專門治療抑鬱癥的藥,並囑托劉紅霞別“瞎想”瞭,“眼睛已經不可逆轉,再想其他病都出來瞭怎麼辦?你一個人,又沒人照顧你。”服藥兩個多月後,劉紅霞病情稍微好轉。

  為瞭不給子女添麻煩,劉紅霞逼著自己要適應新的“模糊生活”,但還是狀況不斷。老人伸出右手,隻見其上兩刀燙紅的傷疤。一道是前幾天劉紅霞自己熱菜時,被熱鍋的邊給燙傷的;另一道則是蒸汽鍋的氣孔所傷。“隻有一隻眼睛能看見點東西,失去瞭平衡,老看不準(因而受傷)”,劉紅霞說。

  之前,劉紅霞的生活非常規律,每天早上六點半起床,出去跳晨舞,然後去買菜……自從右眼看不見之後,劉紅霞再也沒去跳過晨舞,也不再出去跟街坊聊天,絕大部分時間,她將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內。

  “出門,一隻眼睛不好使,怕摔跤;鄰居們也會問你眼睛的情況,提及又免不瞭傷心”,劉紅霞解釋她為何寧願一個人待在傢中。而在這間簡陋的房子內,大部分時間內,劉紅霞隻有一部收音機相伴。

  
▲南通“問題氣體致盲事件”中最年長的患者劉紅霞。67歲的老人致盲後經診斷又患上瞭抑鬱癥。 新京報記者 王嘉寧 攝

  往期重案回顧:

  用戶訂餐給差評被商傢砍傷縫瞭19針,“餓瞭麼”發聲:反暴力!

  四歲男童幼兒園校車內悶死,官方稱“不予立案”系“誤會”

  重磅|回龍觀暗藏賭博電玩城:發中華煙引誘賭客,高利貸現場放貸,有賭客輸掉一千多萬

  新京報記者 谷嶽飛 李相蓉 編輯 張太凌 校對 郭利琴

  長按二維碼或指紋,關註[重案組37號]

Tags:
Progene,
Lab Test,
DNA Test,
Paternity test,
DNA Diagnostic,
DNA Lab,
DNA detection,
DNA pathogen,
Molecular Diagnostic,
Cancer Screening,
Influenza A,
Influenza B,
H1N1,
HBV,
HCV,
HPV,
HIV,
Treponema pallidum,
EBV,
CT,
NG,
CT/NG,
準誠,
基因測試,
親子鑒定,
基因診斷,
血緣關係,
分子生物學,
分子診斷,
分子測試,
遺傳性癌症,
DNA驗證,
親子關係,
甲型流感,
乙型流感,
豬流感,
癌症檢查,
乳癌基因,
卵巢癌基因,
乙型肝炎,
丙型肝炎,
梅毒,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