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揭秘戒毒所內生活可以抽煙但不能有打火機

揭秘戒毒所內生活:可以抽煙但不能有打火機

揭秘戒毒所內生活:可以抽煙但不能有打火機

www.hkmatching.com

6月22日上午,廣州市潭崗強制隔離戒毒所。戒毒人員每天習藝勞動不超6小時,除瞭體能訓練還有心理幹預,這是在參加匯報表演。南都記者 梁煒培 攝

  烈日下、草坪上,他們個個皮膚黝黑,留著統一的板寸頭。教官一聲令下,800人的隊伍跺著小碎步快速地呈線狀散開或聚攏,儼然一支“部隊”正在操練。但他們的真實身份卻是一批正在接受強制隔離戒毒的人員。6·26國際禁毒日前夕,南都記者獲準進入廣州市9大強制隔離戒毒所之一的潭崗強戒所,探訪瞭戒毒人員和司法幹警們的一些日常生活細節。

  生理毒癮易戒,但心魔難除。潭崗強戒所給學員們制定瞭包含體能訓練、心理幹預、教育文化學習在內的多方位戒毒內容。不少戒毒人員在這裡戒除瞭毒癮,重塑瞭積極健康的生活信心,還學會瞭一門技藝,為回歸社會打下瞭良好基礎。

  六成戒毒人員沾染新型毒品

  “都比較年輕”,25歲到35歲的占60%至65%

  昨日上午,廣州市戒毒管理局在位於白雲區慶槎路的潭崗強制隔離戒毒所內,舉行瞭一次主題為“無毒青春、健康生活”的大型禁毒宣傳教育活動。

  據瞭解,潭崗強戒所是廣州市9大強制隔離戒毒所之一,其前身是廣州市潭崗勞教所。據潭崗強戒所的所長程春生介紹,該所是廣州9大強戒所中規模較大的一個,除瞭承擔收治常規的強戒人員外,廣州市新收的強戒人員一般都要在這裡接受一段時間的適應訓練,然後再轉往其他強戒所完成剩下的常規戒毒內容。

  據程春生所長介紹,該所強制戒毒人員中,年齡在25歲到3 5歲之間的占到6 0 %至65%,“都比較年輕”,最大的為58歲。

  程所長還介紹,隨著冰毒、K粉等新型毒品在社會的蔓延,潭崗強戒所收治的戒毒人員中,約60%都是因沾染瞭這些新型毒品而被送進來強制戒毒的。“超過瞭因吸食海洛因等傳統毒品而被強制戒毒的人員。”

  “6121”生活擺脫“心魔”

  大合唱、健身操等體能訓練外的心理幹預已成一大特色

  大合唱、健身操、廣播體操、非洲鼓舞、集體背誦《戒毒信條》……“強化戒毒人員的體能訓練,是戒毒很重要的一環。”潭崗戒毒所的所長程春生介紹,強戒所按照相關規定,嚴格執行戒毒人員每周習藝勞動時間不超過五天、每周至少安排一天學習的基礎上,全面推行“6121”工作規定。即:戒毒人員每天習藝勞動時間不超過6小時,體能訓練時間不少於1小時,專題教育時間不少於2小時,興趣活動時間不少於1小時。

  “生理脫癮容易,心癮難戒。”程春生稱,強戒所還註重對戒毒人員加大心理引導和幹預。“我們實現瞭對每個強戒人員進行心理篩查,然後進行分類矯治。”程春生透露,每年潭崗強戒所都有10來個強戒人員出現心理危機,需要接受心理幹預。

  在潭崗強戒所的文化室內,記者看到由戒毒人員創作的一幅幅書法、繪畫作品,看上去都具備一定的功底。“強戒所每隔半年就會組織一次內部的書法、繪畫比賽”,程春生說,通過對戒毒人員進行法律教育、思想道德教育、文化建設,從而提升戒毒信心,提高拒毒能力,擺脫“心魔”,已經成為潭崗強戒所實施強制戒毒的一大特色。

  宿舍區類軍事化管理

  戒毒人員要參加習藝勞動,可以抽煙但不能有打火機

  在潭崗強制戒毒所二大隊的宿舍區,南都記者看到戒毒人員多數是12個人住一個宿舍,上下鋪,鐵架床。一張涼席上,毛毯疊成精致的“豆腐塊”。毛巾、牙膏牙刷、香皂、水杯、飯盒被整齊統一放置在宿舍一角。戒毒人員使用的牙刷的柄很短,“這是出於安全防范考慮”,一名帶領記者參觀的戒毒幹警解釋說。宿舍的窗戶也是用鐵條焊死的,窗戶下方的地板上還畫出瞭禁止靠近的范圍。“這是防止有的戒毒人員站在窗邊朝下面的人扔東西。”上述幹警說。

  在戒毒人員宿舍區的走廊裡,墻壁上安裝有一個點煙器。上述幹警介紹,戒毒人員在每天參加教育學習時,在規定的休息時間內可以被允許抽煙,但不允許保留打火機等火種。戒毒人員進入戒毒所後的衣服、生活用品都是統一發放的。

  據悉,戒毒人員還會被發放一個專門賬戶,允許他們將習藝勞動所得工資或傢人給的錢轉到賬戶上,用於在強戒所內加餐、購買一些生活必需品等用途。

  幹警考心理咨詢師

  模擬“高危情景”培訓,教離所人員“拒毒”

  潭崗強戒所二大隊收治瞭強戒人員300多人,畢業於廣東警官學院的管教幹警阿尹稱,為瞭更好地管理、矯治戒毒人員,不少幹警都考瞭心理咨詢師資質。

  戒毒人員入所後,要經理1個月的戒治適應期,22個月的康復訓練期,結束戒毒前還要經歷半個月左右的回歸體驗期。阿尹稱,戒毒人員期滿離所前半個月左右,管教幹警還會對他們進行一個回歸期培訓,“提高他們的拒毒能力,回歸社會後如何拒絕誘惑”。阿尹稱,管教會對這部分戒毒人員設定一個“高危情景”進行體驗:出去後又遇到毒友瞭該怎樣做?以前的吸毒場所要避免去,不良朋友圈子要脫離等等。“幫助他們建立自信,重塑新生。”

  故事

  兩次戒毒又復吸後“三進宮”的阿傑:

  很後悔,不敢告訴上小學的兒子

  今年31歲的湛江男子阿傑(化名),在潭崗強制隔離戒毒所接受強制戒毒已經16個月瞭。有著大專學歷的他,此前在建築工地打工謀生。阿傑說,他從2010年開始沾染上毒品,“那時候覺得(吸毒)是一種享受”。隨著時間的推移,阿傑發現自己對毒品的依賴性越來越大,每月7000多元的工資,基本都花在瞭購買毒品上。

  “控制不住,戒不斷。”阿傑說,他曾經在湛江被公安機關拘留過一次。自己吸毒的事情被傢人發現後,也曾覺得很後悔,主動去醫院嘗試戒毒過2次。“不過效果不好,一出來又復吸,心癮很大。”2015年過完春節,阿傑在來廣州工作,當他一次購買毒品時再次被公安機關抓獲,之後就被送到潭崗強制戒毒所。

  “剛進來的時候,很失落、迷惘。”阿傑說,進入戒毒所後,妻子很久都不理他,直到幾個月後才和他通瞭電話。“她希望我早日戒掉毒癮,重新做人。”阿傑稱,兒子如今已經讀小學瞭,但自己要在戒毒所待2年的事情,一直不敢告訴兒子。

  今年父親節前一天,阿傑通過戒毒所的親情電話和兒子通瞭話,“被問到我什麼時候回去看他,心裡真不是滋味”。妻子一直對兒子說,爸爸是去外地工作瞭。

  經過在潭崗強戒所16個月的強制戒毒,阿傑說自己現在已經脫離瞭生理毒癮,通過教育學習和習藝勞動,也逐漸樹立瞭重新回歸正常生活的信心。“我現在很後悔,吸毒導致我錯過瞭很多機會,希望將來出去能好好把握。”

  名詞

  “6121”生活

  戒毒人員每周習藝勞動不超過五天。一天習藝勞動不超過6小時,還要接受1個小時體能訓練、2個小時的專題教育學習,有1個小時的興趣活動時間。

  采寫:南都記者 吳筍林 通訊員 穗司宣

  攝影:南都記者 梁煒培

責任編輯:茅敏敏 SN184

Tags:
Speed Dating,
Da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