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藥慶衛:網絡暴力下我和張顯都是受害者

藥慶衛:網絡暴力下我和張顯都是受害者

藥慶衛:網絡暴力下我和張顯都是受害者

www.myemmas.com

去年8月3日,藥慶衛在西安的傢中,桌上擺放著自己兒子藥傢鑫的遺像。本報資料圖片 孔璞 攝稱網絡暴力會向現實轉變;希望名譽權案盡快結束,自己不再受關註■ 對話人物藥慶衛因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的藥傢鑫的父親。張顯藥傢鑫案被害人張妙傢屬的代理人,同時也是張妙丈夫的親戚。博士,副教授,在西安電子科技大學技術物理學院材料系從事教學與研究工作。■ 對話動機去年5月31日,藥傢鑫的父親藥慶衛在微博上說:“張顯在微博上編造瞭許多子虛烏有的事實,把藥傢鑫說成官二代或富二代,意在讓廣大不知情的網民對藥傢鑫父母產生仇恨。”當天,張顯在微博上回應,拒絕道歉。8月4日,藥慶衛向法院提起訴訟,狀告張顯名譽侵權。去年9月5日,藥慶衛向法院增加兩項訴訟請求:判令張顯連續30天在知名網站、報刊等新聞媒體上刊登不少於3000字的致歉聲明,並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元。12月29日,藥慶衛訴張顯名譽侵權案在西安市雁塔法院開庭。庭審後,法庭建議原被告雙方就此案進行調解,但原告不予接受,該案將擇日宣判。今年1月3日和4日,記者分別對話當事人張顯和藥慶衛。“打官司就是澄清虛假情況”新京報:開庭前,張顯曾給你電話道歉,希望私下解決,你為什麼沒答應?藥慶衛:他是給我打過5次電話,希望私下澄清道歉。如果他是我街坊,在街邊罵我兩句,聽到的人又不多,私下道歉沒問題。但是,他傷害我時,是公開在網絡上說的,為何道歉要在私下?沒這個道理。新京報:你的訴訟請求要求對方在30傢媒體上道歉,道歉成本是不是太大?藥慶衛:這個成本是很大,張顯估計拿不出。我最基本要求是公開道歉。他說私下給我跪下,叫我打他兩巴掌都行,可是我為啥要打他,那我不就違法瞭?而且,如果我接受他私下道歉,他在微博上繼續公開對我攻擊,我咋辦?新京報:那你有想過案子輸贏的問題嗎?藥慶衛:贏瞭固然好,輸瞭我也認瞭。新京報:如果輸瞭會上訴嗎?藥慶衛:可能會吧。但上訴能怎樣呢?藥傢鑫案時,我以為最高院能和陜西省高院、中院有不同的想法,但後來看看,想的都一樣。所以上訴,能有多大用呢?但即使不上訴,我也會把全部證據都貼到網上去,讓有興趣瞭解真相的人都來看看。新京報:如果敗訴會很失望嗎?藥慶衛:會有些失望。但打這個官司的過程,本身就是幫我澄清瞭許多張顯附加給我的虛假情況。從前我上網,幾乎全是罵我的,現在有一半人支持我吧!以前,很多人認為我是個青面獠牙的、殺人犯的父親,現在很多人都覺得我是個老實的普通人。新京報:但如果判你輸,你覺得公平嗎?藥慶衛:公平?公平不公平又能如何呢?我也覺得藥傢鑫判的有點重,但法院的判決就在那。要是在清朝、明朝,我們一傢說不定都要被判滿門抄斬。隻有認。不認咋辦?我是中國的百姓,又不能逃到外國去。常有人給我發私信,讓我關註他們的冤情,比起他們,我算是好的瞭,應該知足。“一些罵過我的人,也去罵張顯”新京報:你的代理律師對媒體說,此案中的“網絡暴力”,“網絡黑社會”很值得關註。你如何理解網絡暴力?藥慶衛:我覺得網上有些完全不講道理的人就是網絡暴徒。他就認為自己代表正義,隻要和他不一樣的都被他打成反革命,用非常下流的話語謾罵、威脅,還“人肉”對方。你說說,他們為什麼要罵人?講事實擺道理不行嗎,辱罵有什麼意義?新京報:你不理解這種現象?藥慶衛:完全不理解,想不通。那些話那麼下流,別說在網上當著數不清的人罵,就是在生活裡,這種話當眾也沒法說出口啊。但我的代理人馬延明跟我說,這是因為現實中有人因為機會不均等、不公平而產生強烈的焦慮和不信任,這些情緒投射在瞭網絡上,就成為網絡暴力。還有一些就是網絡水軍,領工資罵人的,這個更沒法講道理。新京報:這些網絡陌生人的謾罵影響到你的生活瞭嗎?藥慶衛:一開始很生氣,後來看到就拉黑瞭,也不看。馬延明叫我不要生氣,他說網絡暴力會向現實暴力轉變,他們罵我是為瞭影響我心情,進而影響我的身體和傢庭。新京報:張顯認為他自己是網絡暴力的受害者,你怎麼看?藥慶衛:我們倆都是網絡暴力的受害者。有一些曾罵過我的人,後來也去罵張顯。經常上網的人,其實每個人都是潛在的施害者,也有可能成為網絡暴力的受害者。我就想,不要輕易去對別人辱罵,否則自己有一天也可能受害。“不能因被曝是富二代就重判”新京報:最近出去工作瞭嗎,傢庭經濟有沒有困難?藥慶衛:沒有工作,因為我身體也不好。經濟上沒什麼困難,我們的錢以前都花在孩子身上,現在沒地方花瞭,我們除瞭買菜,幾乎不花錢。新京報:外出還會遇到尷尬嗎?藥慶衛:還會。上次在超市,一個人指著我很大聲音地說,這就是那個殺人犯的父親。我東西也沒買趕快走瞭。這也是我想到打名譽權官司的原因,希望大傢瞭解我是怎樣的人。新京報:現在理解和同情你的人會比從前多瞭吧。藥慶衛:是的。走在路上,也會有人過來友好地打招呼,讓我節哀,保重。還有個年輕人前幾天摸到我傢來,我非常吃驚,但看人傢小夥子一個人很誠懇,就請他到屋裡坐坐。但即使是好意,我仍然覺得不舒服,希望名譽權案趕快結束,人們不要再關註我。新京報:那你是希望人們記住藥傢鑫案還是忘記呢?藥慶衛:藥傢鑫的案子,如果對這個社會和法治的發展還有些意義的話,那就記住吧。但我覺得,很多人並沒有記住藥傢鑫案的教訓,一出現刑事案件,人們還是會關註是不是富二代、官二代。比如李雙江的兒子出事,媒體居然把人傢名字都報道出來,不能因為他父親是名人,就這麼對待一個未成年人。新京報:從前聽說類似案件,你會因肇事者是富二代或官二代而更仇視他們嗎?藥慶衛:從前也會。但現在我會想,是不是富二代,和他們犯的罪有啥關系?不能因為被曝是富二代就重判。我不認為重判富二代就會對窮人有更好的法律保障。我也不是富人。新京報:張顯認為你比王輝傢富,因此掌握更多的資源。藥慶衛:但這個事實推不出來我就能左右司法、媒體。照他的說法,那今後可以公平判決的案子就找不到瞭,必須加害方和被害方一樣富裕,才能判得公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無論貧富。用賠償換諒解,法律規定的,為何到我這裡就是帶血的錢瞭?張顯說不要帶血的錢,可是我想問一句,他們得到的捐款是不是帶血的錢?不是張妙的生命換來的嗎?新京報:一開始張傢拒絕你們的賠償,但現在又有人讓張平選(張妙的父親)來要回你曾想給他們的養老金20萬元,你還會給嗎?藥慶衛:很多網友說不要給,但如果張平選來要,我還是會給的,但有個條件——當時,是死刑執行前,我們希望能得到他們的諒解,於是帶著20萬去看望老人,張平選收下瞭錢。但幾天後,他們把錢退回來時,張平選和張顯都對媒體說瞭謊,說沒見過我,錢是我們留在那兒的。如果想要這20萬,請勞駕到時候在媒體上發個更正說明。

Tags:
私人偵探,
私家偵探,
偵探,
偵信,
偵探社,
私家偵探社,
艾瑪氏,
艾瑪氏偵探,
抓姦,
小三,
調查,
外遇,
第三者,
捉小三,
查老公,
查老婆,
通姦,
離婚,
商業調查,
工傷,
工傷調查,
個人查証,
個人查證,
追數,
神秘顧客,
儀器,
臥底,
旅遊行蹤,
工作調查,
日常行蹤調查,
公幹行蹤,
角色扮演,
國內行蹤調查,
反跟蹤,
反竊聽,
Event Management,
web design,
SEO,
網頁設計,
SEO,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SEO,
香港媽媽網,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
網頁設計 提供 seo, web desig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