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亞投行行長金立群:亞投行將主要用美元結算亞投行金立群

亞投行行長金立群:亞投行將主要用美元結算|亞投行|金立群

亞投行行長金立群:亞投行將主要用美元結算|亞投行|金立群

www.myemmas.com

金立群。資料圖
  經過800多天籌備,2016年1月16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以下簡稱亞投行)正式開業。籌備期廣受各方贊譽,許多國傢在此進程中消除瞭諸多疑慮,接下來,對亞投行更大的檢驗是能否將紙面文件中確立的原則落實到具體的行動中。

  頭緒繁復,百事待舉。組建專業團隊、建立規章制度,制定貸款戰略、啟動信用評級工作並開展項目運營等等,各項事宜亟待展開。

  但在亞投行行長金立群看來,在開創階段最為重要的是確立良好的企業文化,實行現代企業的觀念、文化和公司治理,“一旦建立起良好的企業文化,嚴格執行公司治理架構,這個銀行在今後幾十年的發展就不會遇到大挫折。”

  在正式開業前夕,金立群接受瞭《財經》記者的專訪,就亞投行的治理理念、組織架構和運營等方面進行瞭深入交談。

  世界銀行前駐中國代表杜大偉(David Dollar)曾撰文表示,近些年發展中國傢不願借助多邊機構來為其基礎設施項目融資,因為他們發現這些機構為確保項目的安全過於規避風險和官僚化,並認為這是亞投行能獲得廣泛支持的一個原因。

  金立群曾擔任中國財政部副部長,主管世界銀行對中國貸款的準備和談判工作,此後還出任亞洲開發銀行常務副行長,這些經歷讓他深諳現有國際多邊開發金融機構的遊戲規則和機制缺陷。因此,亞投行在機制設計方面多有創新,例如不設常駐董事會,實行行業管理,所有員工實行合同制等等,主旨是做到精幹、提高效率,減少不必要的開支。“這是結合現有國際多邊機構和私營部門的經營設計出來的”,金立群對記者表示。

  亞投行從倡議提出以後,有些國傢曾質疑“是中國的外交工具”,這一問題也自然被記者再次提出。金立群回應稱:“不需要回避中國在亞投行發揮大的作用,就應該發揮大的作用,隻要是通過理事會和董事會,通過公司治理的正常方式”,他同時指出,美國作為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大股東,對這些機構的影響都是在其治理框架下進行的,“這應該是一個根本原則”。

  確保盈利的重要三點

  《財經》:對任何多邊組織而言,可持續的盈利模式是主要挑戰。亞投行將重點投資亞洲的基礎設施銀行,尤其對低收入國傢也會有所照顧。這樣如何保證收益率?

  金立群:一個多邊開發機構不可能去追逐利潤最大化,但必須要盈利,否則就無法持續。現在評級機構對多邊開發機構主要看兩點,一是機構大股東對銀行的支持;二就是機構本身的財政健康狀況。

  從我們自身來講,必須要做到兩點。第一,要盡可能節約成本和開支,要精幹,沒有冗員。降低成本意味著減輕借款國傢的負擔,也可提高我們的財務能力。

  第二點,要高效,一個項目若拖拉至兩、三年,甚至是四、五年,對借款國傢而言是巨大的成本,對我們亦是。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通過良好的業績來贏得資本市場對我們的信賴,降低融資成本。以較低的融資成本,較低的經營成本,再加上高效率的工作,就能夠使這個機構具有可持續的發展能力。

  《財經》:融資成本方面,評級級別對於一個初始的多邊金融機構來說非常重要。近期您已經在紐約、倫敦等地與評級機構進行過溝通和磋商,他們對亞投行有著怎樣的判斷?

  金立群:我們還沒有正式啟動評級程序,財務團隊建立後會與評級機構進行正式接觸,但是我已經與國際三大評級機構進行過多次的溝通,主要目的是要讓他們瞭解亞投行的理念,治理、運營等各方面問題。

  我希望亞投行得到公正的對待。首先,非常重要的是股東是否全力支持這個機構。在實繳資本和待繳資本方面,亞投行的實繳比例達到20%,超過絕大多數現有多邊機構;中國擁有近30%的股權,亞投行又是由中國發起創辦的,中國義不容辭地全力支持,此外還有英德法等歐洲大國的參與,將來還會有更多國傢加入。從股東結構來看,亞投行的實力是非常雄厚的。

  另外一點是,這個銀行能否很好的運營。按照設想的運作方式我們是最精幹的,亞投行不會在總部之外設立很多代表處,因為這會帶來人員的重復。我們實行業務條線的管理方式,是“條條”,而不是“框框”。

  如果評級機構能夠公正地對待我們,亞投行應當享受最高的評級。假定不能得到公正的評級,也仍有後路——中國的資本市場具有巨大的潛力。這方面我不擔心。

  打破責任真空

  《財經》:想要保持多邊機構的可持續,項目的選擇和進行非常重要。亞投行從項目的選擇、評估到最後落地,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金立群:從提供資金支持來講,不外乎貸款、股權投資、擔保,今後可能也會開發一些比較靈活的融資方式。亞投行項目不會完全局限在綠地項目,也會涉足一些在建項目。在評估中,隻要借款國傢有需求,不管項目處於哪個階段,隻要對該國的發展有益,我們都可以介入。這樣就很難談具體的時間。

  一般來說,做一個項目,一年之內是要完成的,有的可能還會更快一些。如果是非常復雜的項目,當然也會更長一些。所以沒有一個固定的時間表,但希望能有一個原則,爭取以最短時間完成。

  《財經》:曾經在世界銀行工作過的David Dollar指出,不論是亞行還是世行在評估項目時都過於規避風險,但發展中國傢的現實是風險不可避免,這兩者如何平衡?

  金立群:風險確實是應該要註意的,因為如環境、大量移民等問題如果不處理好,不僅會影響開發機構的聲譽,影響到這個項目的順利完成,還會給所在國傢的發展帶來負擔。

  很多人有疑慮,關鍵在於在此過程中是否透明,補償是否合理。這些是需要和項目所在國傢進行充分探討的問題,此外也可以參照發達國傢大規模基礎設施項目的一些經驗。

  另有一些拖沓問題則是機構內部的官僚作風所致,我親身經歷過,不是項目本身有問題,而是圍繞一個項目相關部門之間的扯皮,讓項目久拖不決。這是我們應該防止的。

  《財經》:針對現有機構的問題,亞投行的機構設置進行瞭一些改良,最大的一點就是取消常駐董事會。在這樣的架構下,如何保證決策的質量?

  金立群:與現有多邊開發機構不同,亞投行不設常駐董事會,。這種模式相當於私營部門的結構,董事會制定政策、方向,管理部門負責日常運營,那麼管理部門就必須負責,權責要平衡。現有機構的最大問題是執行董事會既制定政策,又批準項目,項目出現問題無人負責。我認為這是多邊發展機構七十多年來一直存在的責任真空,這也是亞投行需要解決的問題。我們設計的方案是權責分明,各司其職,各負其責,這是結合現有國際多邊機構和私營部門的經營設計出來的。

  私人參與方式可多樣化

  《財經》:亞投行致力於擔當連接私營部門的橋梁,可以撬動私人投資,但基礎設施投資時間和回報周期較長,您如何平衡發展經濟的雄心和私營部門的商業邏輯?

  金立群:世界銀行有國際金融公司(IFC)專門從事私營部門業務,亞行有一個局負責專門私營部門項目。可以說國際多邊機構多年來一直在推動與私營部門的合作。

  我們的區別在於,亞投行沒有單設機構負責私營部門業務,項目無論是政府擔保還是私營部門參與,都由項目局進行項目評估,其性質不影響評估結果,隻是運行時條件不同。這也是出於精簡考慮。

  《財經》:您如何說服私營部門來投資這種投資周期長,回報相對較低的項目?

  金立群:私營部門關註兩大問題:第一是回報,第二是期限。基礎設施項目很難有高回報,隻能說是合理的回報。私營部門是否願意進入基礎設施,是否願意接受較低回報,答案都是“是的”。因為私營部門需要分散投資,既需要高風險、高回報率的項目,也需要比較穩健,但收益不那麼高的項目。

  私營部門雖有意願,但難以獨自撐起一個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我們的想法是由國際多邊機構牽頭,邀請私營部門參與其中。項目的盡職調查工作由國際機構完成,私人部門根據我們的可行性研究來判斷是否參與。

  在期限方面,不同私營部門的偏好不同,我們也可以設計靈活的融資結構:比如針對希望投資期不超過5年的銀行銀團,就為其設計在前五年就可以退出,多邊機構繼續承接;針對偏好長期投資的養老金,就可以機構先退出,養老金拿後面的。

  我們希望能起到媒介的作用,幫助那些有資金的民營機構,能夠有機會進行長期投資。

  《財經》:亞投行將用何種貨幣進行結算?金磚國傢開發銀行成立迄今各方仍未就“金磚結算貨幣”或本幣自由兌換等問題達成一致,確定使用何種貨幣的難度可見一斑。

  金立群:主要將用美元進行結算,這主要考慮到目前美元還是最主要的貨幣,兌換方便、需求也更高,使用美元有利於銀行開展業務。

  但其他貨幣也可以發揮作用,比如可以在人民幣的國內和海外市場、歐元、日元等市場進行融資;應借款國要求,亞投行可以對其提供美元之外幣種的融資。

  《財經》:有評論認為亞投行將是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的載體,您認為亞投行會擔負這個角色嗎?

  金立群: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應該取決於中國經濟的實力,以及中國與其他國傢的貿易和投資關系。人民幣作為一個穩定的、上升的國際儲備貨幣,得到很多人的青睞,這是基於中國經濟的實力,基於中國強大的制造業和服務業前景。亞投行將為人民幣提供一定的、可以發揮其作用的機會。

  多邊機構聯合融資為趨勢

  《財經》:2016年年中,亞投行將與亞行、世界銀行等多邊機構推出聯合融資項目,在這一過程中,當雙方在選擇投資項目和投資利益等方面的標準出現不一致時,如何協調?尤其涉及到先要發展權,還是先要人權、環境權等問題時?

  金立群:發展權和人權是不能割裂的。亞投行與世行、亞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現有機構在工作層面接觸很多,互相之間的默契及合作意願,遠超很多人的想象。

  不少人認為亞投行與現有機構是競爭關系,我不認同。今後對於大型基礎設施建設,多邊機構開展聯合融資應該是一種新常態。一條高速公路或一條高鐵花費巨大,這類大型基建對單個機構來說負擔太重,聯合融資不失為一個好方式。

  在就項目聯合融資方面,至少我和世行的初步接觸比較令人滿意,雙方在環境問題等方面都堅持高標準,沒有什麼大問題會阻礙雙方合作。最多是在參與項目的時間安排上步調不一致,這是可以解決的。

  《財經》:在與美國、日本的關系方面,接下來您是否還會繼續說服他們的加入?

  金立群:亞投行是開放的,對任何一個世行和亞行的現有成員,並願意接受亞投行協定、承擔相應義務的國傢,我們都是歡迎的,這是一個基本立場。美國和日本作為兩個大國,我們非常重視和他們的溝通,我也到美國和日本介紹過情況。他們對我們的瞭解越來越多,越來越清楚,疑慮也越來越少。奧巴馬總統也公開表示支持這個銀行,鼓勵世界銀行和我們的合作。是否加入亞投行,是主權國傢的決定,我不便評議。

  《財經》:除瞭與世行的合作,亞投行與美國還會有其他形式的合作嗎?

  金立群:比如招標采購是全球開放的,歡迎美國企業參加競標;亞投行會吸收包括來自美國的優秀專業人員加入,事實上我們在籌建的時候就得到瞭美國專傢的幫助。美國是否加入,都不影響我們和美國的合作。

  不回避中國作用,但要守規矩

  《財經》:外界始終關註亞投行和中國政府的關系。在這個問題上您是否認為美國與世行的關系是比較好的模式?

  金立群:美國是世界銀行最大的股東,美國人一直擔任世界銀行的行長;美國也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最大股東,總裁由歐洲人擔任,歷來如此。但不管怎樣,上述機構的運營都是在世行和IMF的公司治理框架下進行的,是通過董事會來做決策,這是一個根本。

  任何一個大國,都會希望能對參與的多邊機構施加影響,隻要這個影響是積極的,是有利於這個機構發展的,我們都應當歡迎。但如果希望大國能出資,但同時又要求大股東沒有任何話語權,這是不合邏輯的。大股東需要有擔當,有貢獻,更重要的是能夠通過他們的董事,在董事會上發揮積極作用。

  很多人都擔心,亞投行是否會成為中國政府的工具?我的解釋是,亞投行通過董事會來制定投資政策,怎麼可能成為中國政府的工具,不論是中國還是哪個國傢都要按照亞投行的治理結構來運營。

  我認為不需要回避中國在亞投行發揮大的作用。作為大股東,中國就應該發揮大的作用,隻要是通過理事會和董事會、通過公司治理的正常方式。我們歡迎所有成員國,不分大小,積極發揮作用。對於積極的意見,管理部門也都應該認真考慮。

  《財經》:可以看出您很重視所有成員國的貢獻。不過在董事席位方面,尤其是域外國傢僅有3個名額,其他國傢如何能發出他們的聲音?

  金立群:讓大多數國傢對亞投行有擁有感非常重要,所以我們設計一個選區有一名董事,兩名副董事,一個選區如果包含5個國傢以上,可以再增加一名副董事,副董事也有發言權。

  我們一年大約開4次董事會,必要時可以開電話會議,這個機制設置的目的是讓更多國傢能有機會在董事會上發言。這也是與現有多邊機構不同之處,現有機構在討論重大問題時,大股東的執行董事一定會在場,這也就意味著副執行董事等代表就沒有機會發言。

  《財經》:有報道稱,中國政府最終決定建立亞投行,與亞投行對“一帶一路戰略”的推動潛力有很大關系。怎麼理解亞投行與“一帶一路戰略”的關系?

  金立群:成立亞投行是著眼於建立一個以發展中國傢為大股東的多邊地區發展金融機構,服務於所有成員國,特別是給所有發展中成員國提供貸款。“一帶一路”沿線國傢隻是亞投行的部分成員國,所以亞投行的業務覆蓋會遠遠大於“一帶一路”。“一帶一路”沿線上的一些項目,隻要符合我們的融資標準和要求,我們會義不容辭支持,我們也不會忽視不在沿線上國傢的需要。

  《財經》:亞投行的籌備過程獲得多方贊譽,在即將開始的運營中,主要的挑戰將是什麼?

  金立群:亞投行在運營過程中會遇到很多挑戰,困難表現為當一些重大基礎設施項目涉及環境、移民等問題,是否能較快速完成這個項目;在巴黎氣候協議之後,一些傳統的能源項目,比如燃煤項目,這些都是較敏感的問題,亞投行的董事會將進行討論。

  但我們本著和大傢共同商量,董事會和管理部門在重大問題上通過共識達成一致意見的原則,管理部門會認真傾聽董事會的意見,同時也會闡述管理部門的意見,通過磨合將業務發展起來。

  《財經》:如果所有重大問題都要形成一致,這不會造成效率的低下嗎?

  金立群:要想達到共識有一個前提條件:你所指望達成的共識是否合理。有時達不成,是因為希望設立的共識本身可能有問題,所以設立目標的現實性是非常重要的。這些都是經常遇到的大問題,但我很有信心。

Tags:
私人偵探,
私家偵探,
偵探,
偵信,
偵探社,
私家偵探社,
艾瑪氏,
艾瑪氏偵探,
抓姦,
小三,
調查,
外遇,
第三者,
捉小三,
查老公,
查老婆,
通姦,
離婚,
商業調查,
工傷,
工傷調查,
個人查証,
個人查證,
追數,
神秘顧客,
儀器,
臥底,
旅遊行蹤,
工作調查,
日常行蹤調查,
公幹行蹤,
角色扮演,
國內行蹤調查,
反跟蹤,
反竊聽,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