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墿蔬傖菴珨齬拹藩爛衄330_拹阨齬

長江成第一排污溝每年有330億噸污水排入

長江成第一排污溝每年有330億噸污水排入

www.prototype.com.hk

中國第一大河———長江,正面臨日益嚴重的水污染威脅。 “如果不加以重視,長江有可能淪為中國最大的一條排污溝”,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公佈一組最新調查數據證實,2009年排入長江的污水總量達到330多億噸,占全國污水總量40%以上;同時長江中下遊大型湖泊普遍富營養化,水華和赤潮頻發,水體生態功能正逐漸消失。 專傢警示:在北方清潔水源幾近枯竭,還指望著南水北調解渴,以及長江自身面臨的越來越密集梯級水電開發重壓之下,長江之水已經很受傷,不能再傷瞭。 551個監測站點、680多個監測斷面、26個監測參數、1700萬個監測數據。 在科研人員持續20多年的數據監測與反復分析中,中國第一大河———長江的污染狀況,漸漸清晰,刺痛每一個並讓每一個接觸並看到其“病痛”的中國人眼睛刺痛。 “長江的污染無疑是驚人的”,10月15日,在中科院國傢圖書館舉辦的長江論壇演講中,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原局長、教授級高工翁立達呼籲:“如果再不加以重視,作為中國最大水源地的長江,有可能淪為中國最大的一條排污溝”。近十年,這位今年60多歲的老人在國內已經不止一次發出類似警告。 幹支流:每年330億噸污水入江 上世紀70年代之前,這條長約6300公裡、多年平均水資源量達9960億多立方米的母親河,還從西到東滋養著幹、支流沿岸19個省、市、自治區,養育著全國1/3的人口。 80年代之後,中國經濟進入一個快速起飛階段,長江也隨之進入快速污染期。為瞭解水環境變化,這一時期,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開始在長江幹流10多個省市,籌建水環境監測網。 “20多年來,一共建成瞭551個監測站,監控著680個斷面,平均每月取樣監測一次”,翁立達稱,正是依靠長江流域這一監測網絡,及時掌握著長江水體質量的變化。近年來,長江流域在以其不到國土1/5的面積,為整個國傢經濟發展貢獻40%以上G D P的前提下,水污染也日益加劇。 “如果橫向比,跟黃河、淮河、海河、遼河等河流比,長江水質還算是好的,但如果長江跟自身比,跟20多年前比,長江污染狀況就已經非常嚴峻,並總體呈加劇趨勢”,由於工作性質就是長年守候在長江身邊,翁立達對長江狀況非常熟悉。 他印象深刻的是,2003年春天,湖北武穴市的幾名村民直接找到瞭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反映當地政府引資進來的一傢名叫偉業化工的企業,多年來一直向江中直排污水、偷排污染氣體。村民們先後找過武穴市、黃岡市相關部門,但都沒有受理。於是他們找到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說你們是管長江的,你們管不管?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派人專程前往調查取證,此後不久,偉業化工被曝光,要求停業整頓。 但更多的偷排企業,也讓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無可奈何。如作為湖北省重點企業、創匯利稅大戶的楚源化工,位於湖北石首境內的長江邊上,生產廢水毒性很大,自上世紀90年代起就一直直排長江。多年前,北京一傢媒體刊登瞭一張照片:該企業排污口附近,一頭老百姓的牛就死在旁邊。然而該企業的排污問題至今依然未能徹底解決。 類似有重大風險的企業遠不止一傢。據國傢環保部公佈的數據表明,全國2萬多傢化工企業中,位於長江沿岸的就有近萬傢;在總投資近萬億元的7000多個化工、石化建設項目中,80%以上佈設在包括三峽庫區、南水北調輸水幹渠沿線在內的江河水域或人口密集區,甚至包括生活(生產)水源取水口或自然保護區、重要漁業水域和珍稀水生生物棲息地等環境敏感區。根據監測,除瞭企業,長江兩岸分佈的城市群,由於生活污水長期粗放處理或者無處理,大量的生活污水已讓長江幹流近岸形成瞭明顯的城市污染帶。“污染帶水質大多劣於Ⅲ類,污染帶在(長江)上中遊寬50-100米之間,下遊最寬達1700多米”,相關人員介紹,長江流域水資源保護局從上遊攀枝花到上海的21個城市江段的監測數據來看:上世紀80年代,總長790公裡監測江段的污染帶長460公裡;1992年,污染帶增加至565公裡;2003年時,污染帶則延伸到650公裡長。 2000年,取名“長江水環監2000”的水環境監測船投入使用,這條船長35米,內河航速可達30公裡/小時,船上還配有設施齊全的各種采樣設施和分析實驗室,是迄今我國內河最先進的科學監測船。 然而,在對長江流域監測能力大幅提升之時,該流域的污染也總體遞增。水利部門多年的監測數據顯示:1999年,長江全流域排放污水206.8億噸;2009年,這一數據增至330億噸。“這一數字非常驚人”,翁立達打瞭個比方,“這相當於長江目前的污水排放總量,已占到全國污水排放量的40%以上”。 中下遊:湖泊普遍富營養化 水勢浩大的長江在鉆出上遊崇山峻嶺後,奔湧入平坦多湖的廣闊中下遊平原。然而讓人痛心的是,長江中下遊13個100平方公裡以上的大型淺淡水湖泊,如今已明珠蒙垢,普遍呈現富營養化。 根據分析,由於受自然因素或人類活動影響,造成水體富營養化,相關藻類大量富集,以致破壞水體生態平衡,最終形成水污染。 “當水體出現富營養狀態時,大量的藻類和高等水生植物遮蓋瞭水面,造成深水區嚴重缺乏光照和氧氣,導致魚類等水生生物大量死亡,生物多樣性降低”,“此外,富營養化水體中的亞硝酸鹽和硝酸鹽含量明顯高於正常水體,人畜長期飲用這些物質含量超標的水,會中毒致病”,華南師大一研究水生生物的專傢表示,目前科學傢在對2000多種藍綠藻進行研究後發現,其中有40多種可產生毒素,比如藍藻毒素,就具有肝毒性、神經毒性、細胞毒性、遺傳毒性、光皮炎毒性等;另外一種微囊藻毒素,則以肝毒性著稱。在研究水環境的科研人員眼裡,一旦水體出現富營養化,就意味著至少一半(富營養化水體)已不適合人類生產生活需要。而在適宜的光照、溫度、水流等條件下,富營養化水體就會暴發水華。 “水華是由不同藻類構成,比如隱藻、矽藻、甲藻、綠藻、藍藻等,顏色也不一樣,有紅、褐、綠、藍等,目前長江中下遊湖泊中最常見的是藍藻暴發”,翁立達說,2007年5月,太湖大規模藍藻暴發,影響無錫200萬人飲水。早在上世紀80年代初,太湖的藍藻水華就已經開始在五裡湖出現,80年代中後期,藍藻水華擴大至梅梁湖;到90年代中後期時,太湖藍藻出現的范圍和頻次都大幅增加,湖中心也開始出現水華。 近些年,與太湖類似,長江流域著名的幾大湖泊中,滇池、巢湖也一樣出現重度富營養化,並水華頻發。即使煙波浩渺的八百裡洞庭,水質也已出現中度營養化。 長江流域水環境監測網對長江流域的主要湖泊監測結果表明:2007年,除長江上遊的瀘沽湖、邛海水質較好外,滇池70%以上劣Ⅴ類,已是重度富營養化;巢湖、太湖等基本都處於劣Ⅳ類或以下。 “從水質劃分上講,Ⅳ類水已表示水體受到污染,不能再作為飲用水,隻能作一般工業用水及人體非接觸性娛樂用水,Ⅴ類就已是嚴重污染,隻能作農業用水和一般景觀用水瞭”,一水利專傢結論,目前長江中下遊主要湖泊中,最幹凈、還算清澈者僅餘瀘沽湖。 在2007年5月太湖藍藻暴發之後,水利專傢緊急建議關閘截污、調水引流,通過望虞河常熟樞紐抽引瞭18億立方米的長江水,直接補充進太湖11億立方米的活水,相當於整個太湖蓄水量的1/5,其餘7億立方水補充進瞭望虞河兩岸地區的水網河系,緩解瞭這次水污染危機。其後,這一模式也被經常用於其它湖泊救治之中,比如引江濟巢等。 翁立達並不看好這一引長江活水治理湖泊富營養化的措施,他認為此不僅不是治本之舉,更有轉嫁污染之嫌,況且目前長江水體中的總磷、總氮濃度已相當高,總氮含量超過1 .2毫克/升,總磷也超過0 .1毫克/升,因此,隻要水體的水溫、流速等條件達到合適水平,就會發生水華。在這種情況下,“用含總磷、總氮量已經很高的長江水,去沖淡沿江湖泊,除可發揮一些水動力作用外,怎麼可能解決污染?” 他認為目前長江中下遊的湖泊治理,盡管投資數百億,但多半處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狀態,未能從整個流域綜合管理角度考慮問題。長江口:全國污染最重海域 兩岸污水除瞭讓長江湖泊頻頻發生水華,近年,長江最長的支流漢江以及錢塘江等也發生水華。1992年2月,正逢枯水季節,漢江潛江以下江段突發水華。江中矽藻急劇繁殖,藻細胞密度高達107個/升,240公裡江段一片黃褐色。此後,1998年至2008年期間,漢江枯水季多次發生水華,給下遊的武漢飲用水造成困難。 滾滾長江終入海。在收納裹挾瞭6300多公裡江段的污水之後,長江口污染同步加劇。赤潮成為一個最顯著標志。 監測發現,自1972年長江口外海域首次報道束毛藻赤潮以來,至今已共發生117起赤潮。其中,上世紀70年代1次,80年代13次,90年代58次,2000-2006年45次,赤潮發生頻率越來越密。而且引發赤潮的生物原因種也越來越多,比如是上世紀70年代僅有3種原因藻類,到目前則已增加到6種藻類,在適宜條件下均可以發生赤潮。 最近十年,長江口及鄰近海域的赤潮有向近岸和河口內灣逼近之勢。2005年,長江口發生來氏凱倫藻赤潮,發生區域距上海蘆潮港僅70公裡左右,赤潮面積最大擴散到瞭2000平方公裡。以前作為海水污染富營養化標志的夜光蟲,很少出現在東經123度,現在已到達東經126度海域,甚至更遠的專屬經濟區以外海域。 “目前長江水污染仍未得到有效控制,仍呈發展態勢,但發展勢頭有所遏制”,為避免長江從中國最大的水源地淪為最大排污溝,翁立達在長江論壇演講中認為,改變觀念是第一位的,“一定要知道,長江水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相反長江日益加重的污染現實,再度加劇瞭中國水資源的短缺”。 中國水污染地圖的創造者、環保人士馬軍也長期關註長江水污染,他反問:“長江自上遊開始的高密度水電梯級開發,已把長江幹流截成一個個跳水平臺,水生態受到嚴峻挑戰,如果再任由長江污染加劇,未來如何實現南水北調以救北方水枯之急?”長江之水已經再也傷不起。城市污染帶:大量生活污水已讓長江幹流近岸形成瞭明顯污染帶,主要分佈在南京、武漢、上海、嶽陽、重慶、鎮江、攀枝花 5條重污染支流:岷沱江(岷江和沱江合稱)、嘉陵江、漢江、黃浦江、湘江。除湘江以重金屬污染為主外,其餘均以有機污染為主 主要污染湖泊:滇池(面積306平方公裡,Ⅴ類水87.4平方公裡,劣Ⅴ類212.6平方公裡;太湖(2338平方公裡,Ⅳ類172.4平方公裡,Ⅴ類268平方公裡,劣Ⅴ1897.6平方公裡);巢湖(755平方公裡,基本劣Ⅳ類) (南方都市報)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