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汕頭致14死縱火案背後:工人遭欠薪成當地常態

汕頭致14死縱火案背後:工人遭欠薪成當地常態

汕頭致14死縱火案背後:工人遭欠薪成當地常態

www.thecaptial.com.hk

[導讀]處於產業底端的傢庭作坊,工人隨時可能離職、被欠薪,老板隨時可能拿不到訂單、發不出工資。兩種情況交替存在、不斷輪回,讓勞資雙方都陷入焦慮。劉雙雲的焦慮最終化為一把火,吞噬瞭14條生命。
汕頭市陳店鎮某內衣廠的工人正在裁剪文胸。處於產業底端的傢庭作坊,工人隨時可能離職、被欠薪,老板隨時可能拿不到訂單、發不出工資。兩種情況交替存在、不斷輪回,讓勞資雙方都陷入焦慮。劉雙雲的焦慮最終化為一把火,吞噬瞭14條生命。慘劇背後,是社會轉型、產業升級背景下,一個處於勞動密集型產業底端的小鎮,急需推動生產方式、勞資關系、維權環境的三重升級。海綿網還散發著高溫定型後的餘熱和異味,用剪刀沿著機器在海綿網上壓出的形狀繞裁,右手張合八九下,1個海綿網裁好瞭,再裁1個,一件文胸的制作工序完成,賺1毛錢。——劉雙雲每天要這樣重復2000次,完成1000件文胸的加工,這樣他月收入可以達到3000元。實在的工作量,明確的結算方法,讓劉雙雲不能接受老板克扣他500元工資。12月4日,他多次討要無果後,點瞭一把火,導致14名工友喪生。瀟湘晨報記者調查發現,“12·4”縱火案隻是當地眾多勞資糾紛的一個極端案例。而眾多勞資糾紛背後,是當地散亂落後、抗風險能力小的作坊式生產,是隨意、急待規范的勞資關系,是勞動維權渠道和力度的雙重受限。產業底端作坊式生產,雇傭童工,生產環境惡劣,利潤微薄,這是處於產業底端的眾多內衣生產作坊的寫照。“噠噠噠”的機器聲,均勻而刺耳,從早到晚,無論走在哪個角落都能聽到。這裡是汕頭市陳店鎮,中國內衣名鎮。有資料稱,全國60%的內衣來自陳店。不過,陳店生產的內衣檔次較低。官方資料顯示,該鎮規模以上內衣企業僅65傢,傢庭作坊式工廠有近2000傢。“這些作坊大多都沒有自己的品牌,靠承接大廠的訂單生存。”一個擁有100名工人的工廠經理說。12月6日,在縱火案發生的陳店鎮新溪西村,傢庭作坊已進行瞭清理。傢庭作坊一般位於四層或五層的民居中。一層是倉庫和工人吃飯住宿的地方,原先隨意堆放的海綿等易燃物不見瞭。二層一般是老板辦公室和其傢人住所。這裡有監視屏幕,展示著三層、四層車間內的畫面。畫面裡,面容清秀的工人們在雜亂的貨物堆中低頭忙碌。縱火案中,年齡最小的死者隻有13歲。童工在傢庭作坊中並不少見。一些窮苦地方的孩子,小學剛畢業就出來打工。劉雙雲1990年代末離開傢鄉湖南,來到正興起內衣加工產業的潮汕地區。當時,他隻有14歲。他在陳店呆瞭12年,逐漸成為一名熟練定型工。一個文胸從材料到成品,有近二十道工序,基本上一個工人做一道工序。劉雙雲的工作,是機器把海綿網壓成一定形狀後,他根據形狀裁剪去多餘邊料。車間逼仄,四五臺氣壓機器發出轟隆聲。海綿被加熱到200多度。定型工人們,常年坐在這樣的高溫下,在海綿散發的異味中,一個一個地裁剪。32歲的劉英雄做定型不久,但手指已經燙得發黃,幸好,有厚厚的繭。傢庭作坊的利潤很少。以一件市面上賣價58元的內衣為例,廠傢的出廠價約1.5折,即8.7元,而廠傢從傢庭作坊拿貨價是7元。這個價格賣出去,傢庭作坊每件能賺一塊多。電費、房租、設備耗損等費用,作坊和工人的利潤,都指著這一塊錢。工人的工資按件算。劉雙雲做定型,做一件,約賺1毛錢。一個內衣廠一天生產1000件,他的工資就是3000塊。與呆在偏僻鄉村貧窮度日相比,這份工作還算可以——如果老板能按時發工資的話。維權乏力絕大多數傢庭作坊的工人與老板之間沒有勞動合同,隻有口頭約定。勞資糾紛多發,讓基層勞動部門應接不暇,維權介入止於蜻蜓點水。在陳店,招工方式很簡單。老板貼張招工單,沒活兒的工人當天就可以坐到某臺機器下面。或者老板跟手下工人說,叫上你的親戚過來,然後一個沒活幹的親戚就來上班瞭。勞動密集型產業,工人很重要。陳店鎮常住人口近14萬,外來務工人員或占1/4。陳店鎮文觀村二片,很多湖南醴陵人在此聚集。“有四五千人吧”,來陳店十多年的醴陵人楊堂中說。在陳店,為留住工人,工廠無論大小,都會壓工人一個月工資,或者每個月壓一點,到年終再結賬。這種方式被工人們默認,但因為沒有書面契約,當工人需要辭工,或當老板獲得的訂單跟不上工人的工作量時,矛盾產生瞭。“老板招人時,非常熱情,到你傢去請。等你有錢抓在他手裡,他們就是另一副態度瞭。”遭遇欠薪的工人楊思昂說。在陳店,勞資糾紛很常見。12月6日,縱火案發生兩天後,火災現場依然有人圍觀,其中一些人專門找記者維權。“我們老板去年欠我500塊到現在還沒給。”“我老板說瞭保底給我1600元一月,結果根本沒按這個算。”“我總共被欠瞭1萬多瞭。”……陳店鎮勞動社會保障事務所是接受工人投訴的機構。記者采訪的10名工人中,有3人表示去過事務所,“但每次去就是把情況說一下,解決不瞭問題”。12月7日,貴州人楊旭友到事務所投訴。他今年3月在一傢內衣廠打工,做到端午節,因傢裡房子被泥石流淹瞭一半,他要老板結賬,回傢修房子。老板給瞭他300元路費,3000元工資年底結賬。從貴州回來後,他沒在這個工廠繼續做瞭,再去要錢,老板隻有兩個字,“沒有”。事務所所長郭明新問:老板叫什麼名字?答:不知道;問:老板電話多少?答:不知道;問:廠子地址在哪?答:不知道,但可以帶你們去。郭明新表示,如有老板姓名電話,他們可以打電話給老板,或者叫村委會去找老板。他們所共9個工作人員,每天要受理好幾起類似案例,還有其他事,不可能跟著楊旭友去找。他要楊旭友回去找老板電話。楊旭友面露難色,他沒想到搞清楚老板姓名和電話那麼重要。他認為,自己隻需要確信一點:幹瞭活,就該給錢。正常維權渠道受限,一些工人選擇瞭最直接和最粗暴的方式。1988年出生的楊思昂,在老婆的欠薪多次投訴仍無法討回後,叫瞭五六個老鄉,提瞭斧頭直接去找老板。一場打鬥之後,派出所出來調解。他們最終以降低工價、減少四百元左右欠賬的方式,拿回瞭拖欠六年的1000多元工資。遊戲規則勞資糾紛多發的深層次原因,於外部來說,是傢庭作坊惡劣的生存環境,於內部來說,是勞資雙方均為各自利益破壞著口頭約定的遊戲規則。在內衣加工業從業多年的鄧經理介紹,在陳店,老板克扣工人工資、跑路的情況不少。但從經濟角度,也有可能是“老板沒賺到錢,手上資金也比較困難”。據他瞭解,傢庭作坊三角債比較多,工廠欠原材料廠錢,不能不給;工廠又欠工人的錢;工廠還可能貨賣出去沒拿到錢等。“現在做一個牌子,客戶欠錢也有很多,工人工資就成問題,這樣形成惡性循環。”老板的經營狀況決定瞭能否發出工資。在工人看來,他們沒有義務和老板一起抵抗風險。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產業末端,利潤的取得如此透明,甚至精確到瞭秒,以一厘錢計算。以劉雙雲的定型工種為例。內衣的質量跟海綿壓模的時間長短直接掛鉤。一個低檔的內衣,一般隻壓80秒,中檔內衣是150秒,高檔的則是200秒以上。相應的售價,也標記為10秒鐘9厘錢,100秒9分錢。超過100秒,每10秒按8厘錢算。工人被綁定在機器上,像機器一樣生產。一般的傢庭作坊,有4到6臺機器同時運作,在機器壓出一批海綿的時間裡,工人確保裁剪出上一批。裁剪一個文胸,需要張合剪刀八九下,耗時八九秒。這種情況下,也有工人想耍小聰明。他調快機器的速度,以便能裁剪更多海綿網。老板則可能發現這是一個賣不出去的不合格產品。由此,又一場糾紛產生。在利益面前,工人和老板都容易破壞口頭約定的遊戲規則。不過,老板破壞規則的權力和機會多於工人。工人對付老板的重要手段,是離開。“一般做半年才算熟手,結果他找到待遇更好的下傢,說走就走。”一位姓顏的老板說,“他們還有各種離開的理由,結婚、生孩子、修房子。大廠一般提前一個月通知,照樣算工資,小廠就不同瞭。”這直接促使老板克扣工人工資進行懲罰或留人。困局待解處於產業末端的傢庭作坊,工人隨時可能離職、被欠薪,老板隨時拿不到訂單、發不出工資。兩種情況交替存在,不斷輪回,讓勞資雙方都陷入焦慮。然而,一個悖論是:既然傢庭作坊經常欠薪,為什麼不缺工人?在鄧經理看來,工人們選擇傢庭作坊,隻為兩個字:自由。“現在的工人90後較多,80後也不少,很多人是獨生子女,不愛被拘束。小廠自由,有點事,比如外面有朋友來找我瞭,晚上有誰請我喝酒,手上有事做也不做瞭,要出去。”鄧經理說,“老板想管吧,又怕他走瞭沒工人,隻好不管。”12月7日,記者問對內衣加工業很熟悉的楊堂中,是否想過自己辦廠。他說,想過,但放棄瞭,“老板不好做”。在鄧經理看來,開一個傢庭作坊不難。“在一個廠做個十年八年,有生產管理經驗,有做設計的長處,花幾萬租個房子,花個十萬八萬買個十幾二十臺機車,再找親戚、老鄉做工。一個小廠,做得好的話一年可以回本,比打工好一點。”可是,一旦貨源跟不上,大廠不給單子做,小廠就隻能倒閉。老板需要承擔的風險也很大。劉英雄說,他有一些老鄉也辦廠瞭,“一個在傢鄉辦,一個在陳店辦,不過隻有這兩個人成功瞭,失敗的好多個瞭”。12月10日,一位姓楊的醴陵籍工人說,去年他的老板跑路瞭,欠瞭40多個工人的工資,政府把他的廠子查封,把機器設備賣瞭,但隻能補償35%的工資,剩下的隻能靠工人自己去要。盡管這個老板也是他老鄉,但他找去隻得到一句話:沒錢。處於產業末端的傢庭作坊,工人隨時可能回傢、離職,老板隨時拿不到訂單、發不出工資。兩種情況交替存在,不斷輪回。這個輪回中,劉雙雲的焦慮化為憤怒,繼而化為一把火,吞噬掉14條鮮活的生命。他的工友和老鄉劉英雄則陷入更深的迷茫——他想離開這裡,想過更有保障的生活,可是,除瞭做內衣,還能做什麼?

Tags:
the capital,
首都廣場,
尖沙咀首都廣場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