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深圳先看病後付費模式調查:欠費雖少推廣則難

深圳先看病後付費模式調查:欠費雖少推廣則難

深圳先看病後付費模式調查:欠費雖少推廣則難

http://www.l-wedding.hk

[導讀]便民省時的“一站式”結算大受歡迎,“欠費”、“逃費”問題盡管隻占一小部分,但對這一模式的推廣卻困擾甚大,當地正在探索解決之道。
深圳市先後有五傢醫院推行瞭“先診療後付費”的試驗,結果顯示便民省時的“一站式”結算大受歡迎。“欠費”、“逃費”問題盡管隻占一小部分,但對這一模式的推廣卻困擾甚大,當地正在探索解決之道文|《小康》記者 劉建華 實習記者 黎莉芩 深圳報道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時任衛生部部長陳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先看病後付費”制度目前比較適合在縣域或者市級城市試行,大城市要推行還比較困難。而早在去年6月份,深圳便在深圳市第四人民醫院試行先診療後付費,試行已8個月。3月14日,《小康》記者從深圳市衛生和人口計劃生育委員會(下稱深圳市衛人委)獲悉,目前,深圳先診療後付費已推行到包括第四人民醫院、福田區第二人民醫院、福田區婦幼兒童醫院等五傢醫院。同時,深圳衛人委也表示,因“逃費”等問題“先診療後付費”或陷兩難境地。便民省時 “一站式”結算受歡迎3月14日,郭雯一大早想趁上班前到福田區第二人民醫院做胃鏡檢查,拿到檢驗單後,郭雯本想像往常那樣到收費窗口交檢驗費,醫生卻告訴她直接去做檢查,下班後再來取結果繳費就行瞭。“我本以為今天又要請一天假瞭,沒想到不用耽誤上班時間,方便省時。”走出檢驗室,郭雯高興地對《小康》記者說。2012年6月20日,深圳市第四人民醫院作為深圳市第一個試點醫療單位,正式開始實施“先診療後付費”服務模式,即患者在門診、急診甚至住院診療時,通過預繳一定額度押金,待所有診療過程結束後統一進行結算,無需在接受每項診療服務時往返於各樓層之間單獨繳費。據瞭解,在深圳市福田區已經進行試點的五傢醫院裡,所有購買瞭深圳市綜合醫保的患者在就醫時都可享受這項簡化就診流程、減少排隊次數、節省診療時間的優質服務。3月14日下午,深圳市福田區第二人民醫院的收費窗口前幾乎沒有排隊的病人,結算手續辦理得非常快。收費處的工作人員小陳告訴記者,“先診療後付費”模式實施以後,她們的工作量大大減輕瞭。“過去大概每天要重復3000多次收費程序,現在每個病人看病就結算一次,減少瞭60%~70%的工作量,也沒那麼辛苦瞭。”記者隨機采訪瞭幾個看完病剛結算完的患者,他們大都覺得這種服務模式方便快捷,減少瞭排隊次數,節省瞭時間,看病比以前容易多瞭。福田區第二人民醫院是從2012年9月28日正式啟動這種服務模式的。該院財務科主任朱以詠告訴《小康》記者,醫院從門診部綜合醫保病人開始試點“先診療後付費”模式,目前受益人群還僅限於綜合醫保人群。“我們會在這部分病人的信息記錄中標明可享受‘先診療後付費’服務,系統會將這部分病人與其他病人區分開來,單獨結算。”朱以詠出示瞭一份該院“先診療後付費”模式的服務工作匯報,截至記者采訪當日(3月14日),全院“先診療後付費”模式總服務人次23724人次,占門診醫保病人的63%,收入總金額5421336.67元。朱以詠說:“這種模式不僅是診療流程的一個簡單轉變,實質也是醫院醫療服務理念的轉變,便民利民,非常值得推廣。”二院常務副院長楊維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這種新型的醫療服務模式有效地解決瞭急診、門診患者看病急的問題,也避免瞭常規的重復交費,提高瞭醫院收費處工作人員的工作效率,是一種非常好的醫療服務理念。而作為首傢試點這一模式的深圳市第四人民醫院,在對門診綜合醫保病人試點半年以後,於2012年12月1日開始正式將試點從門診部擴大到住院部。深圳市第四人民醫院院務委員林漢利告訴記者,持有綜合醫保卡的病人在入院前隻需把醫保卡壓在醫院,保證人卡信息記錄相符,就可以入院治療,除瞭少數幾個大型設備如核磁共振、CT、彩超、多普勒等檢查需要提前審批付費以外,其餘治療項目均可在出院時統一結算。這極大地減輕瞭住院病人的醫療支付壓力,使醫療服務更人性化。“欠費”雖少推廣則難不久前在北京召開的全國兩會上,時任衛生部部長陳竺就“先診療後付費”模式在全國推行問題接受記者采訪時曾表示,這一模式“暫難推廣”。幾乎同一時間,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先看病後付費容易因為操作不當產生社會福利病”。如此方便快捷的便民服務模式卻同時不被兩位部長看好,這不禁讓人疑惑不解。“‘先診療後付費’模式隻是解決群眾‘看病難’問題的方式之一,但並不是最優方式。”深圳市衛生和人口計劃生育委員會規財處副處長侯力群在接受《小康》記者采訪時說。記者實地考察深圳市試點的第四人民醫院和福田區第二人民醫院時發現,這兩傢醫院均存在欠費頻發的現象。“欠費情況大多出現在病人流動性最大的門診部。”深圳市第四人民醫院院務委員林漢利說。據瞭解,深圳市第四人民醫院實施“先診療後付費”模式8個月以來,門診病人共有500多人次欠費,占全院13萬病人的1.5%;欠費總金額達6萬多,占全院年收益4億多元的0.12%;人均欠費1元到500元不等。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福田區第二人民醫院。醫院實施該模式半年來,欠費人次82人次,合計8123元,短信提醒和電話聯系追回19人,仍有63人欠費,總欠款5843元,占總服務人次的3.8%。“我們醫院目前僅對門診的綜合醫保病人試點。這類病人都是持有深圳市戶口的居民,詳細個人信息可以在醫院信息系統中備案,系統可控制,所以相對來說信譽較高,欠費的情況較少。”深圳市福田區第二人民醫院財務科主任朱以詠說。“大部分欠費的病人都不是惡意欠費,都隻是因為一些原因落下一些檢驗收費項目或者一時忘記繳費瞭,在我們發信息或打電話通知之後,都能及時回來繳費。” 深圳市第四人民醫院院務委員林漢利說。兩傢醫院的負責人都表示,目前的欠費情況還在醫院可控范圍內,給醫院造成的經濟損失很小,不會影響醫院正常運營的資金周轉。而已經在住院部實施瞭該模式的第四人民醫院,目前尚未發現住院病人有欠費現象。林漢利還告訴記者,因為受益人群都為醫保病人,深圳市社保局每兩年都會評選全市醫保等級醫院,按照醫院上一年住院病人消費金額數分等級對醫院下一年度運營給出醫保資金預付。這樣一來,醫院在資金周轉上也無太大壓力。“主要問題出在推廣上。” 深圳市衛生和人口計劃生育委員會規財處副處長侯力群說。就目前試點情況來看,欠費現象確實尚未對醫院運營構成巨大影響,但這一服務模式歸根結底是一種對醫療收費流程再改造的模式。它將經營風險和消費風險從消費者身上轉移到瞭醫院內部,消費者的欠費最終還是要由醫院來承擔。也就是說,隨著推廣時間的推移、推廣人群的擴大,欠費情況可能愈演愈烈,如果不采取相應有效的措施,積壓一段時間後,醫院最終會難負重擔,出現資金周轉問題。這樣一來,醫院就需要地方政府財政部門的扶持,財政部門對於支持推廣這種模式的顧慮也就大瞭。“一個醫院被逃費6萬多,與年經營額達到4億相比可以忽略不計,但10個醫院、100個醫院呢?整個深圳每年將有近千萬的‘窟窿’怎麼補?時間一長,欠費造成的損失就會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這可是巨大國有資產的流失啊,財政部門是補償不起的。” 侯力群說。其次,由於目前我國誠信保障體系建立還不完善,為減少損失,醫院隻能將適用人群限制在誠信度高的綜合醫保人群內,時間一長,非醫保人群會感覺到不公平,這一優質模式也難以向更大范圍推廣。深圳市福田區第二人民醫院常務副院長楊維在談到這個問題時認為,建立醫患雙方誠信系統對“先診療後付費”模式的推廣非常關鍵。另外,要進一步推廣這一模式,醫院在硬件設施和人力資源上都要增加成本投入。一方面,要建立能夠控制所有病人消費信息記錄的信息化系統,醫院需要改造整個信息結算系統,對享受該服務的病人和不享受該服務的病人分類管理,這在硬件佈局上就非常復雜,醫生的工作站點也需要調整,才能保證這種模式的正常運行。另一方面,為瞭追討欠款,醫院還得成立專門的追債管理小組,專門通過打電話、發短信討債。“追債的電話不是那麼好打的,搞不好病人還要告你惡意騷擾,很麻煩的,還必須專門成立追債小組來做這個事。”朱以詠說。這對醫院來說在人力資源使用上工作量不減反增。解決之道:繼續“摸著石頭過河”要想避免患者逃避,最好要有類似含有患者信息的社保卡。因此,除瞭社保卡,深圳市還正在向市民推廣“市民健康卡”,“這個是和中國銀行合作辦起來的,就像購物買單一樣,非醫保的病人隻要在裡面預存上一定金額就可以在各大醫院的自動繳費機上快速掛號和收費,不用排隊,很方便。”說著,侯力群還拿出自己的健康卡給記者看。但健康卡的推廣和“先診療後付費”模式一樣有難度。侯力群說,一方面是因為這種卡使用起來操作復雜,它需要在醫院的自動繳費機前先註冊病人的個人信息,再通過一系列復雜的驗證程序才能開通使用。這些復雜的程序對於普通醫患病人,尤其是不太懂網絡的中老年病人來說使用起來有一定的困難,需要專人指導操作。而安排專人指導,醫院在人手緊張的情況下又要加大人力成本。這在適用人群尚不多的情況下,對醫院來說是浪費人力資源。另一方面,要推廣健康卡,醫院在硬件設備上又要加大成本,一是要大量購買機器,二是完善暢通網絡佈置一般需要兩三年的時間。再者,在合作夥伴上,目前願意合作的銀行僅限中國銀行一傢,如不使用中國銀行卡的客戶就不能與健康卡綁定使用,這樣使用人群又受到瞭限制,客戶群少,資金投入大,銀行方面也吃不消,時間一長就有可能打退堂鼓。這些原因都極大制約瞭健康卡的推行,也間接影響到“先診療後付費”向非醫保病人群體的推廣。說到這裡,對“先診療後付費”模式研究多年的侯力群也面露難色。“這也和宣傳力度有關系,我認為我們公務員每年的‘藍馬甲日’就不應該到地鐵站去指揮什麼交通,而應該到醫院去指導病人使用預約掛號和使用健康卡。”采訪中,記者還瞭解到,各大試點醫院在實行“先診療後付費”服務模式時,在宣傳推廣和應對欠費措施上都沒少下工夫。深圳市福田區2013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已提出要將“先診療後付費”的服務范圍從門急診綜合醫保病人擴大到非醫保人群。福田區已經實行試點的五傢醫院都在加大宣傳力度,推行預付費模式,甚至計劃同移動運營商合作,推出手機錢包支付,同銀行系統合作推出銀行快捷支持服務等。同時還計劃加強醫務人員培訓,提醒指導,方便患者就醫。如何防止“欠費”、“逃費”現象,福田區的做法是通過社保局的支持,建立醫保就診誠信體系,建立“黑名單”制度,確實存在惡意欠費的參保人,由社保部門追繳和懲處。“要真正完善誠信體系,光靠我們醫療單位的力量是不夠的,我覺得要聯合政府、公安、社保、銀行甚至住建部門一起建立全套的誠信體系,共同來打擊惡意欠費行為。”朱以詠說,建立惡意欠費信息區域共享機制,或者建立個人信用評價體系,將個人的每一次消費記入個人誠信記錄,提高不誠信行為成本。這些也可以成為行之有效的預防措施。“但在完善各項體系制度之前,‘先診療後付費’模式仍要謹慎推行。”侯力群認為,這一模式的推行必須根據不同地區的不同情況進行,地區的經濟實力,政府的支持力度,居民的誠信度,醫院的信息化程度等等,都會成為制約因素。

Tags:
一站式婚禮,
新娘化妝,
婚紗禮服,
新娘化妝,
婚禮攝影攝錄,
婚禮攝錄,
證婚,
特色場地,
婚宴,
酒會,
酒席,
結婚,
西式婚宴,
擺酒,
海外婚禮,
一站式婚禮,
婚禮司儀,
婚禮場地,
婚禮佈置,
婚禮公司,
婚禮統籌,
證婚場地,
教堂,
Wedding,
證婚 律師,
結婚流程,
註冊結婚,
wedding decoration,
宴會廳,
婚禮攝影師,
婚禮攝錄師,
試妝,
攝影,
婚紗相,
中式裙褂,
結婚裙褂,
結婚蛋糕,
回禮禮物,
潮褂,
出門,
囍帖,
擇日,
租婚紗,
晚裝,
婚紗,
禮服,
婚紗款式,
婚紗公司,
新娘頭飾,
wedding dress,
頭紗,
拖尾,
新娘化妝 ,
髪型設計,
化妝師,
姊妹妝,
美容護膚,
Wedding hair style,
專業化妝,
bridal make up,
媽媽妝,
室內影樓,
室內拍攝,
婚紗攝影,
婚禮攝影,
婚禮錄影,
Pre wedding,
結婚相,
結婚油畫,
室內婚紗相,
大妗姐,
過大禮,
嫁妝,
禮餅,
出門,
中式婚禮,
訂婚,
求婚,
戒指,
訂婚場地,
驚喜,
結婚戒指,
bridal shower,
姊妹裙,
花球,
婚前派對,
派對場地,
週年禮物,
結婚週年,
週年晚宴,
慶祝紀念日,
生日派對,
生日場地,
生日蛋糕,
Birthday Party,
百日宴,
魔術表演,
東海酒家,
龍鳳被,
酒店,
Afternoon Tea Set,
Wedding planner course hk,
婚禮統籌課程,
婚禮入行,
婚紗Catwalk,
證婚綵排,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