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橾軗囮眳摽婈郣__帤陂笥_掩_厗

老人走失之後遭遇車禍未獲治療被棄亡

老人走失之後遭遇車禍未獲治療被棄亡

www.prototype.com.hk

2012年3月9日。吳喜蓮的大女兒劉秀格捧著母親的遺像。當年吳喜蓮走失後,傢人曾四處尋找。本報記者 張寒 攝兩年前走失後經歷車禍,在醫院一周未得治療,後被送走放至敬老院附近死亡;醫院院長等多人受處理吳喜蓮山東鄄城縣彭樓鎮劉樓村村民。生有六個孩子。種地為生。她的命運,後來與鄆城縣醫院糾纏到瞭一起。目前,該醫院4人被以“過失致人死亡罪”起訴,尚未判決。被“過失致死”的,便是吳喜蓮。兩年前,吳喜蓮走失。一周後,遭遇車禍,被拉到鄆城縣醫院,未得到治療。她躺在醫院的院內約6天後,4名醫院人員開車幫她找傢,未果,將她放在敬老院附近。吳次日死亡。事件發生後,醫院院長和兩名副院長被黨內處分,急診科副主任被撤職。吳喜蓮一生沒有出過遠門。在山東鄄城縣劉樓村,她養大瞭四個女兒,兩個兒子。她人生的最後時刻,離開瞭劉樓。半個月內,她的生命在不同人手中交互傳遞。過路者、醫生、警察、好心人。最終,她卻隻能獨自面對死亡。她有過多次獲救的機會。在她的死亡路線圖上,任何一個微小的岔路都可能通向不一樣的結局。2010年,6月29日,死亡仍然擊中瞭她。時隔近兩年,她仍躺在鄆城縣人民醫院的太平間裡。她的傢人在等待著與她死亡有關的判決。走失的老人傢人在當晚11點開始瞭尋找。往西的方向,不斷打聽到有人見過這個老人2010年6月13日,正是麥收季節。吳喜蓮,67歲,膽小,不愛和人說話,有時候會自言自語。拿村裡人的話來說,精神有點問題,但不耽誤幹活。女兒劉秀格覺得,母親精神時好時壞。“人實性,別人覺得是傻”。吳喜蓮一輩子最惦記的是地裡的活。13日上午,她割完瞭地裡剩的最後一點麥子。中午吃完飯,“我去馱麥子”。平時她會和老伴一起下地,這一次,她獨自蹬著腳踏三輪車出門。出門北行一裡地再向西,是吳喜蓮傢的麥子地。“那是她第一次自己騎三輪車。”劉秀格推斷,老人騎三輪車不熟練,慌慌張張迷瞭路。她馱瞭麥子,本應該向東然後向南回傢,她直接拐到瞭西邊。傢越來越遠瞭。有人曾在西邊村莊遇到吳喜蓮,跟她打招呼。吳喜蓮嗯瞭一聲,蹬著三輪車埋頭向前,“蹬蹬停停”,一直向北。車胎看著快沒氣瞭。吳喜蓮傢人在當晚11點開始瞭尋找。往西的方向,不斷打聽到有人見過這個老人。鄄城和鄆城交界處的一個村莊,有人告訴劉秀格,有流浪來的一個老太太,在村裡呆瞭一天,跟在別人後面幫忙攤麥子。別人問她往哪裡去,她不說話。之後,老人再無消息。吳喜蓮一傢的懸賞從1000元漲到瞭5000元,四處張貼尋人啟事。他們在菏澤、鄄城、鄆城、相鄰的河南濮陽的電視臺都做瞭尋人廣告。老人從鄄城消失瞭。急診室的故事醫生進行簡單檢查後,給吳喜蓮喂服瞭兩粒頭孢氨卡,之後未再詳細檢查7天後,老人出現在距離鄄城幾十公裡的鄆城丁裡長鎮。沒有三輪車,一個人躺在公路邊的溝裡。鄆城誠信醫院開救護車的司機王利,看到瞭老人,“面部有一點血跡”。王利撥打瞭120。他說自己救護車上有別的病人。鄆城縣人民醫院120司機王桂兵和醫生董保亞,上午10點40分接到瞭120調度室的電話,丁裡長南有一外傷。到瞭現場,董保亞看到吳喜蓮坐在公路邊,有人給瞭她水和包子。董保亞初步檢查,發現吳喜蓮神志恍惚,“無明顯外傷”。他們把老人拉回瞭醫院。這是一套固定程序。兩人將吳喜蓮送到觀察室,與急診醫生進行交接。侯士雲,鄆城縣急診科副主任,當天,他接下瞭這個病人。根據他後來回答警方的筆錄,他進行瞭簡單檢查:面部有青紫,四肢無骨折,能站立,坐臥。他給吳喜蓮喂服瞭兩粒頭孢氨卡後,再未詳細檢查。按急診室其他人的證詞,這是吳喜蓮得到的唯一一次檢查。實際上,這位67歲的老人,當時骨盆骨折,結腸壞死。侯士雲沒有做任何書面記錄。無接診記錄、藥品使用記錄和檢查記錄。“憑什麼認為我接瞭這個病人?記錄呢?”3月12日,侯士雲這樣反問記者。在觀察室裡,清潔工李桂菊曾看到老人躺在病床上。“小便就尿在床上,整個觀察室被弄得臭烘烘”。被稱為無明顯外傷的老人,曾在病房脫下褲子,李桂菊看到,她身上大片大片淤痕。侯士雲交班時,跟醫生石玉芝提瞭一句,“急診觀察室躺著一個精神病”。“沒有告訴我具體情況,我不知道這名精神病是病人。”石玉芝沒再次做檢查。2010年6月21日,吳喜蓮的存在再一次引起註意。有病號向急診科主任李長殿反映,吳喜蓮將病房弄得很臟。李長殿給保衛科長打電話,沒人接。事情就此擱下。6月22日,李長殿再見到吳喜蓮,她躺在急診室門外西側的一個提款機旁邊。李桂菊稱,當天早上6點,她看到吳喜蓮走到瞭急診室的椅子上,沒穿鞋,她回病房拿鞋給吳穿上。“她拿出幾塊錢讓我給她買飯。我說你去門口買吧。”李桂菊是唯一一個稱見到吳喜蓮自己走出急診室的人。她稱,吳喜蓮扶著走廊南墻一步步往外走,她看老人走路不穩,攙著到瞭急診科門外。距離急診室約20米,有個提款機,提款機的臺階剛好夠躺一個人。吳喜蓮躺在瞭臺階上。沒有人看到她再站起來過。她保持著半躺半坐的姿勢,一直到6月28日。弄走她?筆錄顯示,急診科主任給保衛科長打電話,希望把老人送走。分管副院長指示,用車送走吳喜蓮躺的地方,是急診科和保衛科的必經之路。天熱,她身上滿是蒼蠅。“臊氣得很。”保衛科科長祝風雷說。當時醫院的命題是“味道那麼大,可咋辦?”沒人去想,這老人也許正經歷著無可忍受的病痛。吳喜蓮不說話,隻是躺著。有好心人給她水和一點剩飯,包子角,油條頭。2010年6月25日,祝風雷接到瞭急診科主任李長殿的電話。今年3月8日,祝風雷說,當時李長殿讓他想辦法把老太太送走。祝風雷後來在筆錄裡交代,他接瞭電話後向分管副院長屈衍寬請示,屈指示用車把老太太弄走。這一次談話沒有旁證。屈衍寬稱他從未說過,對此事毫不知情。急診科醫生房殿民在筆錄裡提到,6月25日他給醫院總值班室打瞭個電話,說有個病號在門口躺瞭四五天瞭,怎麼辦。接電話的男子說,“別死別出事就行”。房殿民沒再管。更多的急診室大夫和護士,說沒註意過這個老人。因為,“那個地方經常躺一些精神病”。或者,“誰知道她是病人”。吳喜蓮是個三無病人,身上沒有任何表明身份和聯系傢屬的東西。今年3月12日,鄆城縣醫院院長劉騰川說,他們從來不會拒收三無病人。“這個事情,醫院沒責任”。侯士雲說,“而且她自己走出去瞭”。祝風雷在6月25日那天,還給122打瞭電話。第二天,城區派出所來瞭兩名民警,拍照後離開。沒人說下一步怎麼辦。很多人在回憶時,都會假設,如果沒有發生後來的事情,老人的命運將會如何?王萍來瞭王萍給吳喜蓮擦洗身體。面對經過的醫生和護士,王萍說,“放心,我今天就把她送走”王萍是個好人,采訪中,提到王萍幾乎每個人都會用這樣的詞。王萍是十四大黨代表,全國學雷鋒先進個人,數不清的榮譽。在鄆城縣是出瞭名的模范人物。王萍的父親說,王萍至今還活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她也有著那個年代的話語方式,“我一接到醫院有三無病人的電話,就像聽到瞭沖鋒號,立刻沖過去照顧”。當王萍後來站在法庭上,被稱為犯罪嫌疑人時,她憋紅瞭眼睛,沖著法官大喊,“你說誰是犯罪嫌疑人?”王萍是鄆城縣人民醫院副院長,黨總支書記。分管黨務和醫風醫德。她已退居二線,但因一場入黨儀式還未完成,她還在上班。“三無病人她都會照顧。”醫院辦公室主任石憲華說。缺東西王萍給買,有時候錢不夠瞭她給湊齊。沒人要的殘疾兒童送進醫院,她幫著聯系福利院。6月28日,吳喜蓮與王萍有瞭交集。這天王萍下樓時,碰到瞭要向院長請示的保衛科長祝風雷。王萍問瞭一句。祝風雷說,有個精神病躺瞭好幾天瞭,沒人問,沒人管。王萍說,祝風雷沒告訴她這是個急診室的病人。王萍向護士借瞭口罩和手套,從傢裡拿瞭涼席和毛巾,買瞭臉盆和奶。給吳喜蓮洗身子,王萍說花瞭一個上午,“腳趾裡的泥都洗得幹幹凈凈”。老人在整個過程中沒說話,王萍隻記得,洗完後,老人伸瞭一下腰,長長舒瞭口氣。清洗的時候,王萍發現老人口鼻裡有幹的血跡。一條腿從膝蓋往下都烏青。臀部有個類似齊茬茬的刀口,“血跡幹瞭,沒有化膿”。王萍用消炎紗佈給老人包紮瞭一下。“我沒有往交通事故上想,我還想這是讓誰給打的。”看到瞭傷痕,王萍沒想過讓老人做一次檢查。有經過的急診室醫生和護士,跟王萍說,“王書記,也就你管這個事情”。王萍說,“放心,我今天就把她送走”。她稱自己當時想,管瞭就管到底。一邊洗,一邊問老人傢在哪裡。“我聽著像於樓”,王萍知道鄆城李集鄉有個於樓。她寫瞭幾個地方,讓老人認。老人隻重復“於樓,於樓”。後來才知道,老人說的是劉樓,她真正的傢。王萍說她很興奮,覺得事情好辦瞭。沒找到院長的祝風雷回來瞭。王萍告訴祝風雷,老人是於樓的,我們下午給她找傢。後來王萍一直說,當時,她不知道這是醫院拉來的病人。“如果知道,我肯定給放到病房裡。”下午,王萍把老人結得像氈片的頭發梳開,換上從傢裡找出的衣服。她催促著辦公室主任石憲華派車,“趕緊的趕緊的”。尋傢與放棄老人被放在瞭距離敬老院200米的地方。幾個人後來說,他們知道,敲開門,敬老院會不收2010年6月28日下午4點半左右,一行4人開著醫院120的車出發。王萍、祝風雷、司機呂勇濤、保衛科幹事鄭玉璽。第一站,趙莊。在抬吳喜蓮上車時,有個傢住東關的病人看到,說趙莊有個老人和吳喜蓮很像。到趙莊,錯瞭。第二站,侯莊,說有個老人走失,但實際上老人已經在傢瞭。王萍說,兩次挫敗,讓她對於樓充滿希望。到於樓,正好是下地農民回傢吃飯的時候,聚集瞭很多人。王萍對老人說,“到於樓瞭”。她稱,一路一言不發的老人,突然微弱地說瞭聲“到傢瞭”。王萍讓周圍的人來認。有個孩子蹦過來,“咦,這不是誰傢姥娘?”接著又過來個老太太“這不是誰傢娘,我喊她閨女去”。王萍覺得一切板上釘釘瞭。結果,沒有人回來。都認錯瞭。王萍不相信這個結果。4個人挨傢挨戶問,沒有。她一圈圈轉,遲遲不上車。“上車上哪去啊?”王萍說自己用手捋著額頭,一遍遍著急。其他3人等著她的決定。祝風雷說,王萍最終決定,把老人送到敬老院門口。為什麼不拉回醫院?回醫院,誰照顧她?到敬老院,有人照顧,還能給口飯吃。王萍說她有顧慮,這個老人,帶回去就隻有她管。而自己馬上就退休瞭。而且“我給急診室打瞭包票瞭。咋又帶回去瞭呢”。找敬老院。給她尋個活路。天已經黑瞭。祝風雷記得滿田野裡都燒起瞭麥秸,煙熏火燎。他有點迷瞭方向。最近的敬老院在程屯鎮的肖皮口村。王萍說,走吧。晚上10點左右,到瞭肖皮口。王萍聽到祝風雷喊,“王書記,到瞭”。她趕緊拿出奶,喂吳喜蓮。她說,想著喝一盒奶,撐到明天沒問題。老人沒咽幾口。4個人,兩個人抬擔架,王萍拿涼席,祝風雷拿著奶和臉盆,下瞭車。一切都很匆忙。“快點,別讓人看見”他們互相催促著。鋪好涼席,給老人蓋瞭一個被套。上瞭車,祝風雷告訴王萍,那是距敬老院門口50米的一個地方,不是門口。車裡很沉默。“我失誤就失誤在這裡。責備自己千次萬次,不應該放在50米外。”王萍說,自己一直在想,50米有多遠,50米應該不近吧。事實是,那裡是鐵路護路房的門口,距離敬老院大概200米。為什麼不將老人送進敬老院裡?司機呂勇濤說,敬老院不是什麼人都收的。王萍說,她知道,敲開門,敬老院會不要。她說自己腦子裡一直想象著一個畫面,第二天早上,一群老人出門看到瞭吳喜蓮,把她搬瞭回去。吳喜蓮死瞭鑒定顯示,老人曾遭遇車禍。有一種推測,老人在其他地方遭遇車禍,被扔到瞭丁裡長鎮沒有到第二天早上,吳喜蓮就被發現瞭。2010年6月29日凌晨,護路工人陳言新和楊寶偉被吵醒瞭。那天月亮很大,外面顯得很清亮。他們聽到一聲聲“啊,啊,啊”。兩個人沒敢下樓,從二樓往下看,墻根擋著,模模糊糊看著似乎有個人躺著。“那聲音就像野貓叫。”陳言新說,聽不出男女。也不敢出門看。後來,他們睡著瞭。沒有人知道吳喜蓮高一聲低一聲叫瞭多久。早上六點,兩人出門。看到瞭躺在門口的老人。兩人稱老人的手臂來回搖擺,眼睛還有神。問她話,不答。陳言新對她的印象是,老人很幹凈,頭梳得很光滑。兩人上班走瞭。中午11點左右,兩人回來。老人眼睛已經閉上瞭。手也不動瞭。下午,楊寶偉打瞭110。吳喜蓮死瞭。時隔24小時,她作為無名屍,被拉回瞭鄆城縣醫院的太平間。距離急診室百米的距離。一個月後,吳喜蓮傢人發的尋人啟事被看太平間的人發現。接到電話,傢人趕到醫院,見到瞭太平間裡的吳喜蓮。老人到那一天才有瞭名字,不再被叫做老太太,那個精神病。到那天,才知道,老人在急診室外面躺著的時候,傢人正在一遍遍尋找。恰恰是那幾天,鄆城縣電視臺也在播放這條尋人廣告。後來的鑒定顯示,老人遭遇瞭車禍。不過當天現場的人未發現車禍痕跡。有一種推測:老人是在其他地方遭遇車禍,被扔在瞭這裡。由於肇事車輛一直沒找到,這種推測無從證實。死後風波王萍等4人後來被起訴。吳傢人跟醫院就賠償一直未能達成一致。吳喜蓮還躺在太平間兩年過去,吳喜蓮仍躺在醫院的太平間裡。她的棺材至今擺在劉樓的街上。經歷瞭兩次法醫鑒定,第一次出示給死者傢屬,顯示死亡原因:符合交通事故致骨盆骨折,結腸出血壞死導致創傷性休克而死亡。第二次的鑒定,由菏澤市法醫鑒定中心做出。形成四條意見。其中有一條,患者的死亡原因是外傷後衰竭。患者的死亡與醫院不檢查、不診斷、不按醫療常規治療、護理、營養有一定的關系。但這一鑒定結果因為沒有市衛生局蓋章,未被檢察院采納。鄆城縣人民醫院院長劉騰川、副院長屈衍寬、李在朝後來被黨內處分,急診科副主任侯士雲撤職,並停止行醫一年。王萍、祝風雷、呂勇濤、鄭玉璽等4人,被以過失致人死亡罪起訴。檢察院認為,王萍等人輕信敬老院會將吳喜蓮收留,將吳喜蓮遺棄在敬老院附近的護路院大門前,造成吳喜蓮於次日死亡。2011年2月案件開庭,至今未判。王萍等4人目前取保候審。鄆城縣法院沒有解釋,隻表示案件在審理過程中。對於老人的死,所有涉案的人都說,心疼,後悔,有失誤,可是沒有罪。也有自責,呂勇濤說,他經常夢見老人坐在他的救護車裡,一次次念叨,送我回傢,送我回傢。吳喜蓮的傢屬,一直沒和醫院就賠償達成一致。傢屬最高提到過145萬,醫院和被起訴的4人最高願賠償80萬。因過於懸殊,談判沒有進行下去。老人的兒女想起吳喜蓮,全部是她幹活的樣子。“我們都不願意想她在太平間裡的樣子”。身上有明顯傷痕的吳喜蓮,整個身體縮著,臉上已經有腐爛的痕跡。(新京報)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