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綬控侚魂偶坋癓爛啀婬捼脤

湖北死囚復活案十餘年冤情再調查

湖北死囚復活案十餘年冤情再調查

www.prototype.com.hk

3月1日,湖北省襄樊監獄,38歲的“殺人”囚犯徐浩向監獄方遞交瞭一份申請。申請內容為會見記者。10多天以後,徐浩的老母趙克鳳從監獄管教人員處得到的答復是:監獄不是一般公共場所,會見需要獲得政府和法院的同意。迄今還沒有記者見過徐浩。徐浩從獄中讀到瞭一些有關他的報道,急於向記者們訴說自己的案情和冤屈。去年9月20日,《新快報》首次披露這名教師1997年被初中同學張文華在殺人潛逃途中舉報為“共犯”後鋃鐺入獄。確認徐浩“殺人”的證據被國內多位法學專傢和知名刑辯律師認為不足以認定——僅有張文華的來信、另幾人轉述的張的講述、一個沒有指紋的刀鞘、一個證人在案發半年後的照片辨認。法庭認定的作案時間、地點、經過、動機等也均自相矛盾。徐浩在法庭審理和服刑的十餘年間一直沒有認罪,喊冤不止。而今,半年時間過去瞭,湖北省高院正在研究讓徐浩“早日出來”的可能性,有襄陽政法系統人士也向《新快報》記者揭秘瞭該案隱情。知情人士講述與徐浩傢人及各種法律文書相印證,向我們還原瞭這件“殺人”錯案如何發生、怎樣發展,以及在經媒體披露前走過瞭一些怎樣自我修復之路的全過程。襄樊中院曾準備判徐浩無罪“徐浩很可憐。”一名政法內部人士說,此案審理中因證據不足,1998年3月原襄樊市檢察院交公安退查;再次審理後,1999年3月檢察院又決定撤訴。“因為襄樊市中級法院就不同意判,認為證據嚴重不足,要判隻能判無罪。”但令人疑惑的事實是:襄樊市檢察院再次以同樣證據起訴,1999年4月19日徐浩被判處死緩。為何出現這樣的結果?“是市委政法委組織公、檢、法三傢坐下來進行協調,給協調下來的結果。”這名知情人士說,徐浩被判有罪,並非襄樊中院本意。據徐母趙克鳳回憶,案子在襄樊中院沒判決之前,她曾去檢察院喊冤。有檢察官給她說:“這案子誰也判不瞭徐浩,誰也放不瞭徐浩。因為兇手沒有落網。”據稱,檢察官還告訴她,遇害者李峻的母親曾多次到政法機關的辦公場所地上打滾,哭喊著要求嚴懲兇手。1999年6月25日,徐浩案經湖北省高院終審裁定予以維持。殺死李峻在逃的張文華於2002年6月6日因搶劫罪在宜昌被執行瞭死刑,從被宜昌警方抓住到臨死前,張文華用的都是表哥唐建敏的名字。那麼,宜昌公檢法機關於何時及如何知道殺掉的不是“唐建敏”呢?政法知情人士給我們解開瞭謎底。上述知情人士說,河南省淅川縣的真唐建敏及其傢人在收到宜昌中院的死刑文書及領屍通知後,本不以為然,因為這並不妨礙唐建敏活著。但在兩三年之後,唐建敏卻不得不去往宜昌——他的戶籍被註銷瞭,外出打工極為不便。他要求法院恢復其戶籍。唐建敏找上門來,那被殺掉的是誰?辦案機關傻瞭眼。根據唐建敏提供的“可能是其表弟張文華在使用其姓名”的線索,宜昌市公、檢、法機關各派出一名領導副職,前往襄樊調查。經查閱有關卷宗、走訪辦案人員、照片比對及文檢鑒定,最終確認:被執行槍決的是在逃殺人犯張文華。“襄樊市政法機關因為協助調查,知道瞭張文華已死。但是他們並沒有把這個重大的信息告訴徐浩及其傢人。直到數年後,市政法委副書記姚傢聯快要退休時,徐母才從其口中得知。”知情人士說。政法委書記曾打算放出徐浩2005年初,湖北省公安廳刑警總隊總隊長餘新民改任襄樊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局長。餘在任期間實行大改革,大規模警力下沉到基層一線。將市區各道路劃分區域,實行24小時網格化巡邏制度。實現110接出警即時化,現場快速處理機制,嚴厲打擊街頭兩搶一盜犯罪,一舉將襄樊廣為全國詬病的街頭發案率降低到最低水平。他後於2007年調到公安部刑偵局,但至今在襄陽有著很好的口碑。作為刑偵專傢的餘新民也關註到瞭徐浩“殺人”案。前述知情人士說,餘新民看瞭徐母的上訪材料並調閱全部案卷後,確認這是一起錯案,隨後親自帶著四五人驅車300餘公裡,趕往當時關押徐浩的漢陽監獄。“餘新民是打算想辦法讓徐浩回傢的。雖然他不能左右判決,但可以采取變通的方式。隻要徐浩表示認罪,出去不鬧事,就能將其轉為保外就醫。”這位幹部說,讓餘新民沒有想到的是,交流進行瞭兩三個小時,徐浩竟一言不發,也不作任何表態。這位幹部猜測,可能出於對徐浩“現在一言不發,出獄後則面對攝像機鏡頭大聲喊冤,稱遭到刑訊逼供”的“不確定判斷”,餘新民認為風險太大,放棄瞭原有想法。但餘仍然想瞭其它辦法來幫助徐浩。“他讓協調把徐浩轉回襄樊服刑,這樣離傢近,親人可以來多看望。他還讓監獄幹部在生活上多照顧徐浩,說他可能是無罪的。”“高院說經過多次多級復核,此案很難糾,但也還是承認案子有問題的。”該幹部說。襄樊監獄獄政科曾科長去年接受《新快報》采訪時證實,徐浩曾長時間處於精神病的“亞木僵”狀態,非常嚴重地把自己封閉起來,可以幾個月一句話不講。趙克鳳告訴記者,2004年最高法院也曾派員找到獄中的徐浩,對案件進行核查,徐浩同樣一言不發。“徐浩不說話,那些證據也不會說話?”徐母認為,不能僅憑人說話不說話辦案。徐母同時向記者證實,在2005年或者2006年夏天,一個周六的晚8時多,餘新民確實接見過她,是因為白天接訪人太多,安排的專門見面。“我說我兒子冤枉,餘書記說:‘你兒子不冤,我也不會去漢陽監獄瞭!’”2007年5月,徐浩被轉回襄樊監獄。“省監獄管理局的人問我:你是咋搞的?剛剛人傢拿兩萬塊錢想來活動,都辦不瞭呢。我知道是政法委給辦的,我說:我不感謝,離傢近,去看得多,眼睛都要哭瞎。”徐母說。餘新民現已調任公安部第三研究所黨委書記。3月15日,記者試圖瞭解他對徐浩案的看法,他通過辦公室人員回復說:自己不是辦案人員,希望記者去到辦案單位,找到具體經辦的人員瞭解情況。從沒認罪還兩次獲減刑2003年5月28日,湖北高院裁定對徐浩減刑,由死緩減為無期徒刑。2006年,湖北高院再次裁定,將徐浩減刑為有期徒刑20年。在2003年的減刑文書上,執行機關襄樊監獄提出罪犯徐浩“在死刑緩期執行期間,能認罪服法,遵守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積極參加政治、文化、技術學習,積極參加勞動,完成生產任務,並獲3次季度表揚。”建議法院減刑。湖北高院同意依法應予減刑。趙克鳳說,兒子一次也沒有認罪,這減刑裁定就是最好的證明。“判死緩的犯人一般都會在到期前幾日提出轉為無期的減刑申請,法院審核通過後就不再殺。2001年4月19日徐浩的死緩考驗期就滿瞭。可他根本就不認罪,也不申請減刑。這樣捱瞭兩年,監獄實在沒轍瞭,才幫他辦瞭減刑。”對於第二份減刑文書,趙克鳳說,同樣是監獄好心給辦的。“他沒有殺人,卻要坐29年牢。熬到2026年刑滿釋放都52瞭,不知道那個時候我還在不在?”現年66歲的趙克鳳忍不住心酸。基於兒子的精神疾患等,趙克鳳曾數次提出來進行保外就醫,但均未獲得準許。2007年,原襄樊市政法委等在趙克鳳所在的襄陽20中就徐浩案開會。據一位參加瞭該會的幹部回憶,市政法委副書記姚傢聯在會上宣稱,由於徐浩拒不認罪,保外基本條件都不具備。“(隻要)現在承認殺人,(我們)現在就放人。”而據趙克鳳轉述,會見時兒子經常告訴她說“媽,他們冤枉我,說我殺瞭人。我要承認瞭,我還是個人嗎?”湖北高院正嘗試對徐浩進行假釋襄陽市政法系統知情人說,政法機關確實嘗試過對徐浩案進行糾正,希望低調處理,但因為吃不準,害怕徐浩出瞭監獄後鬧出更大的動靜,最終放棄。直到去年相繼被新快報、新華社、南方周末、鳳凰衛視等媒體曝光,成為轟動全國的大新聞。“冤案既已大白於天下,就應該糾正。”這位知情人認為,采取“鴕鳥政策”有害無益。“很多司法機關人士經常談到司法權威不高,對此很是不滿。但其實不是別人,正是司法本身造成瞭這種局面。錯案得到糾正,司法權威自然就起來瞭。”據襄陽20中校長雷俊證實,在上月,當地黨政已經讓監獄帶徐浩去武漢瞧病,然後視檢查結果確定徐浩往何處去。“法院能落實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我就不會喊冤多年瞭。”趙克鳳提出:對法院最低要求是兒子回傢,往事不咎。3月14日,襄陽市樊城區法院派車將趙克鳳送往湖北省高院進行協商。趙跟負責接待她的吳義文等兩位法官討論瞭“讓徐浩早日出來”的可能性。“吳義文法官說:徐浩案2004年最高法下瞭結論,我們無權管。省高院隻能幫你根據徐浩服刑期過半,和襄樊監獄商量辦保外就醫或假釋。”趙克鳳對新快報記者說,高院承諾4月5日給答復。也許徐浩不久就能回傢瞭。3月16日,新快報記者聯絡湖北高院宣傳處副處長程勇,詢問打算如何處理徐浩案,是否會以變通方式放出徐浩。對方未予回復。湖北死囚復活案大事記1997·7·26●湖北省襄樊市傳染病醫院職工李峻屍體被發現。潛逃中的張文華給警方寫來兩封舉報信,說李峻是他和徐浩共同殺害。1997·7·31●襄樊市迎旭小學教師徐浩被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刑拘,後被逮捕。張文華寫給警方的舉報信和徐浩供述中提到的兇器,沒有一件被找到。1998·12·9●襄樊市中級法院開審徐浩案。徐浩稱,被捕後,他遭到刑訊逼供,供詞都是“刑警隊自己寫好的……不簽不行”。辯護律師董文高提出:作案時間、地點、過程、動機等,供述與證人證言及物證之間,存在諸多矛盾之處。1999·3·19●因證據不足,襄樊市中級法院裁定:準予襄樊市檢察院對徐浩撤訴。1999·4·19●檢方未補充任何新的證據,法院重新開庭,以犯故意殺人罪判決徐浩死緩,剝奪政治權利終身。1999·6·25●湖北省高院針對徐浩的上訴作出終審裁定:維持襄樊中院判決。2001·8·19●張文華因在湖北省宜昌市多起搶劫作案,被警方抓獲。但張文華交代自己叫唐建敏,唐建敏是張文華表哥,張文華還隱瞞瞭此前自己殺人在逃的罪行。2002·6·6●張文華以搶劫案的罪行,並以表哥唐建敏的身份,在宜昌被執行死刑。而此時,真唐建敏還活著。但兩三年之後,真唐建敏卻不得不去往宜昌——因為他的戶籍被註銷瞭,外出打工極為不便。他要求法院恢復其戶籍。2004●一直為兒子申冤的徐浩父親徐新玉因腦溢血去世,徐母趙克鳳繼續上路,多次前往北京、武漢等地要求重審此案。湖北省委政法委也曾向襄樊市委政法委發函,認為該案“確實存在證據不足……可謂錯誤百出”,要求該委督促襄樊中院重新調查。2005●宜昌市公檢法到襄樊調查張文華真實身份,這時,人們才發現,徐浩案的舉報者張文華已經被槍決,但警方從未主動通知過徐浩。2008·8●徐浩母親趙克鳳偶然得知張文華已死,便委托律師調查,並向湖北省檢察院反映。一年後,她等到回應:張文華確已冒名“唐建敏”犯罪2002年在宜昌被槍決。2011·9·20●新快報以《湖北一“死囚”被執行槍決9年後仍在正常生活》報道瞭此案,成為轟動全國的新聞。2011·9·12●法律學者及刑辯律師徐昕 (微博)、洪道德、王琳、韋峰、遲夙生、周澤、郝勁松 (微博)、房立剛、曹星等認為證據不足,呼籲立即重審徐浩殺人案。網友成立“徐浩冤案關註團”。2011·9·23●湖北省高院公開回應報道稱,唐建敏搶劫一案獲悉系張文華冒名的情況後,沒及時更正,將立即更正法律文書,並引以為戒;對徐浩故意殺人一案,則經原襄樊市中院一審、湖北省高院二審及幾級法院多次復查,“均有明確結論”。2012·3·14●湖北省高院法官對趙克鳳說,將想辦法讓徐浩走出監獄。 (新快報)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