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山西神童教師出籠記:修改出生日期與舉報有關

山西神童教師出籠記:修改出生日期與舉報有關

山西神童教師出籠記:修改出生日期與舉報有關

www.thecaptial.com.hk

一份外泄的統計表將山西臨縣清涼寺中心校推上風口浪尖劉保蘭身份證及戶口本上的出生日期曾一直是1977年6月3日。2012年7月5日劉保蘭將出生日期從1977年改成瞭1967年,此點與其聲稱“年齡沒有修改過”相悖。李小兵戶口本上出生日期也於2012年8月17日從1973年修改為1967年。一份外泄的統計表將山西臨縣清涼寺中心校(下簡稱中心校)存在“神童教師”的事揭瞭出來。2012年6月,山西臨縣當地傳言:中心校裡有一批18歲以下的“神童教師”,教師中竟然有人8歲就參加工作??這些傳言出自一份來源不明且罕有人見過的財政統計報表。統計表出自教育局這份抬頭為“財政負擔人員基本情況統計表”(下簡稱統計表)的表格裡共錄入各類人員203人,其中在職168人,退休35人。填報單位“清涼寺中心校”,但未加蓋公章。統計表中詳盡羅列瞭203人的姓名、人員類型、職務職稱、出生時間、身份證號碼等信息。《瞭望東方周刊》記者發現,該表上所登記的人員中的確有51人是在18歲前(含18歲,記者註)參加工作,其中:18歲22人,17歲10人,16歲16人,15歲、12歲和8歲各有1人。8歲參加工作的劉保蘭和12歲參加工作的李小兵在統計表中令人矚目—劉保蘭,女,出生於1977年6月3日,參加工作時間為1985年6月1日。李小兵,男,出生於1973年6月1日,參加工作時間為1985年10月1日。這份統計表究竟出自哪裡?2012年9月10日,臨縣財政局行政事業單位財務科科長薛榆有在接受本刊采訪時說,他沒見過這個統計表。在臨縣財政局,本刊記者查詢瞭2012年8月臨縣事業單位財政負擔人員工資表,在清涼寺中心校的登記表中有劉保蘭和李小兵的名字,但除瞭參加工作時間,其他資料空缺。“中心校裡有神童教師?這事情我們不知道??18歲(參加工作)還勉強,16歲以下就太奇怪瞭??”薛榆有說,臨縣財政局隻掌握在職公辦教師和民辦教師的人數和參加工作時間,教師的年齡、黨齡、工齡應由人事部門和主管部門把關審核。薛榆有判斷,這個統計表應該出自臨縣教育局。仔細翻閱瞭統計表後,臨縣教育局副局長秦小齊向本刊證實:這份統計表的確出自該教育局。秦小齊告訴《瞭望東方周刊》,2010年6月臨縣教育局將此統計表報到臨縣財政局,填表的目的是摸底財政供養人員人數。“此前有人向縣裡領導舉報,中心校存在‘神童’幹部,並且有人吃空餉。2012年9月4日縣長張建國已經將舉報信轉到教育局,要求核查。教育局已安排專人去中心校調查此事,目前尚無結論。”秦小齊說。秦小齊告訴《瞭望東方周刊》,就他目前所掌握的情況看,統計表中的數據可能在錄入環節出瞭問題,並非人為造假。“兩人修改出生日期與舉報有關”“我的出生日期是1967年6月3日,而非1977年6月3日,這上面(統計表)弄錯瞭!”劉保蘭說。劉保蘭告訴本刊,她1967年出生在臨縣,1985年9月至今在清涼寺中心校任教,代小學一年級數學。“統計表上出生年月成瞭1977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1967年的??身份證上就是1967年6月3日,??身份證(上的信息)我就沒有變更修改過??沒有人找我瞭解過(統計表的事)。”劉保蘭說。據本刊記者調查,劉保蘭身份證及戶口本上的出生日期曾一直是1977年6月3日。2012年7月5日,劉保蘭將出生日期從1977年改成瞭1967年,此點與其聲稱“年齡沒有修改過”的說法相悖。接受本刊采訪時李小兵說,他1967年出生在臨縣,1985年10月至今在清涼寺中心校任教,現為該校生活老師。李小兵戶口本上出生日期也於2012年8月17日從1973年修改為1967年。“當初,換戶口本的人把這個(年紀)弄錯瞭。” 李小兵說。據本刊記者調查,2007年3月20日,李小兵曾將曾用名“李曉斌”變更為現在的名字,當時其並未對戶口本上“錯誤”的出生日期一並修改。李小兵對此解釋:“早就發現(出生日期)弄錯瞭,因為身份證上是正確的(出生日期)就沒有更改??我一直在用這個(身份證),就沒當回事。”為瞭證明此話的真實性,李小兵出示瞭身份證,本刊記者發現:李小兵出示的“身份證”是一張在1999年3月30日核發的臨時身份證,有效期3個月,十多年前就已過期。劉保蘭和李小兵修改出生日期的時間相距不足兩月,是否巧合?有不願具名的知情人指稱,今年6月左右,有人在互聯網上爆料說,中心校裡出現瞭8歲和12歲的“神童”教師,“兩個人修改出生日期與舉報有關”。“劉保蘭是民辦教師,她的實際出生日期確實為1977年6月3日??(現在)把自己的年齡改大10歲,是因為有人舉報,她為瞭和統計表保持一致??(原先)她把實際工齡提前填瞭十幾年,這樣做,可能是為瞭增加工齡,為將來的轉正和評定職稱奠定基礎。”知情人告訴本刊,“她參加工作是在90年代末期,她把自己的工齡提前到1985年就成瞭8歲上班。這次被人檢舉後,她隻好把自己的年齡改大瞭10歲??她一直使用1977年的真實出生日期。”“李小兵年齡在40歲以上,應該是1967年生的。他參加工作時是民辦教師,後來在1999年參加縣裡的考試,2000年轉成公辦教師。當初改小年齡,是因為要從民辦教師轉為公辦教師,轉正考試可能有年齡限制,年齡太大瞭就不能參加考試,這是唯一的理由。”知情人說。另外,知情人說,李小兵之父曾是教育局的一名幹部。層層審核的統計表還出問題?公開資料顯示:清涼寺中心校於2011年由23個學校合並而成,為寄宿制學校,現有小學教學班12個,附設幼兒班3個,學生576人。臨縣教育局人事股股長高秀田說,出現劉保蘭和李小兵這兩位“神童”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李小兵檔案中的幹部履歷表和劉保蘭的年度審核表(民辦教師隻有年度審核表,記者註)上的出生日期均為1967年。”高秀田說,“他們提供瞭身份證和戶口本,上面的出生日期與相關材料上的一致,也是1967年。”至於劉保蘭和李小兵提供的出生日期證明是否真實,高秀田表示“無從可知”。和秦小齊一樣,高秀田也認為,劉保蘭和李小兵之所以莫名其妙成瞭“神童”教師,是因為在信息錄入環節出瞭問題。“當初戶口(出生年紀)就有問題,錄入時候也沒能把住關。”據本刊記者調查,統計表上報流程大致為:中心校制作,先報教育局審核,再報財政局存檔。為什麼經過層層審核的統計表還會出問題呢?“全縣有6800多名教師,人多,實在把不過來。”秦小齊解釋說。統計表中除劉保蘭和李小兵外,還有49個在18歲前參加工作的教師,這些人又是什麼情況?高秀田說,這49個人中絕大多數出生在五六十年代,初中畢業就當瞭老師。在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由於當時教師資源極度短缺,所以十六七歲的初中畢業生來給小學代課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前小學是5年,初中是2年,師范3年,一個人6歲上學,10年時間就出來瞭,16、17歲參加工作屬正常。”至於中心校存在有教師不上班吃空餉的問題,高秀田表示,從他瞭解的情況看,中心校的確存在“一些人請假手續不完善”。

Tags:
the capital,
首都廣場,
尖沙咀首都廣場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