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_氪捼脤控儔笢燊游樑聃蝠眢ㄩ滯赽傖荾旯睫

記者調查北京中關村假證交易:孩子成護身符

記者調查北京中關村假證交易:孩子成護身符

www.prototype.com.hk

7月8日下午,地鐵4號線人民大學站A1號出口前,一名男青年正在買假證。  實習生 王慧冬攝  6月30日9時,北京中關村大街,中國人民大學東門外。  “要辦證嗎,學生證、畢業證?”筆者剛出4號線人大站地鐵A1口,三四個抱著孩子的年輕母親便圍瞭上來。再往前走,孕婦、抱小孩婦女越來越多,單是離校門最近的樹蔭下,就有10來人在招攬生意。  在坊間,“孕婦、抱小孩婦女”已成為人大東門外的標簽之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21條規定,懷孕或者哺乳自己不滿一周歲嬰兒的行為人不被執行行政拘留處罰。這意味著,一些賣證婦女可以長期逃避法律打擊。  筆者經過多日調查,勾勒出這一群體的大致特征:孕婦或哺乳期婦女,年齡20歲~40歲,來自欠發達地區,丈夫多在京打工且知道她們的職業,本人意識到行為違法但普遍不願轉行。  在賣假證者的聚居點之一小牛坊,常住居民宋女士道出瞭賣假證者的歷史變遷:“原來是江蘇人在幹,後來河南人加入他們的隊伍。再後來,什麼人都有瞭,山東,東北,張傢口……”  “我們做的事是違法的”  人大東門出門右轉不遠就是地鐵人大站,左轉走10餘分鐘可到地鐵海淀黃莊站。兩站中間,還夾著兩個天橋、兩個公交站臺、兩個十字路口,周圍還建有不少商業、娛樂設施。有人說,正因如此,人流多,賣證者才聚集在這裡。  在公交站臺對面的樹蔭下,賣假證者劉麗穿著素色上衣,一邊抱著兩個月大的孩子一邊招呼著路人光顧自己的“假證生意”。  見孩子哭鬧得有些厲害,筆者建議給他吃點東西。隻見她從包裡掏出一本仿冒的北京大學學生證往孩子手裡一塞,“沒事,他隻是要玩學生證。”孩子果然安靜瞭下來。  劉麗包內的學生證,有仿冒北大的,也有仿冒人大、中國農業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等在京高校的,都已蓋好印章。劉麗還用一張紙包著火車票優惠磁條,“最近學校管得嚴,真磁條斷貨瞭,這些都是假的。現在100元也進不來真貨。”  一位年輕男子給瞭劉麗一張照片。她拿出圓形模子給照片刻上鋼印,就做完瞭學生證,收瞭30元。整個過程不過10秒鐘。男子說,他過幾天要去外地,拿學生證去景區可以打折,“以前這裡賣假證的特別多,天橋上都是,現在少瞭”。  此時,一位戴墨鏡的中年男子過來問:“這玩意也要30元?”“這都是違法的。”劉麗答。  “我拿的,是我違法。”  “我們給你做出來,我們也違法。”  “這一切都是違法的。”墨鏡男笑著總結,隨後說:“我要幾本畢業證。”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叫喊,劉麗急忙搶過證件樣本,往校門方向跑去,隨後拐進旁邊的綠化帶。筆者趕到時,綠化帶裡已聚集瞭五六個婦女,一會兒便疏散開瞭。  “剛剛有警察。你們沒幹這行,不懂。”劉麗長長吐瞭一口氣。事後,一位剛來一周的孕婦告訴筆者:雙手空空,走路筆直,就可能是便衣。  筆者發現,劉麗所在的這片綠化帶有點“玄機”:一處欄桿斷瞭,可通往大街;一處可穿過小樹叢,通往人大校門;另一邊則通往其他綠化帶。泥土裡留著好幾個腳印、塑料袋。劉麗一邊環顧四周一邊催促:“你們買不買證,買完證就趕快走。”  采訪中,賣證婦女無一例外地坦言:她們做的事是違法的。盡管如此,在孩子出生或哺乳期滿之前,這些婦女很少想過今後如何是好。  初中輟學,18歲嫁人,次年生下第一個女兒,在輾轉浙江、遼寧、廣東、河南等地打工多年之後,來自河南平頂山鄉村的張小花今年6月隨丈夫來北京投靠表親。已懷瞭第二胎的她,這次沒有拾起服務員、紡織工等老本行,而是選擇加入大學校門的“賣假證大軍”。   張小花並非沒做過正當職業。因為不喜歡老師,她沒讀完初中就來到東北,在母親的介紹下去超市當服務員。後來,父親讓她到廣州一傢服裝廠工作,她嫌機器嘈雜,一天都沒幹。當張小花隨做室內裝修的丈夫去浙江時,她找瞭個繡花的活兒。後來,丈夫迷上瞭賭博,她一氣之下回瞭老傢,丈夫隻好跟著回去瞭。  丈夫來京後沒出來找工作。張小花隻好自己出來賺錢。  思來想去,張小花在老鄉介紹下開始賣假證。“超市一般每月1000多元。做這行,賣得好估計兩三千元,不好的也是1000多元。”她想,如果失敗瞭,再換丈夫出來打工。  老手一年能賺十幾萬元  7月1日20時20分,筆者暗中跟隨4名賣證婦女坐公交車回傢。車駛離市中心1個多小時後,她們在“航天城北站”下瞭車,隨後橫穿馬路,走向一個村落。  此處叫小牛坊,位於唐傢嶺以北4公裡。進村路上有不少小坑,裡面堆著碎石。小路左邊雜草叢生,右邊多為一兩層的小房,墻體略有裂縫,門上釘著木板。  村旁有一個建築工地。來自四川的陳力就在工地上服務。他說,這裡面臨拆遷,房租每月隻要兩三百元,面積大多10平方米上下,不過可能隨時得搬走。  王紅,38歲,來自河南平頂山,已來北京兩年的她與老鄉住在小牛坊。在老傢,她花20萬元買瞭套城裡的房子,13歲的大女兒也在縣城讀初中瞭。王紅剛來北京時懷有身孕,經老鄉介紹,決定賣假證。  王紅說她進貨可以更便宜。一般學生證進價2元~5元,售價15元~30元不等。畢業證能賣兩三百元,如果是能上網查詢的,可以賣數千元。“差的一天能賺三四百元,好的時候七八百元。真的,我一年可以賺十幾萬元。”王紅說,房租每月隻要300元,如今孩子生下來瞭,她賺的比丈夫還多。  在圈裡人看來,懷孕、哺乳期是幹這行的“硬件”。張小花是王紅的老鄉,她說,她認識個朋友,想幹這行但是沒小孩,於是找別人借瞭一個。後來警察把那人抓到瞭,帶到醫院一化驗,真相大白。結果,孩子被送回老傢,朋友被關瞭起來,“聽說至少被判瞭半年。”  入行不到1個月,張小花就有被抓的經歷瞭。但她的“事業”顯然還沒“上路”。筆者發現,她早上隻賣瞭兩個學生證,同樣的證件,別人進價2元,她需要5元。而多位賣證者透露,人大東門外整條街都是同一個老板。至今為止,張小花沒接過畢業證的大單子,別人來詢問業務,她也不太清楚。  “不過,我們時間比較自由。”張小花說,她們與老板並不存在上下級關系,老板批發,她們進貨,然後倒賣賺取差價。“我們的收入不用給老板,也沒有統一組織。”  事實上,這隻是京城賣假證人群的冰山一角。賣證者透露,還有一夥人在四環附近的學校活動。按照指點,記者在北大南門東側附近發現兩撥賣證婦女,分別來自安徽、山東,共有8人。她們的假證藏在身旁的電動車裡,孩子已能走路。  附近有一條300來米的路,地上貼著40餘張假證廣告。除賣證收入外,她們的老板還會根據效益給提成,如每賣10元給1元。  有人為瞭賣證十幾年中生瞭6個孩子  王紅趁攬活間隙與筆者聊天:“現在他爸上班去瞭,我抱著孩子在大街上喊,反正也不太累。等孩子能走瞭,我就不幹瞭。”  “不過,我們就不想回傢!”王紅算瞭一筆賬,“種地,一傢能賺幾個錢?你說,咱傢老公在外面再累,也才掙3000多元。我在這兒吃吃喝喝,一年也能掙十幾萬元。來北京的時候,我們就帶瞭一床被子。現在的東西,都是來北京後買的。”  王紅很崇拜一個老鄉。她說,那老鄉一直幹這個,10來年生瞭6個孩子,5男1女,最大的今年已經18歲瞭。“幾個孩子生下來,賺瞭300萬元!”  按王紅的說法,幾年前這行生意很好,一張假畢業證能賣到1000元。現在,一大批人由於利潤吸引加入賣證行業,人一多,價格就跌,那種畢業證如今隻能賣一兩百元。  小牛坊的房東宋清就遇到過以“生孩子+賣證”為業的房客。“有些賣假證的人狂要孩子。生瞭一個又一個。”宋清在膝蓋處比劃瞭一下,“小孩剛這麼高,又懷上瞭。”  “我傢曾住過一戶賣假證的。她養瞭一個小姑娘、一個小男孩,小男孩長得挺好看的,就七八個月大。一次交貨的時候,對方說可以幫她抱會兒小孩,結果就把小孩抱走瞭。他們也無所謂,又要瞭一個。”宋清有點氣憤。  後來,110屢次找上門來,有時還查出不少印章、假證,這把宋清嚇瞭一跳。終於,她對那些賣假證的房客下瞭“逐客令”。  周圍人們的習以為常和警方的尷尬  來來往往的路人養活瞭這批賣假證的婦女。筆者觀察發現,顧客當中有不少學生,有的來自外地,也有的是附近高校的研究生和本科生。  筆者在校園內隨機訪問瞭10餘名大學生。他們普遍認為,賣證人的叫賣聲很煩,影響學校形象,是不誠信的表現。但是,這些同學無人舉報賣證者。他們說:“這是社會正常現象”、“舉報瞭也沒用”、“習以為常瞭,見怪不怪”……  周圍居民也默許瞭這條利益鏈的存在。  甚至,一位身穿公司制服的湖北婦女,一邊在入口登記車輛進出信息,一邊賣起瞭假發票。她告訴記者,若想辦證可以留下電話,她會幫忙與賣證者“搭橋”。  “她們各種證件、公章都有。比如,像你,如果會電工,但沒有電工證,工資隻有一兩千,有證的工資就有五六千元瞭。”她推薦道。  7月3日,筆者在一位賣證婦女處獲得瞭老板的聯系方式。電話中,筆者假稱需要5本可上網查到的畢業證,希望帶上樣本、當面交易。這位名叫“偉嫂”的30來歲婦女答應第二天見面,每本2000元,先付一半定金。時間、地點都由筆者決定。  偉嫂說,這些證件都是自己做的,她的手機號碼也已用瞭10多年,沒必要因為這筆生意騙人。  海淀區一位不願具名的警官透露,警方曾多次搗毀過假證窩點,房間內一般有打印機、模具等設備。“不過,能上網查的證件,肯定是騙人的。”  其實,警察和城管的崗亭離人大東門不過200米,路人說,這裡每天都會上演警察驅趕賣假證婦女的場景。一位工作8年的清潔工告訴記者,他剛來時這裡就有人賣證瞭,每天,他都要拿著鏟子清理賣證者貼在地上的小廣告,“隔幾步就要彎腰一次。”  盡管天天在巡邏,但這位民警感到這份差事做得很憋屈,“追不是,不追也不是。”事實上,賣證婦女也明白這一點:追她們,萬一孩子出事,警察要負責任;不追,可他們是警察。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