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羸闚赻扴課窪汜挭ㄩ渴翍蘋蔉睿諳欶鼠嶱繞醱

媒體人自述揭黑生涯:戴著墨鏡和口罩公開露面

媒體人自述揭黑生涯:戴著墨鏡和口罩公開露面

www.prototype.com.hk

[導讀]作為廣州媒體人的周筱赟最早一次揭黑行動是2011年“中石化天價酒事件”。 自此,周筱赟開始揭黑生涯。而“盧美美事件”、“兒慈會風波”,則讓周筱赟的揭黑行動進入瞭中國慈善領域。
周筱赟在向周筱赟聯系采訪時,他對記者提出質疑:“你怎麼證明你真的是記者,而不是兒慈會派來冒充的呢?”記者努力提供線索“自證”身份。與報社核實後的周筱赟表示,確有記者其人,但邏輯上並不能說明對話者即記者本人,最終,他說“我就相信你吧。”“天價酒”拉開揭黑路審計機構表示兒慈會“48億元的數字屬會計報表編輯錯誤”,周筱赟表示存疑,“即使我相信,也暴露出兒慈會內部管理制度混亂。”作為廣州媒體人的周筱赟最早一次揭黑行動是2011年“中石化天價酒事件”。由於有中石化內部人充當“深喉”,並非第一爆料人的周筱赟獲得瞭內幕消息,其發佈的博文迅速受到關註。隨後,央視和周筱赟進行瞭連線,新華社等媒體也積極跟進。10天後,中石化廣東分公司總經理魯廣餘被免職。自此,周筱赟開始揭黑生涯。隨後阜陽判刑官員重新入編、要求鐵道部公開招標信息等事件讓周筱赟的揭黑力度越來越大,而“盧美美事件”、“兒慈會風波”,則讓周筱赟的揭黑行動進入瞭中國慈善領域。與之前廣受認同的揭黑相比,兒慈會風波出現瞭與以往不同的變化。此前,爆出負面的公益機構即使在業內也頗受質疑。因此次涉事的兒慈會,從籌建起就受到業內不少好評。“因為是一群真想做事的老人在做專業慈善,才導致瞭管理不專業的問題,為瞭想省錢,用瞭很多志願者來做專業工作,以至於疏漏出瞭問題。”在兒慈會首輪48億資金風波發生後,見證瞭第三方專項審計對兒慈會賬目的審計後,中國社科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楊團表示。在審計機構表示兒慈會“48億元的數字屬會計報表編輯錯誤”後,周筱赟表示存疑,“即使我相信,也暴露出兒慈會內部管理制度混亂。”“內部管理制度混亂的說法是客觀的。”楊團表示。兒慈會一名怕再引起爭端而要求匿名的工作人員表示,看到周筱赟在質疑48億善款時出具的各種報表證據,覺得“對方的態度很認真,是真正關心公益組織的發展,認真監督我們。”對於周筱赟監督兒慈會的舉動,公益界知名人士如王振耀、基金會中心網總裁程剛等都持肯定態度。對於公益圈有人肯定自己,周筱赟不太相信,他並表示:讓人評價另一個人的方式有傾向性。“我得到內線的確鑿消息是,某領導私下說我‘太討厭瞭,給我們惹這麼大麻煩。’”周筱赟說。網絡狂歡中的普通公民謹慎的預防措施還是有必要的。當我摘下墨鏡、摘下口罩,走入人群,誰都不知道我是誰。周筱赟經歷過數次影響較大的揭黑,不過他表示自己幾乎沒有遇到過什麼人身威脅,不擔心人身安全的周筱赟仍然采取瞭嚴密的措施保護自己。從天價酒之後,以爆料人形象出現在公眾面前的他總是戴著墨鏡和口罩。“我這叫在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我總沒必要公佈我全部個人信息,公佈面部清晰照片,故意創造條件讓人來砍我吧?謹慎的預防措施還是有必要的。當我摘下墨鏡、摘下口罩,走入人群,誰都不知道我是誰。”周筱赟說。兒慈會風波發生後,周筱赟和兒慈會項目總監薑瑩一起到央視做瞭一期節目。看到包裹嚴實的周筱赟,當時一位在現場的人覺得有點不理解,“就是個公益機構的事兒,不至於把自己遮得這麼嚴實吧。”一方面嚴防自己不“讓人砍”,另一方面,周筱赟也享受這種揭黑過程。“我推行娛樂化揭黑,揭黑其實沒有那麼危險啦,揭黑沒有那麼可怕,揭黑爆料完全可以變成一個很有趣的、很快樂的網絡狂歡。”周筱赟的自我評價是:“我就是一個普通公民,盡自己的一份社會責任而已。”周筱赟說自己堅持揭黑的動力來自網友們的支持,但事實上,質疑其作秀或其他目的聲音也不少,對此,他表示:“質疑我的人多瞭!那都是跟被揭黑方有利益關系的人!” 看法各異的“堅持”我不是堂吉訶德,我是和實實在在的具體對手戰鬥,且取得瞭實際的效果。北京中立誠會計師事務所主動為兒慈會進行免費專項審計,最終審計報告顯示:三個審計證據已形成瞭完整專業的證據鏈體系,可以證明兒慈會總資金流量也不到6億,“洗錢說”並不成立,而出錯的原因在於手工輸入時多輸入一個零造成的會計報表編制錯誤。周筱赟說:沒有證據的爆料就是耍流氓。一位不願具名的專業人士分析,從周筱赟報料中華兒慈會洗錢過程來看,主要是混淆瞭單一證據和證據鏈的區別。單一證據不能說明問題的本相,在司法實踐中屬於無效證據。“如果這時,周筱赟能夠承認他之前的48億洗錢懷疑已被澄清,而認為兒慈會的專業管理欠缺,那他的表現是沒問題的。但他不願意承認。”楊團說。在周筱赟再度質疑兒慈會與成龍基金會有1800萬元違規資金後,楊團曾誤以為捐款在現場被分割,並發微博表示沒提取管理費,但隨後又瞭解到,捐款是先進入兒慈會賬戶後才進行分割的。為此,楊團再度發微博致歉並澄清,隨後被周筱赟迅速轉發,並稱楊團微博指出兒慈會轉成龍基金會的1800萬善款提成管理費6%。周筱赟曾指楊團之於兒慈會來講,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他能在網上這樣公開罵我,我隻能說這不是一個知識分子應有的品格。”楊團說。“我不是堂吉訶德,堂吉訶德是和虛擬的敵人戰鬥,且沒有意義,而我是和實實在在的具體對手戰鬥,且取得瞭實際的效果。”周筱赟說。對於周筱赟的質疑,“不管我們怎麼解釋,他並不理我們的回應。”上述兒慈會工作人員說。“我建議,你得把網民對我的支持和公益圈某些人對我的反感,這種對比體現出來。”“你應該做一個客觀平衡的報道,一定要把兒慈會罵我的話寫出來。”采訪中,周筱赟對記者表示。在多個渠道的采訪中,記者未能獲得兒慈會罵周筱赟的信息。

Tags:
Rapid Prototyping,
Rapid Prototyping China,
Plastic Tooling,
Plastic Tooling China,
Rapid Prototype,
Rapid Prototype China,
Rapid Tooling,
Rapid Tooling China,
CNC Prototype,
CNC Prototype China,
Functional Prototype,
Functional Prototype China,
Metal Prototype,
Metal Prototype China,
Plastic Prototype,
Plastic Prototype China,
Rapid Manufacturing,
Rapid Manufacturing China,
Low volume production,
Stereolithography,
Stereolithography China,
Vacuum Casting,
Vacuum Casting China,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