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浙江法院的網絡司法拍賣:改革還是違法?

浙江法院的網絡司法拍賣:改革還是違法?

浙江法院的網絡司法拍賣:改革還是違法?

www.thecaptial.com.hk

自7月9日浙江省法院在淘寶網進行司法拍賣之後,引發不同解讀。宋識徑 攝浙江省拍協向浙江省高院遞交報告,反對法院通過淘寶網拍賣。宋識徑 攝支持者認為,網上拍賣傭金為零,成交價更高;中拍協認為法院網上拍賣行為違法浙江省法院系統在淘寶網上嘗試網絡司法拍賣,引發兩種不同解讀。支持者認為,傳統司法拍賣的傭金過高,網絡拍賣成交價更高,並且傭金為零,是司法拍賣改革的一種方式。拍賣行業從業者、中拍協等表示反對,認為法律規定司法拍賣必須由拍賣公司進行,法院的網絡拍賣行為是帶頭違法。自7月9日首例淘寶網絡司法拍賣至今,其引發的爭論仍在繼續。8月3日和6日,淘寶網司法拍賣頻道分兩次掛出瞭4輛轎車。又繼7月9日首次網絡司法拍賣以來,浙江法院在淘寶網上舉行的第二次網絡司法拍賣,沒有拍賣公司參與。前後兩次拍賣者是寧波北侖區法院和鄞州區法院。看到拍賣公告,浙江省拍賣行業協會秘書長王立田心情又沉重起來。近一個月前,浙江省拍協向浙江省高院發函,並未能抵制網絡司法拍賣的進行。網上的司法拍賣自1998年司法拍賣制度被確立並明確委托拍賣原則,一直維持至今。現在,浙江當地法院嘗試打破這種局面7月9日上午10點,浙江法院司法拍賣首次在淘寶網上舉行。寧波市北侖法院拍賣的“寶貝”是一輛黑色寶馬WBAHN730轎車,車牌號為浙B8M189。經過資格審查的淘寶網用戶,都可參加競價。與平時在網上“淘寶貝”不同,參加司法拍賣需要支付保證金。此次,北侖法院拍賣的寶馬轎車評估價25.08萬元,起拍價19.99萬元,保證金5萬元。按淘寶設定的加價幅度,每次至少1000元。網絡拍賣開始10秒後,有人出價20.09萬。9秒之後,有人加價2000元。8秒之後,又有人加價。不到一小時,這輛寶馬轎車已被抬到32.39萬元,高出起拍價12.4萬元。此時,一直在電腦前緊盯價格變動的北侖區法院辦公室主任李瑛,終於“松瞭一口氣”。7月10日晚10點,競拍結束,經過53次叫價後,這輛寶馬車的最終成交價33.09萬元。買傢的編號為L1007,吉林遼源人,通過四次“舉牌”,以1000元的優勢勝出。9日當天,鄞州區法院與北侖區法院同時在淘寶網上進行司法拍賣,其拍賣的是一輛小型客車,車牌為浙BX8105。經過15輪叫價,小型客車最終以67000元被拍出。該車評估價58650元,起拍價5萬元。李瑛表示,從參與的人數到成交價格,都超出瞭法院的預料。去年,北侖區法院共委托拍賣二手車12輛,有7輛經過一次拍賣成交,一輛經過二次拍賣,剩下4輛流拍。按現行規定,法院賣掉被執行人的財產,必須進行拍賣。但是,法院不能自己拍賣,必須委托給拍賣公司進行,拍賣公司會從中收取傭金。自1998年司法拍賣制度被確立並明確委托拍賣原則,一直維持至今。現在,浙江法院嘗試打破這種局面。浙江省寧波市北侖區法院和鄞州區法院,在淘寶網上開起“店鋪”,將司法拍賣搬到瞭網上。這是兩場沒有拍賣公司參與的拍賣會。拍賣結束後,浙江省高院、寧波市中院、北侖法院、鄞州法院在一起開瞭座談會,總結得失。李瑛說,此次試點工作是在浙江省高院的統一部署下進行的,北侖區法院成為試點,與該地法院在司法鑒定、對外委托方面的做法先進有關,但該院並未主動爭取。嘗試“司法拍賣改革”今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確定,涉訟資產的拍賣要逐步通過電子交易平臺競價,以電子競價方式取代“擊槌成交”浙江省高院跟淘寶網合作是在今年年初。自今年1月1日起,《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委托評估、拍賣工作的若幹規定》開始實施,要求審判執行與委托拍賣分離。在浙江省,司法委托拍賣不再由執行部門負責,而交由司法鑒定處進行。1月5日,在全省法院院長會議上,浙江省高院院長齊奇公開表示,2012年要將司法拍賣搬上淘寶網或其他網絡。齊奇說,以往,有利益的驅使,容易滋生腐敗,既然陽光司法,就要公開透明,因此運用淘寶網交易平臺或其他網絡去拍賣,試行用互聯網競價的司法拍賣改革,力求拍賣“標的物”交易價格最大化。據媒體報道,面對浙江省的100多位法院院長,齊奇說:“我這是出題考大傢,我們基層法院的院長們跟這些拍賣公司到底有沒有瓜葛,就看這項制度的推進程度。”今年2月,在全國法院深化司法拍賣改革工作會議上,浙江高院也表達瞭上述想法。拍賣上網成為定勢。在上述的會議上,最高人民法院確定,涉訟資產的拍賣要逐步通過電子交易平臺競價,以電子競價方式取代“擊槌成交”。隨後,浙江高院嘗試將淘寶網作為拍賣平臺,並在當地引發爭論。據浙江當地媒體報道,法院看中淘寶網,是因為其較為成熟的技術和較大的客戶群。有法官表示,淘寶網總部位於杭州,也為雙方合作提供便利。拍賣師徐先生認為,司法拍賣放在淘寶網上,不太嚴肅。他推測,法院此舉或許在展示親民形象。該拍賣師長期從事二手車拍賣。對於此次在網絡拍賣中,寶馬車拍出的“高價”,他認為並不奇怪,現場拍賣拍出同等價格並不難。拍協發公函抗議浙江省拍協向浙江省高院遞交報告,反對拋開拍賣公司直接在淘寶網上拍賣自6月份,淘寶網推出“司法拍賣”頻道之後,王立田便開始經常逛淘寶網,並收集質疑“網絡司法拍賣”的評論和報道,同時掛到浙江拍協的網站上。王立田是浙江省拍賣行業協會秘書長。在網絡司法拍賣之前,浙江省高院沒有與省拍協溝通。浙江省拍協向浙江省高院遞交報告,反對拋開拍賣公司直接在淘寶網上拍賣。王立田說,當時高院沒有反饋,不過,之後,法院上網拍賣的事也沒瞭動靜。針對此前,有觀點認為法院法官與拍賣公司有“瓜葛”,王立田說,法院通過搖號確定拍賣公司,拍賣公司不會和案件執行法官直接聯系,自確立審判執行與委托拍賣分離的模式之後,在全省范圍內,沒有法官和拍賣公司在司法拍賣中“搞小動作”。王立田認為,法院和拍賣企業是合作而非對立的“敵我”關系,不能把法官和拍賣企業正常的工作接觸“妖魔化”。6月底,王立田在微博上看到淘寶網上的“司法拍賣”頁面,他報給浙江省商務廳和中國拍賣行業協會。在網絡司法拍賣開拍之前,浙江省拍協召開會長辦公會議商討,決定及時向各級有關部門反映情況,並“註意方式方法”,同時,要一如既往地協助好法院做好司法委托拍賣工作,“以實際行動維護行業的正面形象”。在討論意見的基礎上,形成一份名為《對省高院擬推行司法淘寶網絡拍賣的意見》的文件。7月8日,這份文件以公函的方式快遞給浙江省高院。“不能替代現場拍賣”浙江拍協認為,淘寶網的受眾與拍賣企業的競買人有明顯區別,大量潛在的客戶不知道拍賣信息在7月8日發給浙江高院的“意見”中,浙江省拍協表示,“充分理解貴院利用網絡技術提升司法拍賣效率的初衷,但也對此種做法可能帶來的諸多問題表示擔憂”。浙江省拍協認為,現行的司法委托拍賣管理辦法應繼續執行,“不要輕易否定”。王立田說,高院繞開拍賣公司,是把拍賣行業的貢獻完全抹殺。浙江省拍協不解的是,即使要推行網絡拍賣,也沒必要拋開“拍協”找淘寶,因為“浙江拍賣在線”網2011年已上線。王立田介紹,該系統能實現現場和網絡同步拍賣,有不少拍賣企業已在使用,效果也不錯。浙江省拍協認為,網絡拍賣不能完全替代現場拍賣,盡管淘寶網客戶眾多,知名度也高,不過,淘寶網的受眾與拍賣企業的競買人有明顯區別,大量潛在的客戶不知道拍賣信息,甚至很多人不會使用網絡。在拍賣中,動產產權歸屬比較清晰,過戶也簡單,在網上成交還容易操作;房產、土地使用權等,競買人不敢貿然競買,不適合搞純網絡拍賣。拍賣師徐先生認為,法院小看瞭拍賣師的作用。“拍賣師並不是簡單地在現場叫價,還有很多鋪墊性工作。”他說,能看得見的作用,隻是冰山一角。在此次淘寶網的競買協議中,王立田發現因拍賣公司缺位造成的“問題”。競買協議規定,“因不確定因素或不可抗力致使拍賣標的物不能辦理變更過戶手續或不能如期交割等一切事宜,法院及淘寶不承擔相關責任”。王立田說,上述的狀況一旦發生,競買人和案件當事人的利益將無法保障,而在之前的司法拍賣中,如果產生標的物不能過戶等情況,拍賣公司會先行承擔責任。淘寶的“零傭金”拍賣法規定,拍賣公司收取傭金的上限是5%。紹興3傢紡織企業兩次向聯合會反映,敦促法院拋棄拍賣行此次淘寶網上的司法拍賣傭金為零。7月19日,北侖區法院辦公室主任李瑛說,這讓競拍者得到實惠。浙江高院的一位法官說,選擇淘寶網的一個原因是,傳統拍賣公司收取傭金太高。拍賣法規定,拍賣公司收取傭金的上限是5%。2011年2月,浙江省下調拍賣傭金的收取比例,要求拍賣成交價50萬元以下的,傭金收取比例不超過5%;超過1億元的,不得超過0.2%;最高不得超過100萬元。不過,當地一些企業仍認為這是“天價”。浙江省企業聯合會副秘書長徐增康說,去年8月和今年6月,紹興3傢紡織企業兩次向聯合會反映,敦促法院拋棄拍賣行。按上述3傢企業的計算,1000萬元的標的,訴訟費8.18萬元,執行費7.74萬元,拍賣傭金卻要20.5萬元。表面上,傭金是向買受人收取,實際上是訴訟企業支付,因為“傭金高瞭,成交額就低瞭”。浙江企業聯合會秘書長陳衛東批示,以本協會的名義將上述材料送至浙江省高院。不過,王立田並不認同,他說,傭金的收取比例,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有規定,拍賣行業是靠傭金吃飯,通過提供服務、誠實勞動獲取報酬,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並無不妥。在2011年,浙江已將收費標準下調瞭30%-50%。拍賣師徐先生說,司法拍賣並非無本萬利,拍賣的每個環節都要花錢。他舉例說,在當地主流平面媒體上登一4cm×8cm的公告,需要4000多元,還要在多傢媒體上連登幾天,還有拍賣場地費等。另外,法院經常會委托拍賣一些根本沒人要的東西,比如二手的吊燈、佈匹,“很多時候都在賠錢”。王立田說,淘寶的“零傭金”隻是個幌子,它不可能是在“學雷鋒”,保證金沉淀期的利息收入、點擊量帶來的廣告效益,都會讓淘寶受益。中拍協副秘書長歐陽樹英認為,“零傭金”可能導致司法成本大幅增加。據媒體報道,拍賣公告上線後,到北侖區法院看車的有30多人,電話響個不停。一位法官說,聽電話聽得“耳膜都要震破瞭”。歐陽樹英分析說,如果工作量增加1000倍,法院需要多增加多少人手?目前,法院網絡拍賣省掉瞭傭金,但司法行政成本大幅增加,會對法院目前已緊張的司法資源形成更大的壓力。“這種司法拍賣模式在浙江的推進可能難以為繼。”浙江高院與中拍協的較量中拍協認為淘寶網和法院都沒有拍賣資質;近日,淘寶司法拍賣平臺上又多出瞭17傢法院在網上司法拍賣試水後,7月12日,中國拍賣行業協會發表聲明,浙江省高院聯合淘寶網推出網絡司法拍賣活動的做法“不符合拍賣法律法規”。中拍協在黑龍江舉行首次法律工作會議,會上,淘寶事件成瞭重點。中拍協副秘書長、新聞發言人歐陽樹英說,無論是淘寶網還是法院,都沒有司法拍賣的資質。中拍協的法律依據是拍賣法、商務部的拍賣管理辦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按照拍賣管理辦法的規定,各種經營性的拍賣活動應當由依法設立的拍賣企業進行。1998年最高院《關於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幹問題的規定》第46條規定:人民法院對查封、扣押的被執行人財產進行變價時,應當委托拍賣機構進行拍賣。2004年,再次提出,應當委托具有相應資質的拍賣機構進行。歐陽樹英認為,淘寶網和法院都沒有從事司法拍賣的資質。而且,浙江省高院的做法與規定自相矛盾。歐陽樹英說,今年4月份,浙江省高院發佈實施《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委托評估、拍賣工作的若幹規定》細則(2012年90號文),重申瞭委托拍賣機構進行司法拍賣的原則。不過,從今年初,浙江高院已開始醞釀繞開拍賣公司進行網絡拍賣。歐陽樹英不反對采用網絡技術,關鍵在“誰來用,如何在法律框架內用”。浙江省拍協提供的數據顯示,2011年,浙江有A級拍賣企業122傢,法院委托拍賣成交額為99.52億元,占拍賣成交總額的15.31%。在全國,法院委托拍賣的份額約在10%左右。不過,中拍協的觀點也遭到淘寶網的質疑。淘寶司法拍賣項目負責人沈城說,淘寶隻提供技術平臺,和法院不是委托關系,處理資產的是法院,淘寶不是拍賣主體。浙江一些拍賣公司認為,淘寶的介入,有可能會導致拍賣行業的重新洗牌。7月27日,寧波北侖法院委托寧波寶盈拍賣有限公司進行瞭一場常規的司法拍賣會。但是司法拍賣重回傳統,沒有讓浙江的拍賣公司輕松起來。此時,淘寶司法拍賣平臺上又多出瞭17傢法院的名單。包括之前的兩傢,進行網上司法拍賣的19傢法院遍及浙江省11個市。按淘寶項目負責人的說法,理論上,這個平臺可以供全國任何一傢法院使用。現在,淘寶網絡司法拍賣“二期”的上線,更驗證瞭這種擔心。面對各種爭議,浙江省高院則表示,“目前隻做不說。”反對法院的這種嘗試。當初確定委托拍賣就是為瞭防止司法腐敗,現在法院又自己來拍賣,這是歷史的倒退。——拍賣師徐先生根據拍賣法,法院沒有拍賣資質,但問題在於,拍賣法是規范商業拍賣的法律,司法拍賣不是經營活動,不是商業拍賣。盡管網絡司法拍賣沒有明文授權,但是法院直接拍賣的嘗試還是值得肯定。——中國政法大學民事訴訟法學教研所所長宋朝武司法部門帶頭違法,會沖擊整個司法體系。一旦法院把司法拍賣收回瞭,文物部門會不會效仿,把文物拍賣也收回。——浙江省拍賣行業協會秘書長王立田(新京報)

Tags:
the capital,
首都廣場,
尖沙咀首都廣場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