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now
+852 31880638

八旬老人憶50年前偶遇焦裕祿:早餐讓廚師落淚焦裕祿

八旬老人憶50年前偶遇焦裕祿:早餐讓廚師落淚|焦裕祿

八旬老人憶50年前偶遇焦裕祿:早餐讓廚師落淚|焦裕祿

http://englishelc.hk

馬紡在接受采訪

  那碗紅薯面糊,讓她咽不下白面饃

  在線投稿記者博客聯系記者

  □記者張叢博文洪波攝影

  閱讀提示 “幾十年瞭,還是忘不瞭‘焦書記的早餐’。”5月7日傍晚6點,在鄭州紅旗路省委黨校傢屬院裡,提起焦裕祿,頭發花白的馬紡記憶清晰。

  時光倒退51個春秋,馬紡還是位年輕姑娘,那時在團省委一份雜志社工作的她,曾赴蘭考與焦裕祿在早餐時有一面之緣。她沒想到,這頓早餐的畫面在之後半個世紀中,仍不時浮現在腦海裡,多次提筆記錄又擔憂“手拙”未敢發表。

  這是一頓什麼樣的早餐,為何會讓馬紡在80歲高齡時仍放不下?大河報記者與馬紡面對面,打撈這段回憶。

  編者按:關於焦裕祿的報道,以穆青的長篇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傳播最廣,每一個讀完此篇報道的人,都被焦裕祿的事跡深深地打動。他堅持實事求是、群眾路線的領導工作方法,同全縣幹部和群眾一起,與深重的自然災害進行頑強鬥爭,努力改變蘭考面貌。他身患肝癌,依舊忍著劇痛,堅持工作。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鑄就瞭親民愛民、艱苦奮鬥、科學求實、迎難而上、無私奉獻的焦裕祿精神。

  50多年前,還是一位年輕記者的馬紡去蘭考采訪,在吃早餐時偶遇焦裕祿。焦裕祿簡單而又清苦的早餐,給年輕的馬紡留下深刻的印象,她曾想寫出來,但由於自謙“手拙”一直沒能完成。但這個微小的細節,半個世紀以來她都無法忘懷。再看看現在,特殊的精美小灶,那些動輒上千上萬上十萬上百萬一席的宴餐,多麼華麗,多麼奢靡……去年3月,中央發佈三公消費禁令,厲行節約從餐桌開始。現在,讓我們來看看焦裕祿的早餐,那是怎樣的一份早餐呢!?

  赴蘭考采訪,餐廳“偶遇”焦書記一面之緣

  “日期記不清瞭,大約是在1963年10月……”80歲的馬紡坐在沙發上,沒等記者問,便主動打開話匣子,語速緩慢,揭開塵封半個世紀的畫面。

  那時,她所在的團省委雜志《河南青年》正面向農村青年,開展“如何修理地球”的討論。這場討論基於的時代背景是,農村青年大都不安於在傢務農,羨慕城市生活,在被問起“現在幹什麼工作”時,回答往往是帶有些許自嘲、無奈意味的“修理地球”。因此,馬紡被派去蘭考組織當地青年來討論,聽聽蘭考青年的心聲。

  馬紡回憶,當時蘭考是個窮縣,逃荒要飯出瞭名的地方,焦裕祿來到蘭考後,先把阻止群眾外出逃荒要飯的“勸阻辦”的牌子摘掉,不但不阻止還送群眾出去,後來還叫群眾有組織地出去,但這不是逃荒要飯,而是憑勞動能力生產技能討生活,會燒窯的就去幫人傢燒磚燒瓦,願意下煤礦的就介紹你去挖煤,沒技術的就上山砸石子,願意留下來的就治沙、治堿、治水除三害。漸漸地,當地小青年開始轉變,由被動地“修理地球”變為主動地、想方設法“修理”地球上這一小片地方。

  當年,馬紡到蘭考時天色已晚,由於蘭考團縣委沒有自己的招待所和客房,馬紡和同事紹卿被安排在縣委招待所,用餐的地方是在縣委大食堂旁邊為客人另辟的一間房,房間與食堂操作間隔窗相望,操作間裡的一舉一動都一目瞭然,說話也能聽得很清楚。

  第二天吃早飯時,馬紡剛落座,就看見操作間來瞭一位領導幹部模樣的人。“高高的個頭,烏黑的頭發,清俊的臉上有一雙大眼睛,披著一件深藍色外衣。”馬紡根據記憶描繪著,然後邊演示刷碗動作邊說,他走到食堂操作間,從墻壁上一個洞眼裡拿出一隻粗白瓷碗、一雙筷子和調羹,在水龍頭下沖洗瞭一下碗筷,遞給廚房師傅。

  此時,接待的同志正從食堂端菜端飯,這位領導幹部便詢問道:“有客人嗎?是哪兒來的客人?”那位同志回答:“團省委的兩位同志來調查青年團的工作情況,還要組織專題討論。”聽後,這位領導同志說:“不管是上級來的還是外地來的,到瞭我們這裡都是客,他們都是來幫助我們工作的。雖然我們蘭考現在還很窮,也一定盡量讓客人吃飽吃好。”

  這一番話,讓馬紡心裡一陣溫暖,隻是她還不知道,眼前這位就是蘭考的縣委書記焦裕祿。

  一頓早餐

  那碗紅薯面糊,讓她咽不下白面饃

  馬紡說,接下來的早餐,她吃得“不得勁”,不是因為飯菜不好吃不下,而是看到焦裕祿吃的早飯後,自己吃不下。馬紡在後來寫的《焦書記的早餐》的日記中記錄瞭當時的情景(摘錄)——

  熱騰騰飯菜已擺滿桌:有醋熘綠豆芽、白菜熬豆腐、香噴噴的蔥花炒雞蛋、金黃金黃的油條,也有白面饅頭和綠豆稀飯。在那個困難的年月這頓早餐夠豐盛的。

  我們註意到操作間裡大師傅從一個陶罐裡挖瞭兩調羹面粉在那隻粗白瓷碗裡,又加上些溫水調勻瞭,又去爐灶上提瞭一壺開水沖到碗裡,隨手挖一調羹紅糖攪和幾下放在領導同志面前。

  “老張同志,客人的飯菜齊瞭?”大師傅說:“都上齊瞭。”

  過瞭好一會兒大師傅才說:“焦書記,你身體不好工作又累,見天早飯就這一碗紅薯面糊,俺心裡……不得勁。”

  “這就很不錯瞭,又香又甜。”書記說。

  紹卿同志小聲對我說:“這位縣領導就是焦裕祿書記啊,我剛才聽見大師傅喊他焦書記。”

  焦書記吃著吃著突然停瞭下來,隻見他用筷子頂住肝部。大師傅見狀連忙走過來問:“焦書記,湯是不是太熱瞭,看你頭上汗直往下流。”

  焦書記搖搖頭沒說話。

  “是肝部又疼瞭吧。”大師傅關心地問。接著又說:“焦書記你啥都好,就是不聽勸這一點不好。聽人傢說肝病需要高糖高蛋白,這一碗紅薯面糊能有多少營養?我說給你加個雞蛋你不要;想去醫院給你開點葡萄糖粉你不準。”

  焦書記說:“老張師傅啊,你知道咱縣寨子大隊的群眾吃的什麼嗎?幹糧是要飯要來的幹饃頭和雜面餅子,湯是清水煮幹紅薯葉。我的這碗紅薯面糊還有紅糖,比起他們強多啦。”

  看看焦書記的早餐,再看看我們餐桌上的客飯;聽聽焦書記交代夥食管理員的話,也聽見瞭焦書記和大師傅的對話,我們真是難為情。我看見紹卿同志兩眼直勾勾地望著操作間,白面饅頭在嘴裡翻轉。我們似乎是覺得不該吃這麼好的早餐。

  一會兒工夫,我抬頭看見焦書記吃完瞭紅薯面糊糊,還把粘在碗上的用調羹刮瞭又刮,直到刮得幹幹凈凈才舍得放在水龍頭下沖洗。然後仍舊放回那墻壁上的洞眼兒裡。

  焦書記走出飯堂的操作間,我們也放下碗來到操作間,看著焦書記的背影。

  “這就是縣委書記嗎?”我問。大師傅點頭說:“就是。”

  我又問:“他早餐就這一碗紅薯面糊,那他中午吃什麼?”

  大師傅說他中午不在這兒吃,他十天有八天在基層,在群眾傢裡吃,按照國傢規定在群眾傢吃飯交糧票和錢。碰到什麼吃什麼;有時候兩塊蒸紅薯就是一頓飯;有的受災嚴重沒啥吃,也隻有含著淚將要飯要來的幹饃頭送到他手上。要在治水治沙的工地上趕不上去群眾傢裡吃飯,就坐在工地上嚼幾塊從自己傢帶的苞谷面餅子,那也是一頓飯……大師傅說到這裡哽咽著,背過臉掉下淚珠子。

  一篇文章半個世紀修改四次,卻一直沒敢發表

  從蘭考回來,馬紡向身邊同事分享瞭這次親眼見聞,並在日記本上簡單地寫瞭篇隨筆。後來,焦裕祿因病逝世,同事們鼓勵她寫一篇文章。馬紡開始嘗試著寫《焦書記的早餐》,但她隻是動瞭筆但沒寫。

  原因是穆青的長篇通訊《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已經發表,在天南海北廣泛傳播,人們被焦裕祿的事跡深深感動,學習焦裕祿精神迎來高潮。“這篇大塊頭文章一發,我也就不敢寫瞭,怕寫得不好,寫歪瞭怎麼辦?”馬紡不停說自己“手拙”,後來這篇文稿也在生活變動中遺失。

  直到1991年從單位離休,馬紡還是忘不瞭“焦書記的早餐”,再次提筆。“老是放不下,腦海裡總是記得這件事,雖然時間、當時接待的蘭考縣團委同志的名字都記不得瞭,但焦書記刷碗的動作仍歷歷在目,廚房師傅的話還言猶在耳。”馬紡說。

  為何僅僅一頓早餐卻難以忘懷?馬紡向記者解釋,印象深是因為“反差大”。看到焦裕祿的早餐,她當時就聯想到1959年冬天,去豫西一個工廠采訪見識過的小灶食堂,一人一灶,山西人愛吃餄餎,炊事員便給他一個人做餄餎;東北人愛吃餃子就給他一個人包餃子;上海人有自己的炊事員。想吃什麼就有什麼,吃完飯自有炊工來刷洗。

  講述到當時焦書記吃的早餐場景,馬紡將食指放在臉頰處,來回打著圈,“當時聽師傅介紹完焦裕祿的吃飯情況後,我們口裡的白面饃一直來回翻騰,就是咽不下去,吃著心裡有愧啊!”

  說到這裡,馬紡突然將臉龐朝著記者詢問:“紅薯面糊肯定不能算小灶,你說焦書記的早餐該算是什麼灶?”看到記者一時說不出,她接過話頭笑著說:“我到現在,都還找不來該叫啥灶咧!”

  這次文章寫完,馬紡還是沒敢發表,前幾年編寫一本回憶錄,她本打算將這篇文章收錄其中,可還是在書籍出版前拿掉瞭。“總是放不下,可又害怕拿不出手。”

  今年5月14日,是焦裕祿逝世50周年紀念日,“焦書記的早餐”又開始在馬紡腦海浮現,她再次修改並拿給傢裡的晚輩看,這已是第四稿。馬紡說:“我今年80歲瞭,每每看到焦裕祿的故事還是感觸很深,對現在這個時代來說,我覺得學習焦裕祿的精神還沒落伍。”

Tags:
補習社,
英文補習 ,
補習英文,
中文補習 ,
補習中文,
英文課程,
暑期課程,
補習數學,
數學補習 ,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